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警戒六四 香港裝甲車上街頭 港人無懼接力悼念六四

香港警方在六四35周年如臨大敵,提前在維園和銅鑼灣戒備,3日晚間帶走了在街頭用手勢比劃「8964」的行為藝術家,還盤查採訪記者,並致電提醒包括前支聯會成員等民主派人士,叫他們六四不要去銅鑼灣。在《國安法》和23條等高壓下,海內外的港人用各種方法堅持悼念。

2024年6月4日,香港警方將裝甲車停在靠近維多利亞公園的銅鑼灣。(美聯社

香港警方在六四35周年如臨大敵,提前在維園和銅鑼灣戒備,3日晚間帶走了在街頭用手勢比劃「8964」的行為藝術家,還盤查採訪記者,並致電提醒包括前支聯會成員等民主派人士,叫他們六四不要去銅鑼灣。在《國安法》和23條等高壓下,海內外的港人用各種方法堅持悼念。

今天是六四35周年,也是香港實施《國安法》和《基本法》23條後的首個六四,無礙港人用不同的方式悼念。據了解,在關押期間因《基本法》23條被拘捕的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會在獄中絕食悼念。在社交平台上也有不少港人傳發燭光圖「自由花」和「血染的風采」等悼念六四歌曲的歌詞。

六四下午,抗爭者王婆婆手持鮮花在銅鑼灣高叫「平反六四,人民不會忘記,誓死不棄,追究屠城責任」和「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口號,被大批警員包圍帶上警車帶走。另一名長者因展示寫有「念89!悼64」標語,被警員警告後同樣被帶上警車。也有市民身穿印有古巴革命領袖切·格瓦拉頭像的衣服被帶走。

更早在周一(6月3日)晚上,行為藝術家三木在銅鑼灣街頭,用手在空中劃出「八九六四」的字樣,並以手勢作出祭酒的動作,但2分鐘後被大批駐守的警員包圍帶走。

港警從周一起已動用超過百名警力,日以繼夜在維園和銅鑼灣戒備,派裝甲車和反恐特勤隊巡邏。港國安警更多次提醒包括支聯會前成員等香港民主派人士六四當日不要去銅鑼灣。

六四當天,香港警察在銅鑼灣街頭逮捕一名高喊口號的女性。AFP

香港特首李家超六四當日在行政會議前被追問,六四是否已成為禁語,市民談及六四或晚上有市民到維園點燭光是否違法等。李家超強調,所有活動均受到《國安法》等規管。

移台香港插畫家傳承六四插畫傳統以畫表達拒絕遺忘

在香港的人難以發聲,海外港人用不同方法接力,繼續悼念六四。移居台灣的香港插畫家VAWONGSIR在六四發表新作,傳承六四創作香港插畫的傳統。他表示,現在香港連在網上發文談六四和表演行為藝術也會被抓,沒有表達自由,海外港人應該要用自己的方法,表達拒絕遺忘的精神。

香港插畫家VAWONGSIR發表六四插畫,以畫表達拒絕遺忘。(VAWONGSIR IG截圖)

VAWONGSIR說:「我畫這種畫,一方面是我拒絕遺忘的方法,也是想把這個訊息可以讓網絡上的朋友看得見,可以知道今天香港發生什麼事。還有就是』8964』真正的歷史是發生什麼事,可以用比較容易吸收的方法,把重要的事告訴其他人。」

兩代港人海外續辦六四集會為香港未能發聲者悼念

不同年代的移民港人也透過辦晚會,繼續港人對平反六四的堅持。澳大利亞港人燭光晚會負責人Jude對本台表示,六四時她剛大學畢業,是她重要的覺醒經歷,意識到當權者的殘忍。她表示,過去幾年不少港人移居當地想繼續悼念六四,她希望透過承辦活動,繼續港人精神,為遇難者發聲,也能告訴當地人香港的改變。

Jude說:「香港作為以往在中國國土可以公開悼念六四的地方,意義重大,證明香港有『一國兩制』,沒有民主也有自由,最後連悼念也不行,加上,2019年到現在很多人被關押,中共政權不僅打壓中國國民,也把魔爪伸到香港,基於一樣的義憤,必須要把六四和香港的事告訴本地人。」

Jude表示,不少移居澳大利亞港人想繼續悼念六四,也希望透過活動,為遇難者發聲,也能告訴當地人香港的改變。(受訪者提供)

在日本居住的港人William Lee,雖然是六四後出生的港人,但對悼念六四也有一份堅持,並在剛過去的周末在東京辦悼念活動。他表示,香港在2020年後有《國安法》,不能再舉辦悼念活動,看到中共的威脅不斷擴大,海外港人更不能置身事外。

William Lee說:「作為一個香港人,經過2019年的運動,看過8964的片段,但我不能因為自己現在自由了,就不管香港的事情。中共怎麼對待我們爭取民主的人,我們不可能跟他們妥協,我們要努力的記着,不要忘記曾經有8964的一個歷史案件。我們需要表達出來,我們身處海外,但是我們還是有香港爭取民主的這個精神。」

Jude和William Lee均表示,澳大利亞和日本與中國關係密切,悼念六四的活動結合香港近況說明,能讓當地政界和社會警剔中共專制獨裁擴張的問題。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04/2063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