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瘋狂開戶轉入資金 中國富豪將目光轉向…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中共放寬「跨境財富通」計劃的投資規定,就是為了讓有錢人把錢還是放到中共手中。放到香港中資單位就是放到黨的手裏。放到香港外資,也有一定風險。香港外資單位都受中共鉗制。

隨着國內經濟和房地產市場下滑,以及貨幣貶值,富有的中國人正越來越多地轉向香港的投資產品,如保險和高收益定期存款,以保護他們的投資回報。

香港財富管理公司表示,這一趨勢在去年變得明顯,但在中國今年2月放寬「跨境財富通」計劃的投資規定後,近幾個月來有所加速。

香港金融公司爭相抓住這一機會,這有助於提升香港作為財富中心的地位。近年來,香港因為民主抗議、北京的更嚴格控制以及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受到影響,部分客戶和財富管理人員轉向競爭對手新加坡。

「在中國約有4500萬富裕人士,他們越來越希望獲得更多的國際敞口、教育和保護,」滙豐銀行香港財富和個人銀行業務負責人Maggie Ng說,「對在中國以外管理財富的需求正在增加。」

跨境財富通項目

「跨境財富通」項目於2021年底推出,允許廣東省內九個城市的居民購買香港和澳門的銀行投資產品,同時允許這兩個離岸中心的居民購買中國內地的投資產品。

根據中國央行的數據,今年3月,內地投資者通過該項目投資香港和澳門的金額創下月度新高,達到130億元人民幣,比2月份增長近八倍。4月的流入量比上月增長70.5%,達到223億元人民幣,而4月份香港和澳門居民的北向投資僅為1400萬元人民幣,自項目啟動以來基本保持不變。

滙豐銀行作為香港的主要財富管理機構,2023年在香港的新賬戶開戶量比2019年新冠疫情前增長了三倍以上,主要是由中國內地零售財富客戶推動。Ng說,這一強勁勢頭在今年第一季度繼續,但她未透露具體細節。

全球財富管理公司的高管們表示,除了利用跨境投資渠道的大眾富人外,來自中國和東南亞的超級富豪也在探索他們在香港的投資選擇。

「如果我們看看去年(來自潛在家族理財室客戶的)諮詢量,與前年相比,我們談論的是85%的增長,」瑞銀全球家庭和機構財富亞太區負責人L.H. Koh表示,其中60%以上的諮詢來自主要為中國客戶在香港設立家族辦公室的需求,這一趨勢在今年繼續。

(示意圖)

現金流動

儘管中國的資本管制依然嚴格,個人每年最多只能匯出5萬美元,但今年2月「跨境財富通2.0」項目的投資上限提高到300萬元人民幣,促進了資金流出。中國可能對該項目下的資金流出擔憂較小,因為這些投資最終需要匯回國內。

香港的財富管理人士正敦促當局進一步放寬投資計劃,以滿足富裕客戶將更多資金轉移到香港的需求。香港金管局表示,將繼續適時探索進一步的優化措施,考慮到業界的反饋。

為抓住這一勢頭,香港的一些銀行已經開始提供年利率高達10%的短期定期存款,而內地銀行的利率約為2%。除了銀行,香港的保險公司自2023年初解除疫情防控以來,也看到內地客戶需求激增。

花旗銀行香港及大灣區私人銀行業務主管Horace Yep表示,由於內地中國客戶的需求,2023年該行在香港的新賬戶開戶量創下紀錄,今年的勢頭依然強勁。

這一需求激增的背景是中國內地投資者面臨在國內存放現金的選擇有限,因為長期債券的收益率已降至歷史最低點。中國貨幣徘徊在2008年以來的最低水平,股票和房地產回報大幅下滑。

「許多內地人現在都坐擁現金,」Wang女士說,51歲的她是深圳一家互聯網公司的老闆,在去年年底一家主要影子銀行倒閉後,她在國內對不透明投資產品的押注變得糟糕。

她說,自那以後,她將資金存放在內地的活期賬戶中,正在研究「跨境財富通」項目。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FX168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18/2068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