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網路語言暴力鋪天蓋地 學者:中共改造國民性 全民痞子化

——焦點對話:中國語言暴力,重創漢語之美?

高文謙:中共建政後,痞子文化又成為官方的意識形態,與現代文明為敵,給全民洗腦,改造國民性,導致全民痞子化,以說髒話,爆粗口為榮,戾氣、痞氣、污穢氣。時至今日,在網絡上更是變本加厲,「屌絲」「傻逼」「裝逼」,比比皆是,斯文掃地,人們已經見怪不怪了。

中國傳統語言素有文字優美,意境深遠之譽。但是過去幾十年來,這種優雅深遠之美卻逐漸被淺白低俗乃至暴戾所取代。尤其是在網路世界,各種庸俗,暴力與侮辱性語言鋪天蓋地。中國語言風格是否在墮落?當代語言中的暴戾之氣從何而來?

參加這個話題討論的四位嘉賓是:哈佛大學亞洲中心訪問學者楊鵬;中國民間學人王康;中共黨史學者、《晚年周恩來》一書的作者高文謙;專欄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

楊鵬認為,聖君-順民的和平時期,語言走向高雅。暴君-暴民的改朝換代時期,語言走向粗野。今天中國語言的暴力化,說明社會不安定,有改朝換代跡象,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已久,但暴君-暴民語言不僅沒有減弱,反而在今天強化。

楊鵬說,政治語言的低俗和粗野,語言的民粹化,並非從毛澤東開始。這與陳勝、吳廣造反,劉項之爭,劉邦取勝,中國貴族和貴族文化從此崩潰有關。統治者認為,貴族就是裝腔做勢,就是形式主義,不實用,也就是失敗。平民造反,要動員底層大眾,語言就要穿透底層大眾。響鼓不用重鎚,但悶鼓得用重鎚。語言就得重口味。當社會進入矛盾衝突,人人內心不安之際,人際關係敵對化,語言就成為武器。語言的政治化,政治的鬥爭化和你死我活,用魯迅的話說,語言變成比首和投槍。現在,語言向核彈、生化武器發展。

楊鵬表示,當官員講話中口氣愈來愈蠻橫,你會發現暴君文化開始上升了。當攻擊性的、破壞性的、粗俗不堪的語言覆蓋網絡時,你會發現,傳統的你死我活的政治鬥爭心態,瀰漫在民間。這是不安,這是玩命,這說明民間感受到了社會大變的氣息,你死我活將登上中國舞台。中國的政治,還是一個追求成敗的政治,不是一個妥協的政治。這樣的政治思維,延伸到了網絡上。中國的語言,還是一種追求成敗的語言,不是理性交流的語言。走不出暴君與暴民的歷史輪迴,語言會歷史性、循環性地進入粗野暴力。語言內容的理性真實誠實,語言交流形式的平等與分享,建立在未來自由平等民主法治的政治環境中。

陳破空表示,專制社會的特點就在於,不僅行為暴力,而且語言暴力。中國社會的語言暴力,固然可以追溯更遠的歷史,但語言暴力發展到極致,還是這半個多世界以來的事。大致分三個階段,土改、文革和“六四”事件之後。鬥爭,打倒,消滅,這類暴力詞彙,盛行於土改;批倒批臭,踏上一隻腳,永世不得翻身,這類暴力詞彙,盛行於文革;外國勢力,反華勢力,敵對勢力,這類詞彙,盛行於“六四”之後。

陳破空說,語言暴力,直接浸蝕、毒化人心。比如,當局動輒指控西方人士“不懷好意、別有用心、懷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天長日久,就塑造了中國社會特有的仇恨文化,盲目的仇外、排外、反西方。當今中國,互聯網上的語言暴力,基本上是官方語言暴力的延伸,來自政治語言暴力的耳濡目染。諸如滅亡、滅絕、殺光之類,不絕於耳。而諸如“牛B”、“傻B”、“屌絲”等詞彙,一些網民隨手拈來,開口就是,反映的的確是整體語言風格的墮落。中國漢語,原本豐富而優美,經黨文化糟蹋,千瘡百孔。從正體字到簡體字,就是一種墮落;從含蓄語言到鬥爭語言,是更深的墮落。

高文謙認為,語言是一個民族歷史和文化的載體,中國語言風格的墮落反映的是社會人心的墮落,並非始自今日。共產黨領導的中國革命本質上是一場痞子運動,這種成分構成,使中共的整體素質低下。毛澤東是這種痞子文化的始作俑者,毛確有語言天賦,粗鄙直白,自成風格,有許多歪論邪說。中共建政後,痞子文化又成為官方的意識形態,與現代文明為敵,給全民洗腦,改造國民性,導致全民痞子化,以說髒話,爆粗口為榮,戾氣、痞氣、污穢氣。時至今日,在網絡上更是變本加厲,“屌絲”“傻逼”“裝逼”,比比皆是,斯文掃地,人們已經見怪不怪了。中共官方文化的語言風格,帶有毛的深刻烙印,特點是血腥暴力和粗鄙直白。毛的口頭禪是“放屁”,可以說是屁字不離口,“不須放屁“可以入詩,動不動就是“屁話”,“放屁一通”。經典場面是毛澤東和彭德懷在廬山會議的的對罵,實在不堪入耳。要拯救漢語,必須正本清源,從根本改變一黨專權體制,在清算毛澤東政治遺產的同時,清算他的文化遺產,包括語言風格,否則拯救漢語只是空想。

王康表示,漢字是世界唯一象形文字,獨具韻律、美感,是中華文明最重要載體。1949年後遭受三種力量重創。一是蘇聯奉行的意識形態至上、文藝戰線和社會主義現實主義方針;二是毛澤東階級鬥爭、群眾政治運動和革命文風;三是網絡實行政治言禁而放任低俗下流色情泛濫。中國語言文字的墮落是中共極權主義統治的嚴重後果,是中國禮崩樂壞,文明崩潰的徵兆,比經濟滑坡、社會動蕩和政治危機更可能摧毀中國,在中國和人類歷史上史無前例。可悲的是,學術文化教育藝術界被當局贖買,完全喪失“文以載道”、“詩言志”的文明自覺和歷史擔當,沒有產生無愧於中國人的命運、為中國招魂並感動世界的作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