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百年真相】黃萬里為何被毛指腦後長「反骨」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

1957年毛澤東發動的反右派運動,是中國知識分子的一場大劫難。據中共官方數字,全國共打了55萬右派。清華大學教授黃萬里,是毛澤東「欽點」的大右派。

今天,我就根據趙誠《長河孤旅》等資料,談一談毛澤東為什麼把黃萬里打成大右派。

少有的水利專家

黃萬里,1911年出生上海一個名門世家,父親黃炎培是中國著名教育家。他的小學、中學、大學都是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

1927年,他考入唐山交通大學。大學期間,他發表的三篇論文《鋼筋混凝土拱橋二次應力設計法》等,由著名橋樑專家茅以升審定作序,唐山交大出版。

1934年元旦,黃萬里赴美留學。鑑於1933年黃河決口十幾處,損失巨大。他立志改學水利。先後在康奈爾大學、艾奧瓦大學、伊利諾依大學就讀。他是伊利諾依大學第一個中國人工程博士。他的博士論文《瞬時流率時程線學說》提出了從暴雨推算洪流的半經驗半理論方法,比歐洲水利專家納須(Nash)提出相似方法的時間早19年。

其後,他受聘為美國田納西流域治理工程專區(TVA)諾利斯垻工務員。他在美國駕車4萬5千英里,看遍了各大水利工程。

1937年,26歲的黃萬里回國後,婉拒三所大學的聘請,出任四川水利局工程師、測量隊長、涪江航道工程處處長等。他曾在極艱難的條件下,步行3千多公里,六次勘測岷江、沱江、涪江、嘉陵江等長江上游支流。

1945年抗戰勝利後,他回到南京任水利部視察工程師。1947年至1949年任甘肅省水利局局長兼總工程師、黃河水利委員會委員。

1949年9月到瀋陽,任中共東北水利總局顧問。1950年6月回唐山交通大學任教。1953年被調至清華大學任教。

1953至1957年,他完成並出版了學術專著《洪流估算》、《工程水文學》。這兩部專著被認為是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國水文科學的代表作。

被毛澤東打成右派

1957年春,毛澤東決定「引蛇出洞」,假意號召知識分子給黨提意見,幫黨整風。黃萬里就屬於最早被引「出洞」的「蛇」。5月底6月初,黃萬里在校內報紙《新清華》上發表的小說《花叢小語》,被清華校長蔣南翔上報毛澤東。

6月19日,黃萬里的這篇文章,被毛澤東加上「什麼話」的按語,在《人民日報》上發表,供全黨全國批判。接着,《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系列批判文章。黃萬里成了全國知名的大右派。

1957年九月號的《中國水利》雜誌出了批黃專號,刊出六篇文章,認為黃萬里治理黃河的主張,是「鼓吹外行不能領導內行」,企圖「取消黨對科學技術的領導」。

1958年黃萬里被定為右派,工資從二級教授降至四級教授,被剝奪教學、科研、發表文章的權利。

1959年,他被發配到密雲水庫勞動改造,到1960年,許多人因飢餓而浮腫了,他才獲准回清華。

文革被抄家、挨打、剃陰陽頭

1966年8月上旬,清華附中的紅衛兵抄了黃萬里的家。

黃萬里的女兒黃且圓回憶:「先來的是清華附中紅衛兵。紅衛兵讓我父親拿出存摺來,而他的存摺上卻只有二十幾元錢。我父親雖然是個教授,但家裏人很多,他根本存不住錢。我們家那時候好幾個人都在上大學,打成右派後他又被減過一次薪……這是第一次抄家。」

8月24日,一批清華大學的學生從前門闖了進來。這一天,黃萬里挨了紅衛兵的打,是被帶金屬扣的皮帶抽的。後背留下一條條被抽打的血痕,以至晚上睡覺,不能躺,只能俯臥。

他的女兒黃無滿回憶:「紅衛兵把箱櫃、書桌里的東西都翻出來,倒在地上,將照片、字畫撕毀。當時我家有一把小小的工藝劍,是祖父送給我哥哥黃觀鴻的。因為劍比較小,也比較鋒利,沒敢讓他拿着玩,我爸就擱在抽屜里當裁紙刀……他們問我爸爸:有沒有藏武器?有沒有槍?有沒有藏國民黨旗?讓他坦白。我爸說沒有。他們就打他,說查出來怎麼辦?我爸說查出來你槍斃我。」

一天,黃萬里被紅衛兵剃陰陽頭。他回家,立即叫家人給他剃成光頭。事後,他還拿推子幫其他「黑幫分子」都剃成光頭。

不久,黃萬里全家三代被從清華新林院的教授洋房,趕到地板下積着陳年髒水的北院小屋,每月只能領20元的生活費。他還被勒令每天打掃水利系館內外。

被發配江西勞改兩年

1969年,黃萬里被發配到江西鯉魚洲的清華「五七幹校」勞動改造。這是一個因處於血吸蟲疫區而被廢棄的勞改農場。

據黃夫人回憶:「在江西,他干最重的活。已經是五十八歲的人,每天早晨要和另外兩個人挑水,供全連用,什麼運磚哪,挖坑哪,還有種大田,這些最重的體力勞動,都要他干。」

當時有一個說法,從國外回來的都是特務。

黃萬里也被工宣隊懷疑是「特務」,被隔離審查。由於他交代不出自己的「特務罪行」,工宣隊對他展開車輪戰,時間久了,他身體和精神都頂不住了。最後,被鬥得神志恍惚。

1970年6月的一天,酷暑難耐,身心俱疲的黃萬里,在從農田回來的路上昏倒了。醒來後,他以為生命已走到盡頭,寫下一首《夢吟絕筆》:「一死明知素志空,九州行水失斯翁。但教莫絕廣陵散,枉費當年勞苦工。」

所幸,他大難不死,又活過來了。

被發配到三門峽勞改六年

1971年秋,江西「五七幹校」因血吸蟲病肆虐致人死命,整個農場停辦,黃萬里撤回北京。不久,他被發配到三門峽水庫繼續勞動改造。

在三門峽期間,可能因為周恩來通過內部途徑指示他做一些研究,校領導對他的研究工作也給予了一定照顧。他在頭戴右派帽子、邊挨批鬥、邊勞動改造的業餘時間完成了《論治理黃河的方略》等論文。

黃萬里為何被毛「欽點」為大右派?

主要原因有四:

第一,反對毛全力支持上馬的三門峽工程。

三門峽工程是中共建政後的第一個大型水利樞紐工程,從勘測到決策到設計到施工,蘇聯專家的意見居主導。

黃萬里是唯一反對上馬三門峽工程的中國專家。1957年4月,他在周恩來安排的一個70人的專家研討會上,連續七天,舌戰中蘇專家,闡明上馬三門峽工程可能出現的各種嚴重問題。但是,因為他的意見與蘇聯專家和中共領導人的意見相反,未被接受。

古代有一個說法:「黃河清,聖人出。」

1955年7月18日,時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鄧子恢在全國人大作報告時宣佈:「只要六年,三門峽水庫完成後,就可以看到幾千年來人民所夢想的『黃河清』這一天!」

果真這樣,毛澤東不就是當今的「聖人」嗎?黃萬里反對上馬三門峽工程,不是跟「毛聖人」過不去嗎?

第二,崇尚美國的自由民主。

1957年,黃萬里在《花叢小語》中批評了北京公路建設中的腐敗問題。他寫道:

「盡說美帝政治腐敗,那裏要真有這樣事,納稅人民就要起來叫喊,局長總工程師就當不成,市長下度競選就有困難!我國的人民總是最好說話的。你想!沿途到處翻漿,損失多麼大,交通已停止了好久,倒霉的總是人民!」

對毛澤東來說,這段話非常刺耳。明擺着,黃萬里認為,美國有言論自由,有民主選舉,有監督制約,有問責追究。這些恰恰是毛統治下的中國沒有的。

第三,反對「歌德派」、「但丁派」。

1949年中共當政後,毛髮動了一系列政治運動,包括知識分子思想改造,土改,抗美援朝,鎮反,三反五反,反高饒反黨聯盟,反潘揚反黨集團,反胡風反革命集團,肅反等。

這些政治運動有兩大特點:第一,殺人;第二,誅心。

毛髮動的這些政治運動確實收到了成效。到1957年反右前,中國已有相當多的人,包括高級知識分子,都成了黃萬里《花叢小語》中批評的「歌德派」(對中共歌功頌德)、「但丁派」(眼睛只盯着黨的領導人,黨的領導人說啥,就跟着說啥)。

當時的毛就喜歡「歌德派」、「但丁派」,黃萬里批評這兩種人,直戳毛的氣管。

第四,不肯在毛的淫威下低頭。

三門峽工程硬上馬後,黃萬里預見的問題一一被驗證。

三門峽水庫1960年9月建成,從第二年起潼關以上黃河、渭河大淤成災,兩岸倒塌農田80萬畝,一個縣城被迫遷走。水庫內泥沙也開始淤積。到1966年,淤積泥沙已達34億立方米,占庫容44.4%。三門峽水庫已成死庫,不得不在垻底炸開幾個大孔沖刷泥沙。

在三門峽工程建設上,事實證明黃萬里是對的,毛澤東是錯的,但毛是不會認錯的。

一天,毛跟黃萬里的父親、時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黃炎培談話時,說:「你兒子黃萬里的詩詞我看過了,寫得很好,我很愛看。」之後,毛身邊的人通過黃炎培給黃萬里傳話,要他寫個檢討,認個錯,交上去。這樣,可以摘掉他的右派帽子。

但是,黃萬里沒有寫檢討,而是賦詩上書毛,說三門峽問題其實並沒有什麼高深學問,而在1957年討論三門峽工程的70人會上,除了他之外,無人敢講真話。請問:「國家養仕多年,這是為什麼?」

黃萬里不僅不檢討,還質問毛,這還了得。

1959年夏的廬山會議上,就毛髮動的大躍進運動出現的一些問題,中共元帥彭德懷寫了一封講真話的信。毛看信後,雷霆大怒,發動對彭的大批判,把彭打成「反黨集團」頭目。

在廬山上,毛又想起了黃萬里。毛說,彭德懷,你和黃萬里一樣,腦後長着反骨。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兒了,謝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見。

歡迎訂閱乾淨世界頻道:https://www.ganjing.com/channel/1f702725eeg3uz4eAgKxHgadC1kh0c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 吳量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01/2061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