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東步亮:小心你身邊的國安線人

——原題:文革式告密時代來臨

在中國內地,從事媒體、律師、維權和其他社會活動工作的人們,過去都知道自己身邊有很多「黨的耳目」,也曾經常互相懷疑某人是黨的「特殊機關」潛伏的線人,但畢竟從來無法證實。這次,如此真實地看到一個線人站了出來,聲稱自己就曾爲國安局工作,而且還有頗多細節,而他竟是活躍在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第一線的媒體機構的一位媒體人,這實在讓人心情無法平靜。

逃亡到印度的前南方都市報網站評論編輯李新公布自己是國安局的線人

逃亡到印度的前南方都市報網站評論編輯李新,近日向美國尋求政府庇護。他自曝曾充當中共“國家安全”機關的卧底線人,在國安脅迫下寫過南方周末、南方都市報和21世紀經濟報道等媒體的“黑材料”,主動到香港參與過境外NGO組織活動,以幫助國安監視、收集相關信息,“做了一些違背內心的事情”。但是作爲一個媒體人,他又公開主張公民社會,追求自由民主人權,關注大陸民主化進程和維權活動。以這樣的矛盾心態給國安充當線人,他覺得自己人格分裂,因此決定出逃。

爲了證實所言非虛,獲得外界信任,他向媒體公布了他所掌握的中共宣傳主管部門下發的宣傳禁令、網站根據上級要求設置的新聞審查敏感字詞等證據,並曝光了中共宣傳系統管控媒體的若干內部手段。李新所公開的這些內容,對長期在中共媒體和宣傳系統工作的人來說,實在無甚驚訝,類似的東西幾乎每個人都司空見慣、耳熟能詳,可隨時信手拈來,沒人會懷疑它的真實性。事實上很多人所了解的情況比這些有過之而無不及。讓人震驚的還是他公布的自己另一個身份——國安局的線人。

在中國大陸,從事媒體、律師、維權和其他社會活動工作的人們,過去都知道自己身邊有很多“黨的耳目”,也曾經常互相懷疑某人是黨的“特殊機關”潛伏的線人,但畢竟從來無法證實。這次,如此真實地看到一個線人站了出來,聲稱自己就曾爲國安局工作,而且還有頗多細節,而他竟是活躍在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第一線的媒體機構的一位媒體人,這實在讓人心情無法平靜。

國民黨戒嚴統治時期,台灣媒體內部幾乎每家媒體都有情報機關的線人,出版和播報的新聞及文章,即使保密到了最後一個環節,也可能突然泄密,遭到軍警封殺和查禁,大量的媒體人因此而被迫害,甚至投入牢獄,客死他鄉,家破人亡,數十年無法翻身。在中國大陸的“文化大革命”中,無數人因爲被身邊的人告密和告發,而被批鬥、搞臭、打倒,或身陷囹圄。這其中,告密者很多就是自己的親生父母、兒女、夫或妻,或其他自己最親密、最信任的人。

我們無法知道,李新在南都網工作期間提供給國安局的情報,給多少媒體人或其他普通公民帶來了不幸和災難,對他們的工作、生活乃至以後的人生產生了難以磨滅的影響,但是,可以肯定地說,這樣的行爲一定對他人造成了傷害,給相關當事人的心靈蒙上了陰影,助長了社會恐怖氣氛的形成,在一個現代文明社會裡,對一個正常人來說,這種行爲我認爲不可寬恕和原諒,不管他當時是否受到脅迫,是否不得已而爲之。這是因爲,告密者的一次卑鄙,付出慘重代價的不僅僅是被告發的人,還有整個歷史和社會。

就在這幾天,中國大陸又同時發生了幾件事。某港媒駐大陸機構的一名采編人員,因爲在微信群里對某件國內大事發表了不同於中共立場的看法,被群友告發到他所在的機構,稱他“妄議中央”,發表不利於黨的言論,違反新聞宣傳紀律,而他所在的那家實際上由中共出資的假港媒,也不問青紅皂白,毫不猶豫地就直接將其停職。廣東湛江市嶺南師範學院基礎教育學院英語系副主任梁新生,前不久則被人告發在新浪微博上用網名發表“言論過激”的博文,“有損黨和國家形象,造成不良社會影響”,被行政撤職。他的事例還作爲典型案例之一被廣東省紀委通報。

還好,這些人的“不良言論”確實是發表在了“不適宜”的公開場合。接下來,類似畢福劍那樣在私人聚會場合、乃至朋友間一對一聊天的言論,也將會被舉報,而且將越來越多。中共的“斯塔西”將越來越忙。

現在可以宣告,雖然今天不是文革,但是,文革式的告密時代已經到來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