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王洛賓與馬步芳:一個令人唏噓的故事

39歲的馬步芳與26多歲的王洛賓一經相見,便如天雷遇地火,驚雷震地,火光衝天!馬步芳為王洛賓唱了很多西部民謠,又找了不同民族的會唱民歌的人給王洛賓唱。王洛賓,坐在一邊,低頭迅速記下各具民族特色的民歌。於是《在那遙遠的地方》,《達坂城的姑娘》,《阿拉爾汗》,《掀起了你的蓋頭來》………相繼問世了。《在那遙遠的地方》更是紅遍西北,紅遍中國,甚至傳到了美國。

青海

王洛賓與馬步芳這是一個令人唏噓不已的真實故事。

讀了它你才會明白,人性和人類社會關係的複雜,是可以超越你的想像:馬步芳是西北軍閥,王洛賓是音樂奇才。有些人,是生命中必然出現的;有些事,是冥冥之中老天安排的。兩個毫不相干的人,在30年代末,一見如故,惺惺相惜。馬步芳,看見王洛賓,從他改寫的西部民歌里,聽到了歡樂和幸福;王洛賓,遇見了馬步芳,找到了知音和支持。

39歲的馬步芳與26多歲的王洛賓一經相見,便如天雷遇地火,驚雷震地,火光衝天!馬步芳為王洛賓唱了很多西部民謠,又找了不同民族的會唱民歌的人給王洛賓唱。王洛賓,坐在一邊,低頭迅速記下各具民族特色的民歌。於是《在那遙遠的地方》,《達坂城的姑娘》,《阿拉爾汗》,《掀起了你的蓋頭來》………相繼問世了。《在那遙遠的地方》更是紅遍西北,紅遍中國,甚至傳到了美國。當時,馬步芳給前來青海宣傳抗日的王洛賓許諾了很多,希望他留下來。王洛賓考量之後,還是依依不捨的回到了蘭州。

1941年~1943年,王洛賓在蘭州因通共坐牢。馬步芳得到消息後,各方營救,最後拍着桌子怒吼:王洛賓不是共產黨的人,是我馬步芳的人!恰恰是這句話,害了王洛賓後半輩子。1944年,因為馬步芳的營救,王洛賓出了監獄,到了青海。馬步芳為王洛賓擺足了面子,敬若上賓。馬繼援(馬步芳之子)在歡迎酒會上,舉着杯子,兩眼淚汪汪地說:“王教官,你是我們青海的驕傲,因為《在那遙遠的地方》,讓世界知道了青海。”王洛賓在青海,軍政民三界的音樂都歸他管、他教。正所謂:士為知己者死。

1945年,抗戰勝利,全國上下,欣喜若狂。馬步芳,王洛賓,低頭促膝,一起編寫了《花兒與少年》。這是精通音律的馬步芳和鋒芒已露的王洛賓的傾心之作。在勝利匯演上,沒有任何提前透露消息,靠實力,奪得第一。歡快的節奏,幸福的歌詞,甜美的旋律,讓剛剛取得抗日勝利的人民,感受到幸福的滋味。《花兒與少年》紅遍中國!

“山高高不過鳳凰山,鳳凰山站在白雲端,花兒為王的紅牡丹,紅牡丹它開在春天;川美美不過大草原,大草原鋪上綠絨裝。人間英俊的是少年,少年是人間的春天。少年,是人間的春天。”

1961年,王洛賓被抓。因為有人發現王洛賓檔案里,有一張穿着馬步芳軍服的照片,手提小提琴,在草原上起舞,如翩翩少年。王洛賓被控為“馬步芳留下的特務”,關進監獄。直到1975年才被釋放出來。62歲的王洛賓,經歷了什麼,只有他滿身的傷痕和滿心的痛楚能夠說得清楚。左手中指無名指,骨節內45度畸形。可是,隨着他的歌曲,王洛賓又紅了,紅到遠在沙特的馬繼援都聽到了。馬繼援欣喜若狂,流下了熱淚。1990年馬繼援給王洛賓寫了一封信,稱讚他對西部民歌的貢獻。信里有一首詩:“聞君之歌聲兮,悲亦壯;觀君之手指兮,感且傷;遠赴西域兮,如願以償;撫琴譜曲兮,熱情奔放!”隨信,寄給王洛賓800美元。

1992年,71歲的馬繼援,79歲的王洛賓,在台灣緊緊地擁抱在一起。當年的花兒一樣的少年,一別就是一生。個人命運,在國家機器的碾壓之下,卑賤如土,輕薄如塵。後記:王洛賓一直對外界說:“沒有馬步芳,就沒有我王洛賓。那些紅遍大江南北的西北民歌,很多都是馬步芳親口唱給我的。我只不過是修改加工而已。”聽到這裡不盡令人扼腕嘆息!觀今天,多年的王洛賓已化作塵土飛揚,飄渺《在那遙遠的地方》。令人嘆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網絡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