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國軍人日本嫖娼終導致中方海軍崩潰

——大清水兵日本嫖娼鬥毆事件始末

長崎事件是1886年北洋水師造訪日本長崎的期間,因清軍士兵嫖娼所引發的一起暴動事件。事件最終以雙方的妥協而不是清廷的單方面退讓收場。然而這場風波最終導致了8年後中日甲午戰爭中北洋水師的慘敗。

威海“定遠”號紀念艦(圖源:新華社)

1886年發生了一件令日本人沒齒難忘的恥辱事件。然而這一事件在中日兩國近代史上出現了不同的史料以及結論,甚至連事件的名稱也出現了“各自表述”:中國稱為“長崎兵捕互斗案”,日本則稱為“長崎暴動”、“長崎清國水兵暴行”。

日本長崎的丸山巷是日本三大煙花巷之一,它的歷史可追溯到1642年,經政府正式批准,長崎市的妓院全部集中在這裡。當年的丸山巷聲名遠播,很多日本男人對這個地方流連忘返,而就在1886年8月13日這天,發生在這裡的一場鬥毆卻對歷史產生了深刻影響。

鬥毆雙方是大清帝國北洋艦隊士兵和日本巡警。在1886年8月,北洋艦隊“定遠”“鎮遠”等7艘軍艦結束了朝鮮海域的訓練任務回國,途經日本時,日本方面邀請北洋官兵登岸“血拚”,以期拉動長崎的GDP。說實話,這長崎的支柱產業就像剛才說的那樣,無非就是妓院,於是一些水兵“血拚”到了當地一家著名的妓院“丸山家”。

大清水兵尋歡作樂時,卻與店家發生言語衝突,隨即店家報警叫來了巡警。之後中國水兵和警察發生了肢體碰撞,當時,根據北洋艦隊司令丁汝昌的命令,水兵登岸一律不得攜帶武器,但其中有一名水兵在岸上購買了一把日本刀,在雙方打鬥過程中,這名水兵將一名日本警察刺成重傷,他本人也受了輕傷並被捕。最終巡警抓捕了兩名鬧事水兵,後將他們送交大清駐長崎領事館。

8月15日這天,北洋艦隊放假一天,450名水兵上岸自由觀光。上岸後的水兵們心有不甘,想要報復,於是到處滋事,不斷與警察發生衝突。有的水兵將日本警察的帽子打落,有的辱罵日本警察,日本警察在所謂“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要抓捕肇事者,結果雙方發生大規模的械鬥。日本警察全副武裝上陣,長崎市民也“同仇敵愾”,周邊的日本居民也上來助陣,群起攻擊中國水兵,最後,中國方面“致死五名,重傷六,輕傷三十八,無下落五”。也就是大清國水兵死亡5人,6人重傷,38人輕傷,另外5人失蹤了……

不過,根據中國方面的記載,這一事件雖然起因於妓院糾紛,但8月15日這天則完全是日本人“有組織、有預謀”的報復。前一天,日本人就在長崎島上遍傳消息,召集拳師,暗藏利刃,並事先通知長崎鬧市各商鋪提前關門。待中國水兵上岸後,即陷入了長崎“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不僅受到警察、地痞的正面攻擊,而且街道兩邊店鋪內的人,或向北洋水兵扔石塊,或從二樓潑開水,手無寸鐵的北洋水兵傷亡慘重,事後驗屍或驗傷,其傷亡者幾乎都是背後受傷。

事件發生後,北洋水師群情激憤。據相關記載,定遠、鎮遠、濟遠、威遠四艦在眾多英國教官的帶領下迅速進入臨戰狀態,褪去炮衣,炮彈上膛,並將炮口對準了長崎市區,戰爭一觸即發。

北洋水師的外籍教官琅威理甚至建議大清海軍立即對日宣戰,此事必須以武力解決!

李鴻章緊急召見日本駐天津領事波多野時明確表示,如果日本方面不能妥善處理該事件,將電令在日本的北洋艦隊“自由開戰”,這等於是發出了戰爭的威脅!而在國內,大清陸軍聽說海軍的遭遇後,紛紛請戰,願遠征倭國將其夷為平地。

但在之後,這一事件在世界多國的斡旋下達成了妥協,雙方同意各自緝拿兇犯,相互賠償傷亡者,但日本人認為自己是在中國的堅船利炮下無奈妥協,耿耿於懷。中國威脅論立即成為日本主流民意,外交交涉完畢後一個月,明治天皇就頒發赦令:“立國之務在海防,一日不可緩。”並特別撥出私房錢30萬日元,給海軍專用。日本上下掀起了建設海軍的高潮,大清國最為強大的定遠、鎮遠兩艦成為日本家喻戶曉的第一敵人。擊沉定遠、鎮遠兩艦模型,成為日本孩子在街頭巷尾玩耍時最熱衷的遊戲。

(當時琅威理已經看清日本將以中國為敵的野心,如若聽從他的建議,僅憑定遠、鎮遠、濟遠三艦的威力,足以橫掃日本海軍。可惜啊,我們錯過了大好時機!琅威理說的對,國與國之間最好的聲音就是炮聲。)

往後的事就沒法再講了,說多了都是淚。8年後,也就是1894年爆發了中日甲午海戰,號稱亞洲第一,世界第九,清政府花費數百萬兩白銀打造的北洋水師在與日本聯合艦隊的一系列激烈交戰後,全軍覆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