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民生 > 正文

真實的中共國農村,是一片人性的荒漠

人人都說家鄉好,其實,我一直不怎麼喜歡我的農村老家。我在農村——是那種只從事農業生產、幾乎沒有任何工業的真正農村——生活了23年,直到大學畢業參加工作才真正離開。但從過往經歷看,我隱隱覺得,謳歌農村的都是酸腐文人。真實的農村沒有田園牧歌和淳樸民風,有的是爾虞我詐、欺善怕惡、弱肉強食。

不客氣地說,在我從小見識的農民中,冷漠、小氣、因為嫉妒而心態扭曲,是其中不少人身上的標籤。至於兄弟相殘、父子反目、姐妹成仇等現象,更是屢見不鮮。

貧窮的鄉村里,什麼故事都有,繼父從小睡繼女、老公婚外情、老婆偷漢子、叔叔毒死親侄子、父親服毒兒子不施救、子女不贍養父母、將年邁父母趕到豬圈居住……都是真實故事。

某台有個欄目叫「真實故事」,我媽最喜歡看。我有時對她說,不用看了,回老家拍劇,每天一個「真實故事」,可以拍一年,每個不重複。

我媽聽了很不高興,但真實鄉村的人生百態就是這麼荒誕而豐富。

窮人在農村體會不到尊嚴和溫暖,越窮越受欺凌。當然,越窮越不講理、越蠻橫霸道的也有,但主角必須是那種性格強橫、身強力壯的,更多的是越窮越受欺凌。

農村本就不富裕,而一些人要麼因為頭腦不靈活、要麼因為身體有缺陷、要麼因為性格不合群而比一般人更窮,窮就會自卑,就會懦弱,所以容易受欺凌。

在我記憶中的農村,無論老少,有修養、講文明的不多。單親家庭的孩子、隨母改嫁的孩子、服刑犯的孩子、非親生被抱養的孩子是最容易被欺負被凌辱的對象。

家庭越弱勢,越是身體有缺陷,越是缺乏關愛,越是容易被奚落、取笑、欺凌。小時候,一些頑劣的小孩欺負、取笑殘疾、智障、單親的小孩,有些大人見了也不制止,甚至帶頭參與。

村婦在背後議論是非、傳播醜聞樂此不疲,也許是鄉村娛樂生活極其缺乏,而生活圈子又太窄,一點點是非瑣事、家長里短,兩三天就能傳遍整個村子——熟人社會有時非常可怕。過去是這樣,現在不知道有沒好點——畢竟我已經離開近多年——也許現在已經進化了吧。所以,記憶中的溫暖和愛只來自父母,而不是農村。

農村是熟人社會,以宗族血緣為紐帶;城市是陌生人社會,住在同一棟樓,也可能對面相逢不相識,住滿十年也可能從未踏進過鄰居的門。我比較適應陌生人社會,管閒事的人少,互不干涉,自得其樂。

農村人嫌貧愛富的不在少數,他們在權貴面前奴顏媚膝——所以權貴富豪往往覺得農村人老實——但在比自己更弱勢的人面前則趾高氣揚。

經過帝制社會幾千年的專制統治,農民怕官怕富又仇官仇富。平時害怕,但一有機會,就恨不得致所有權貴、富人於死地。農民的老實懦弱與狡猾兇狠是人性中的一體兩面,往往同時存在於同一人身上。

為什麼歷史上的造反、起義和某些群眾性運動,破壞性那麼強?就是充分調動了農民內心深處的暴戾之氣和人性中的惡,一旦爆發,不可抑制。聽奶奶那一輩的老人講過,當年鬥地主,都是惡狠狠地往死里整。

村婦的吵架,是世上最惡毒詛咒的大集合。我就是聽着村婦的吵架、看着村民們打架長大的。田間地頭,為了爭奪一點水源,都能破口大罵、大打出手。

打架和對罵是農村日常必備娛樂之一。為了一點蠅頭小利,村民們能動起刀子。在城裏老實巴交、屁也不敢放一個的農民,面對同宗同族兄弟,卻能異常兇狠。為了爭奪屋前屋後的一寸宅基地、相鄰放養的一隻雞鴨鵝的歸屬,他們能大打出手。兄弟之間比鄰而居,一方禁止對方房子的屋檐滴水越過排水巷的中線——這不是故事,這是真事。

每到插秧季節,因為稻田蓄水問題——就是誰的稻田水多一點,誰的稻田搶先蓄水影響了別人,以及田埂堆築問題——兩家的稻田相鄰,有的人總愛把中間的田埂向己方開挖以便多佔一點面積——都能引發無數場對罵和十數場打架。現在農村大多數人出去打工,耕田的人少,類似事件可能大幅減少了。

都說尊老愛幼是中國的優良傳統,有時說起來卻覺得並不是那麼理直氣壯。也許,愛護弱小隻不過是人類天性,在這方面,似乎中國並不比其他國家做得更好。愛幼倒是普遍存在,但虐幼害幼也時有發生,至於各種形式的虐老害老,深究起來,那可真是觸目驚心了。

農村的老人,尤其是貧困家庭的老人,活得卑賤而無尊嚴。很多人將年邁的老人視為包袱和累贅,內心希望老人早死,有的甚至宣之於口。在農村死個70歲以上的老人,就像死條狗一樣平常。前年我有個親戚病逝,前來奔喪的人中,有幾個人毫無悲戚之色,連裝也不想裝一下,居然還在喪禮上談笑風生,打撲克牌玩遊戲。

謳歌美化農村的言論很多,農村有千百面,也許我看到的只是某些方面。但總的來說,經濟越發達的地方,人類的行為越文明。古人說: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讀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21/20460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