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馮崇義:六四35周年的痛與思

作者:
中共紅朝新貴們如果還有反思能力,他們應該捫心自問,他們攫取帶有血污的功名利祿是否喪盡天良。1989-1991年間,蘇聯東歐共產黨政權的主流在面對民眾大規模抗議請願的關鍵時刻良心發現,對生命尊嚴尚存敬畏,不敢或不忍屠戮國民同胞,紛紛選擇放棄政權、退出舞台或改旗易幟,使這些國家實現了和平民主轉型。相比之下,中共統治集團的頑固派,為了紅色江山和榮華富貴,不惜血流成河而大開殺戒,冒天下之大不韙、動用20萬野戰軍血腥鎮壓和平請願示威的學生和市民。

今天是六四35周年。35年過去了,但六四並沒有成為已經翻篇的歷史。六四大屠殺的歷史傷口還在滴血,六四的亡靈冤魂還沒有得到安頓,六四屠城的中共政權仍然統治着中國並繼續千方百計全方位封殺六四真相,中共暴政給各族人民帶來的苦難和傷痛仍未終結。我們在這個時刻悼念在六四大屠殺失去寶貴生命的英雄、烈士與無辜,也呼籲各界人士深刻反思。

中共紅朝新貴或已喪失反思能力

中共紅朝新貴們如果還有反思能力,他們應該捫心自問,他們攫取帶有血污的功名利祿是否喪盡天良。1989-1991年間,蘇聯東歐共產黨政權的主流在面對民眾大規模抗議請願的關鍵時刻良心發現,對生命尊嚴尚存敬畏,不敢或不忍屠戮國民同胞,紛紛選擇放棄政權、退出舞台或改旗易幟,使這些國家實現了和平民主轉型。相比之下,中共統治集團的頑固派,為了紅色江山和榮華富貴,不惜血流成河而大開殺戒,冒天下之大不韙、動用20萬野戰軍血腥鎮壓和平請願示威的學生和市民。通過屠城來保住失去民心的政權、創造升官發財的機會,體現的是極端的殘忍、蒙昧和醜陋,是不可饒恕的罪孽。

六四屠城之後,極端自私、蒙昧和野蠻的中共統治集團進行全面的秋後算賬和政治清洗,嚴懲投身89民運的學生的各界人士,嚴懲主張通過對話、談判和協商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的體制內改革派和溫和派。從那時起,中共統治集團也拋棄了文革結束後為促進改革開放而選賢任能的幹部路線,按政治和血緣標準選拔權欲薰心的紅二代執掌黨、政、軍和國企的權力並迅速進入權力中樞,形成悖逆現代文明、腐臭熏天的中共門閥政治。升官晉爵的中共新貴以及依附中共權貴的利祿之徒們彈冠相慶,似乎可以無窮無盡地攫取不義之財。但是,正如蔣經國所說,世間沒有永久的執政黨。無論紅二代如何折騰、如何垂死掙扎、如何末日瘋狂,都只能加深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危機,都必定與中共專制政權一起滅亡。紅二代以及出身寒門的中共紅朝新貴,唯一出路是懺悔贖罪、促進中國的憲政民主轉型。

大眾層面的反思35年來從未中斷

六四大屠殺改變了中國的國運和發展軌道。20世紀80年代,是中國人在經歷文革浩劫之後痛定思痛而迎來的黃金時期。當時,儘管中共一黨專制還在、"四項基本原則"的緊箍咒到處肆虐,但撥亂反正的"去極權"浪潮洶湧澎湃,整個社會充滿奮發向上、急公好義、擁抱世界的豪邁情懷和浩然正氣,這也正是當時數以百萬計的學生和市民在全國幾十個城市走上街頭、投身89民運的社會背景和時代背景。六四屠城改變了這一切,廣大民眾掉入被打壓、被奴役、被忽悠的萬丈深淵,民氣也一落千丈。六四屠城之後,芸芸眾生被迫屈從於中共暴政的淫威,而且在中共的利誘和勾引下主動隨波逐流,在民族精神的沉淪中展現只講成敗不問是非的叢林規則、唯利是圖沒心沒肺的冷漠薄情、封閉心靈害人害己的仇外戾氣。直到世紀之交,在晚清民國時期就已形成的中國自由主義思想體系在更高的層次上頑強回歸,公民意識和權利意識也在大眾中覺醒,並催生中國公民社會的重建和波瀾壯闊的維權運動。中國自由主義陣營雖然無法形成統一的政治組織,但是共享自由主義核心價值,形成自由知識分子、黨內自由派(民主派)、民運異議人士、基督教自由派、維權律師、草根維權人士等六路人馬。他們既在實體世界扮演中國民間的領導力量,也在互聯網的"虛擬世界"成為能夠呼風喚雨的"意見領袖"。在習近平登機之前,由普世價值支撐的中國維權運動幾乎與中共的"維穩體制"勢均力敵,而且開始從個案維權上升到憲政轉型的政治訴求。

維權運動的原初目標,是在現行法律框架內從事個案行政訴訟和群體抗爭、落實各種具體的利益訴求,進而逐步推動中國法治的進步。但是維權人士在與維穩體制的反覆博弈中已經清醒地認識到,沒有整體的政治民主化,各種公民權利的制度保障根本無法實現。從2008年《零八憲章》的發表到2013年春天在中國官媒上展開的憲政之爭,中國社會形成了廣泛的憲政共識。當時很多人將憲政民主視為未來中國的唯一選項,形成中國思想界自由主義憲政、儒家憲政和憲政社會主義三大憲政思潮相互激盪的動人局面。如果形成良性朝野互動,中國當年便可朝結束一黨專政、實現憲政民主轉型的方向高歌猛進。不幸的是,中共政權在這樣的關鍵時刻落入了頑固的極權主義者之手,斷送了大好時機。

西方自由民主世界的反思姍姍來遲

1989-1991年間蘇聯東歐共產黨政權崩潰之後,國際社會、特別是西方自由民主世界歡呼"冷戰的結束",這是一個自欺欺人的彌天大謊。本來,自從赫魯曉夫1956年在蘇共20大上做題為《反對個人崇拜及其後果》的"秘密報告",揭露斯大林的罪行、啟動去極權化的"解凍",蘇聯就已經踏上從良之途。中共政權隨後以馬列正統自居挑起中蘇論戰,將蘇聯的去極權化斥為"修正主義"大張撻伐並走向中蘇分裂,表明中共政權的冥頑不化和極端歹毒。中蘇分裂之後,基辛格尼克遜等人主導的美國外交,居然與更加頑固、更加歹毒的中共政權結成盟友去打擊已走上從良之途的蘇共政權,荒謬絕倫。蘇聯東歐共產黨政權崩潰之後,共產主義世界裏最野蠻、最頑固、最狡猾的中共政權依然存在、仍然與自由民主世界對峙為敵。既然冷戰正確定義是共產專制政權與自由民主世界在避免正面熱戰的格局中進行生死搏鬥,那麼,在中國為首的五個共產專制政權仍然與自由世界進行終極較量的當口,怎麼能夠宣告"冷戰的結束"?顯而易見,冷戰並沒有終結,而只是以新的陣勢和新的方式展開,更加歹毒和狡詐的中共政權取代蘇聯成為專制政權挑戰自由民主世界的大本營。

自由世界迫不及待地宣佈"冷戰的結束"、歡喜若狂地將共產中國接納到世界資本主義經濟體系中去,非愚則妄,更準確地說是既愚又妄。西方自由民主世界被市場誘惑、發財機會、經濟全球化蒙住了雙眼,認不清中共政權的共產主義本質、忽視中國人民對普世價值和憲政民主的嚮往,既利令智昏、又體現帶有種族偏見的傲慢,當然是既愚又妄。或者他們對中共政權的共產主義本質瞭然於胸、對共產暴政的危害洞若觀火,但為了唯利是圖的經濟利益而急功近利地推行綏靖主義和投降主義路線、有意無意地釀成養虎為患的苦果,仍然是既愚又妄。

2017-2018年是自由民主世界應對中共政權戰略轉變的分水嶺,其標誌是澳大利亞政府制定主要針對中共政治滲透的《外國影響透明法案》及其它法律、美國政府也在的《國家安全戰略》中將中國確定為"戰略對手"而不再是"戰略夥伴"。促成自由民主世界完成戰略轉變的關鍵因素是習近平的極權復辟。為了阻斷中國憲政民主轉型、保住中共黨國的紅色江山,登上權力頂峰的習近平倒行逆施,全面重啟中共黨國的極權機制,竭力重建中共黨國對中國社會的全面控制,而且在2017年廢除他的任期限制,通過極權復辟來挑戰自由民主秩序的野心暴露無遺。自由民主世界終於大夢初醒、認清現實、迷途知返,明確地將中共政權與中國人民區別開來,在新冷戰中以不宣而戰的方式迎戰中共政權,涉及貿易、投資、科技、信息、情報、外交、軍事等一切方面。2021年12月美國政府主辦全球民主峰會,與在丹麥舉辦的民間民主峰會相映成趣,更明顯不過地表明自由民主世界正在結成世界民主聯盟,在全球範圍內與專制陣營、特別是中共後極權黨國展開全方位較量。2022年俄國在中國、伊朗、北朝鮮等國的專制政權策應和支持下發動旨在併吞烏克蘭的全面侵略戰爭,自由民主世界進一步加強團結、共同對付新的"邪惡軸心"。冷戰形勢的新發展,將促使自由民主世界拿出勇氣和決心,支持中國人民結束中共暴政、實現憲政民主轉型。

中國自由民主戰士在反思中突破

六四大屠殺35年以來,堅定的中國自由民主戰士百折不撓,在惡劣的生態中苦支殘局、苦鬥求存、苦戰進取。89民運中的勇士們,與近代以來中國一代又一代追求自由民主的志士仁人一樣,擁有高貴的自由靈魂、聖徒氣概和殉道精神,儘管他們的自由民主思想並不成熟,儘管他們當年也還沒有將推翻中共暴政的任務提上議事日程。

推翻中共暴政、實現憲政民主轉型,是非常艱巨複雜的事業,既需要意志、勇氣和激情,也需要謀劃、冷靜和策略。89民運雖不能奢望像"蘇東劇變"那樣一蹴而就,但是完全可望取得階段性成果。89民運如果能夠形成統籌全局的領導,能夠主動與消極被動的中共改革派結成聯盟、形成默契或良性互動,就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改變力量對比的劣勢而進退有據,至少不至於一敗塗地、全軍覆沒。

進入21世紀,被中共後極權黨國鎮壓下去的中國民主運動就已經以新的陣容、新的思想武裝、新的話語、新的行為模式,浩蕩呼嘯於大江南北。基於新的環境和條件,新的中國民主運動在相互呼應的兩條戰線上展開。一條戰線是依託互聯網以及《南方周末》等開明傳統媒體,展開中國自由主義深入而系統的思想啟蒙,使人權、自由、民主、法治、憲政等理念廣泛傳播、深入人心,大幅度提高了中國人的觀念水位。另一條戰線是遍及城鄉各行各業、結合民生和政治各種具體議題的維權運動。而且,自由主義思想啟蒙運動和民間維權運動這兩條戰線在實踐中交流、交叉、匯合,一度展現中國憲政民主轉型新的路徑和圖景。

放眼當下,鄧小平1989年所說的"國內小氣候、國際大氣候"又已形成,中國民主運動的高潮理應應運而來。中國自由民主戰士傳承着以道自任的士大夫精神,以中國憲政民主轉為志業,擇善固執、義無反顧。當今之道,就是普世價值和憲政民主事業。當今中國自由民主戰士正在全面總結89民運以及六四屠城以來中國民運的經驗教訓,審時度勢、揚長避短,克服關門主義、門戶之見、山頭壁壘、族群藩籬,組建最廣泛的自由民主大聯盟,匯聚朝野上下、體制內外、國門內外一切健康力量,爭取通過民變、兵變、政變的相互激盪來完成中國憲政民主轉型的未竟事業。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光傳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07/20641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