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假裝在紐約:女教師這個「巨嬰」是被誰養出來的

在焦急和不甘心這些負面情緒的擠壓之下,在被許多工作人員勸說的衝突環境之中,那個原本隱藏在她內心的嬰兒人格破殼而出,佔據了她的全部身心。嬰兒是沒有界限感的,他們分不清自己和周圍人的區別,他們覺得自己是全能的,是宇宙的中心,整個世界都圍着他們轉動

安徽合肥那個為了等老公而攔着高鐵不讓走的女乘客,我倒也不太同意把那個女乘客簡單地定性為漠視規則和不尊重規則的人。

我相信以她身為教師的身份,一定知道規則的重要性,一定也曾經在課堂上諄諄告誡過自己的學生們過馬路要看紅綠燈,上課要遵守課堂紀律。

其實我覺得她一開始的訴求還是情有可原的:希望工作人員能夠通融一下,聯繫檢票口破例把她老公放行下來;也許她真的有必須搭上這一趟車的理由,畢竟那是當天最後一趟車。

我還是堅持我以前的看法,在人人自覺遵守規則的前提下,一個社會應該給規則留下一點點的周旋空間,而不是冷冰冰沒有人情味的一刀切。

但這件事情的關鍵不在這裡。工作人員願意不願意通融、能不能通融,是他們根據當時情況所作出的決定,他們拒絕破例提供便利,這樣的做法完全沒有問題,不需要苛責,也沒有任何可以指責的地方。

正常的成年人在自己本身就有點強人所難的要求被拒絕之後,唯一能做的應該是接受,然後開始尋找別的解決辦法,爭取把損失降到最低。

就好比我們晚到了機場,總會低眉順眼地和排在前面的人解釋自己的難處,商量能不能插一下隊,或者請工作人員幫忙,但如果別人不願意,那就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老老實實地去儘早改簽。

事情的轉折點是那個女乘客在自己的要求被工作人員拒絕之後的反應:她的情緒崩盤了,在被工作人員拉扯下車的過程中,她躺倒在地,還不忘用腳擋着車門,開始像一個孩子一樣無理取鬧。

這一幕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最近幾年流行的巨嬰論。

在焦急和不甘心這些負面情緒的擠壓之下,在被許多工作人員勸說的衝突環境之中,那個原本隱藏在她內心的嬰兒人格破殼而出,佔據了她的全部身心。

嬰兒是沒有界限感的,他們分不清自己和周圍人的區別,他們覺得自己是全能的,是宇宙的中心,整個世界都圍着他們轉動;

他們想要的東西就一定要得到,想要辦到的事就一定要辦到,要達到目的只需要哭鬧,就能讓其他人妥協;

不管出現什麼樣的壞結果,他們都不在乎,因為他們都沒有錯,錯的都是別人。

你看那個女乘客在整個過程中的行為模式,完美符合嬰兒的這些特點:

因為老公沒有來得及上車,所以整列高鐵幾百個人都必須要等着候着,老公和自己上車才是最重要的事;

自己和老公趕不上當天最後這趟車的後果,要比火車晚點並且可能造成其他班次延誤的後果嚴重得多;

鐵路工作人員苦口婆心到近乎哀求的勸說,其他乘客投來的鄙夷目光,都沒有能夠讓她從這種自我中心的幻覺之中清醒過來,反而激起了她哭鬧求成的嬰兒本能;

就算視頻被傳到網上,被整個網絡口誅筆伐,她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依然在為自己辯解,言辭之中充滿了委屈。

我們的身邊,有太多類似這種像孩子一樣的成年巨嬰——

商場里隨意插隊的人,亂扔垃圾的人,在野生動物園隨意下車的人,在文物上亂刻字的人,潛水時非要隨手摘珊瑚破壞生態環境的人,因為飛機晚點就怒氣沖沖在機場動手打砸的人……

和攔高鐵的女乘客一樣,這些人確實文明素質不高,也沒有很尊重規則,但這些都只是表面現象。

欠缺基本的公德和文明素質,其實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我不會為此感到太焦慮——每個社會都曾經經歷過國民文明素質低下的階段,不管是台灣日本還是美國歐洲統統都一樣。

把龍應台三十年前在《野火集》里曆數的台灣社會現象用來形容今天的大陸,同樣十分精準,一個字都不用改。

我非常喜歡小津安二郎導演,他的電影名作《東京物語》里有這樣一個情節:老父母被兒女們送去度假,住在隔音不好的廉價旅館裏,晚上吵鬧的旅館讓兩位老人無法入睡。

那是1954年的日本——到了今天,日本遊客已經成為彬彬有禮的遊客典範,日本人成為了照顧他人感受的標本物種。

所以文明素質這件事,不用太在意,整個社會的經濟和教育水平到了一定階段,人的素質自然就提高了。

對規則的漠視就更不需要擔心了。只要提高違法成本,嚴厲懲罰破壞規則的人,膽敢以身試法的人一定會大大減少。

早個十年,曾經很流行一種歐美人尊重規則的論調,但後來我們都知道了,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只是因為在歐美國家,違反規則所要承擔的成本太高了。

網上有一篇《德國人為什麼不闖紅燈》的文章,就提到德國人如果闖了紅燈被發現,很快就會被保險公司要求提高保費。

真正缺失的,不是公德教育,不是規則意識,畢竟這些我們平時灌輸的也不少。真正缺失的,是我們作為成年人的健全的獨立人格。

內心的成年人人格足夠成熟,足夠強大,足夠獨立,才能壓過嬰兒人格,我們心中那個一切以自我為中心、予取予求的壞小孩,才不會失控、才不會一有機會就跑出來作惡。

可惜的是,獨立人格的教育是很多人在成長過程中缺失的重要一課。我們和家庭的關係、我們和集體的關係、我們和社會的關係,都在印證着這一點——我們一直是被當成孩子對待的,我們內心的獨立人格,一直是不被鼓勵的。

所以我們還有一句自古流傳至今的名言,‌‌“會哭的孩子有奶吃‌‌”,這是嬰兒的生存本能,卻被作為成年人的處世哲學而受到推崇。

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人,沒有邊界意識,不願意去承擔作為成年人應負的責任,自己有了過失卻希望別人為自己買單,在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結果時情緒崩盤,缺乏作為成年人應該有的體面和情商。

巨嬰都是被養出來的。

你看視頻里,鐵路工作人員一直在對那個女乘客說,‌‌“你妨礙了所有的車,要關門了,要晚點了,要麼就下去,要麼就在這裡‌‌”,像不像一群大人在哄一個不聽話哭鬧的孩子?

那個場景,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隱喻。

最讓人無語的是,她這樣哭鬧,最後還成功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