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沉雁:一江水冷月光滿城的汪洋

作者:

今天早上我在陽台一邊吃早餐,一邊漫不經心地刷朋友圈,就刷到下面網易新聞有態度。我瞟了一眼兩路黑體字,笑得全身抽搐起來,包在嘴裏的煮雞蛋差點像導彈一樣噴射了出來。但不知怎麼的,我笑着笑着又突然僵住了,看見小澤拿着白紙黑字一本正經要上訪的語氣,我長長地吁了一口胃酸氣。唉,經受兩年半載的炮火硝煙,小澤依然還是當年那個傻白甜。

小澤啊小澤,可惜你名字裏有"司機"二字。如果兩年前你是個不諳世事的新司機,不怪你,但這兩年你已經死裏逃生滄海橫流,妥妥的老司機了。如果小澤你看過我三年前寫的時評《老千手健在,老司機就是一個笑話》,收錄在我2021年文集《冷月孤鴻》第31篇,你就不會犯這麼純真的懵了。

還想古老的東方大地兌現承諾?!!!……!我都不知該用多少感嘆號,才能表達我對小澤你所犯的懵的一聲嘆息。25年前,也就是1999年的7月,當小澤的前輩總統庫奇馬與澳門某旅遊公司白字黑字簽署巨艦"varyag"號轉賣合同時,肯定不會想到有今天,因為那合同上清晰寫着巨艦的用途是"博彩業"。當庫奇馬總統一邊將"varyag"全套圖紙(那可是黑海造船廠沉澱26年的全部技術絕密)一併交付給買家時,庫奇馬總統一邊吐着唾沫星子數着那2000萬美金的白花銀,他一定沒有想到,他是在提前數着今天烏克蘭優秀兒女葬身於炮火硝煙的人頭。當然這也怪不得小澤,25年前的小澤你才21歲,你正在基輔大學法學院領銜"95街區"文藝社在獨聯體各地歡樂巡演,少年得志星途坦坦,風華正茂星光熠熠。但是,小澤你少年時隨父母在蒙古共和國度過了寶貴的四年,你一定聽過當地蒙民講過他們老祖宗南征北戰的光輝軼事。千年前,元軍重兵圍堵臨安,南宋派出使臣面見忽必烈求和,忽必烈就命人抬出幾個大箱子對南宋使臣說:"這裏面全是與你們簽署的議和協議,你任意抽一份出來,如果你們兌現了一條,我就立馬收兵且永不犯宋。"據說南宋使臣當時那張逼臉,唰的一下就由紅到白再到紫,最後從頭綠到了腳後跟。小澤啊小澤,無論南宋還是北宋,整個宋代算得上是綿延數千年的古老東方帝國曆朝歷代中的三好學生了,幾大箱子議和協議都沒有兌現一條,小澤你居然還寄望歷朝歷代中的倒數第一名學渣兌現30年前的承諾,你在想什麼呢?小澤你還在夢遊吧。在古老東方帝國泱泱數千年的文化巨典里,有孫子兵法,有三十六計,有出其不意,有韜光養晦,有老奸巨猾,有能屈能伸,有見風使舵,有審時度勢,有陽奉陰違,有欲蓋彌彰,有暗渡陳倉,有瞞天過海,有偷天換日,有爾虞我詐,有口蜜腹劍,有佛口蛇心,有虛與委蛇,有首鼠兩端,有笑裏藏刀,有兩面三刀,有厚黑學,有兩頭吃,有牆頭草,……,就沒見過一次"兌現承諾"這一條。不但我們土著沒有見過,洋人同樣沒有見過。如果有誰見過一次"兌現承諾",那麼,不說遠了,只說近的,最近三百年來的所有外來戰爭都會歸零。譬如兩次鴉片戰爭、中法戰爭、甲午戰爭、庚子戰爭、和最近的日中戰爭,等等。即便被揍得鼻青臉腫,依然在東方文化巨典里看不見"兌現承諾",巨典的每一頁都只寫着"落後就要挨打"。雖沒有"兌現",但"承諾"還是有的。不但有承諾,而且是天下第一。譬如不拿一針一線、吃苦在前享樂在後、先富帶動後富、半條褲子,尤其寫有"人民"二字的地方,全都是滿滿的承諾,不但看得見,而且刷在牆上、刻在大理石上、掛在莊嚴巍峨的正門上,誰看誰都會熱淚盈眶。前幾天我看見一個視頻,一個老奶奶推着輪椅,輪椅上是她的老伴,老奶奶將輪椅推到了江邊,不知道是一條什麼江。兩位老人相互擁抱了一下還說了幾句什麼,老奶奶用力將輪椅推到了江水裏,接着老奶奶順勢也撲到了輪椅上,兩位老人瞬息就消失在微波蕩漾的江水中。我緊緊盯着視頻中的江面,朝遠方看,再朝遠方看,我看見了江對面的山坡上有一處沒有長草的石岩,石岩上面還斑駁地殘存着石灰水刷寫的承諾"***個好,***養老"。那一刻,我的眼角不知不覺就熱淚盈眶。關上視頻,我點開了刀郎的《花妖》。"我是那年輪上流浪的眼淚,你仍然能聞到風中的胭脂味。我若是將諾言刻在那江畔上,一江水冷月光滿城的汪洋。……"。去年不識刀郎苦,誤將《花妖》當《梁祝》。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沉雁視界 白堤雁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01/2061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