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為什麼消費在下行?中國家庭債務水平已達承受極限

9月14日,大陸國家統計局公布8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數據,8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名義增速小幅回升0.2個百分點至9.0%(前值8.8%),實際增速僅回升0.1個百分點。

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表明,民間熱議較多的消費下行(消費降級)在真實發生。

主要數據包括:

網上消費延續開年以來增速下滑趨勢,

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網上商品和服務零售額累計同比增速分別較前值下降0.5和1.1個百分點。

汽車消費同比下降3.2%,成為最主要的拖累因素。

受地產下行周期影響,家電、傢具類消費表現低迷,較去年同期分別下降3.6和1.8個百分點。

受油價上漲因素影響,石油製品消費同比增長19.6%。

受物價上漲影響,必需品中的日用品和糧油食品類消費增速分別上升4.5和0.6個百分點。

生活必需的日用品和糧油產品價格在上漲,家電、傢具、汽車等大件買不起了,民間感受到的收入放緩,消費下行被證實了。

消費降級的受益股拼多多,最近股價漲的很瘋狂,9月11日,拼多多股價上漲19.4%,9月13日,拼多多股價單日暴漲30%,無數唱衰拼多多的人,被暴漲的股價打臉,筆者也是被打臉的一員。

為什麼近年民眾會逐漸感到收入增速下降,消費在下行?

筆者分析認為,主要原因是目前中國處在經濟增速回落周期中,所以收入在放緩。前幾年房價大漲,居民加槓桿買房,帶來了沉重的房貸負擔,根據測算,中國家庭債務與可支配收入之比高達107%左右,已經超過美國當前水平,與美國金融危機前的最高值接近。並且,由於隱藏的民間借貸等無法被統計的部分,實際上中國很多家庭的負債水平更高。高負債自然會擠壓消費。

消費下行自2011年開始

根據筆者的研究,自2011年起,我國消費水平確實存在整體下滑趨勢。目前衡量我國消費的指標主要有3個,分別是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GDP口徑的最終消費和居民人均消費支出。

按照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來看,2011年以來消費整體呈趨勢性下降。2000年至今社消的趨勢大致可以分為三段:首先在2000年12月社消的累計同比為0.7%,隨後呈階梯式上升至2008年12月的21.6%,達到階段性高點。隨後至2011年12月期間社消累計同比增速維持在15%至20%的高位區間震蕩。自此之後社消整體呈趨勢性下降,至2018年7月社消累計同比為9.3%,處於階段性較低水平。

從最終消費增速來看,整體消費呈趨勢性下滑。2001年至2007年之間,最終消費支出趨勢性上升,增速從7.7%上升至2007年的高點18.7%。2009年由於金融危機的影響,最終消費的增速同比9.7%,為十年來歷史較低水平。2011年以後,最終消費呈現下降趨勢,從2011年的21.1%下降至2017年新低的8.9%。

居民人均消費支出近年下滑明顯。居民人均消費支出是指純居民支出,不包含政府支出。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自2014年公布數據起便呈現趨勢性下滑,在2017年第四季度達到最低點,累計實際同比增速僅為5.4%。

中國家庭債務水平已達承受極限

筆者認為,導致消費下行有兩個原因,一是居民收入增速在放緩,大家沒錢消費。二是高房價的擠出效應,居民槓桿率也已逼近居民部門能承受的極限,居民無法繼續通過加槓桿增加個人資產來維持消費。

近年高漲的房價,提升了居民的槓桿率,擠出了消費。

青年人是購房的主要群體,青年人收入較低,隨着金融市場的發展,借貸購房是青年人的首選,房地產需求的抬升推高房價,從而房貸隨之增加,這般惡性循環居民槓桿率由此高企。過高的槓桿率對消費有明顯的擠出效應,在借貸前期居民需要節省消費來湊出首付,而在借貸之後更需要節省消費來定期還尾款。

根據有關機構測算,僅2018年一年,中國居民在房貸上就要支出2.1萬億。

受人口老齡化影響,貸款對消費的抑制作用更加明顯。居民個人收入隨着年齡的增加,呈現先增後減的倒“U”型結構,對於社會來說亦是如此,年輕勞動力是這個社會創造收入的主要人群,中國人口老齡化問題日益顯著,過去經濟發展所依靠的“人口紅利”也逐漸消失,人口老齡化一方面使得勞動力成本上升以及勞動力人口數量下降,另一方面在槓桿率高企的背景下,社會還貸壓力劇增,人口老齡化進一步擠壓年輕勞動力的經濟收入,進一步擠出消費。

再來看家庭債務,從居民債務佔GDP的比重來看,截至2017年為48.4%,雖然低於美國的78.7%的居民槓桿率,但是也已經遠遠超過其他發展中國家。

並且,由於中國居民收入佔GDP比重偏低,所以用家庭債務佔GDP比重測算槓桿率方式會低估中國居民部門債務問題的嚴重性,所以採用以家庭債務/家庭可支配收入測算居民槓桿率並與其他國家作對比。截至2017年,我國家庭債務與可支配收入之比高達107%左右,已經超過美國當前水平,與美國金融危機前的最高值接近。並且,由於隱藏的民間借貸等無法被統計的部分,實際上中國很多家庭的負債水平更高。

如何才能解決消費下行問題,筆者認為,一是要嚴格控制房價,建立房地產長效機制,減少購房對消費的擠出,逐步建立從商品屬性為主過渡到構建強調居住屬性的住房制度。通過發展租賃住房市場,形成市場化的、反映供需關係的租金價格。二是要想法擴大居民的可支配收入,降低稅負,提升居民收入水平,通過居民收入的增長,降低中國居民家庭的債務水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山哥看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