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鄧悅:兩會之際看中國經濟危機 民眾生活無望聲明三退

作者:

2023年7月21日,部分法輪功學員在美國華盛頓DC的720遊行活動中,用眾多橫幅向過往民眾揭露中共邪惡。(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供圖)

中共一年一度的重要議會兩會3月4日在北京開幕,中共總理李強所做的政府報告中,大目標本身並不包含任何驚喜:和去年一樣,中共的目標是實現「5%左右」的增長、3%的通脹和1200萬個新增城鎮就業崗位。然而這些目標與現實卻相差甚遠。

百姓生活現狀大不同

儘管按照官方數據,去年中國實現了5.2%的經濟增長目標,但很多人卻完全感受不到這種經濟增長。

德國之聲記者在兩會前實地走訪了安徽的鐘點工市場,早上七點剛過,這裏就已有大約15名男子在等待工作機會。43歲的孫學東會鋪瓷磚,也會刷牆和蓋房。以前他一個月可以掙到大概七千元人民幣,這在當地算很不錯的收入。不過,孫學東表示,最近活不大好找。他對記者說:「現在找工作不容易,尤其是今年特別難。來這裏招工的人越來越少。工作難度也比以前更高了。僱主總是想挑毛病,儘量少給錢。」

一位等待工作的65歲老者表示,他天天都會蹬着三輪來這裏攬點送貨的活兒,以彌補國家養老金的不足。他說:「現在掙錢很難,這點錢只夠勉強養家餬口,不可能存下來。淡季的時候,我一天只能工作一兩個小時。」

民眾的首要期望就是提升富裕程度,這些在鐘點工市場等待工作的人最關心的,就是天黑前能掙到多少錢。但對很多人來說,他們今天的日子過得很艱難。

大陸自媒體餐飲老闆內參撰文表示,大陸很多老闆吐槽進入2024年後生意「太難了」。文中提到,重慶一名麵館老闆坦言,關於「生意慘澹」的氛圍,從去年9月份之後就沒有停止過,整個市場消費能力和活躍度似乎在「節節敗退」。比如他所在的重慶洪崖洞商圈,算是重慶餐飲流量的核心,以前元旦之後到中國新年期間,人山人海是常態,流量往上走的趨勢十分明顯,「但今年反常,人都去哪兒了?」

河南鄭州「李軍力燒烤」老闆,在1月26日發了一條朋友圈,感慨「文博路餐飲一條街全部淪陷」。朋友圈附上6張圖,張張是「無人區」。不僅是鄭州文博路,長沙開福區五礦live廣場、重慶觀音橋附近的一條網紅美食街、廣州某夜市等全國多地的餐飲聚集地,陸續出現了「組團式覆滅」的情況。

作者感嘆到,在2024中國年,大多數餐飲人的心情卻是五味雜陳。苦了一年,熬了一年,本想着新年能蹲一個肥年,但目前看起來多少有點力不從心了。這個年關或成為不少餐廳的「生死關」。5萬億餐飲大市場下,焦慮的餐飲老闆們正在艱難「渡劫」。

中共正在讓經濟雪上加霜

《華爾街日報》3月5日撰文指出,由於地方政府在過去十年中的揮霍無度,中共政府確實面臨着一些實際的財政限制,潛在增長率顯然在走低,自2010年代中期勞動適齡人口達到峰值以來,經濟增長的下行趨勢尤為明顯。最近的研究也揭示了中國經濟在多大程度上可能低於其潛在增長。

財政政策看起來也不會有更大的支持力度。國家正式赤字預算為國內生產總值的3%。加上計劃發行的特別國債收益,赤字將達到3.8%,與去年持平。

文章表示,從一些指標可以看出中國貨幣政策仍然十分緊縮,而且目前的通脹率約為零,2024年的通脹目標為3%,而經濟增長目標是與去年持平,這一點將令人矚目。

中國的大部分實際財政支出是由地方政府和國有政策性銀行在預算之外完成的,但如果不降低利率,尤其是當中共政府希望避免擠占已經疲軟的私人投資的話,融資可能會很困難。李強在講話中暗示了在利率問題上有更多的迴旋餘地,稱貨幣供應量的增長應與增長和通脹目標保持一致。但是,他還呼籲要穩定匯率,並在開場白中強調去年避免了「洪水式」刺激。

國家統計局延遲到3月1日才公佈衡量經濟景氣的採購經理人指數(PMI),中國2月份的製造業PMI,從1月份的49.2回落到49.1%,這是自2023年9月份以後,製造業PMI連續第5個月低於臨界點,處於收縮區。除了製造業,建築業和服務業的相關指標,也都處於近些年的低位。

生活無望民眾認清中共邪惡三退

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的君特(Jacob Gunter)表示,中共人大會議的主題還是一如既往,那就是確保黨和國家領導人習近平的權力。

他說:「相關的議程還是很雄心勃勃的。它不僅僅涉及中短期的經濟問題和人口問題,還涉及一些全局性問題。政府認為,必須吞下苦果,才能解決那些已經威脅到黨和政府長期穩定的問題。民眾的期許就只能等一下了。」

中共的目標與民眾的現實生活是完全擰着的,民眾的收入正在下降,希望能生活的好一點,但中共卻說,你們要過緊日子。當中共和中共黨魁只想着如何確保他們的權力的時候,大陸的民眾也越來越覺醒,更加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紛紛表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與邪黨斷絕一切關係。

來自江蘇的張美艷在三退聲明中寫到:「今年中宣部還吹牛說中國GDP增長5.2%,但看看暴跌的股市,再看看我家附近的餐館十家裏有4家已經倒閉了,剩下的也是門可羅雀,物價瘋漲薪水反而下降,傻子都知道這個資料百分之百是造假的!中共把經濟搞得一團糟,現在想的不是如何亡羊補牢而是造假、吹牛、唱讚歌,對經濟表達不滿的一律刪貼封號!可見這個黨是如此的邪惡!」

大陸民眾李成在三退聲明中也表示:「我是一個普通老百姓,原來在外打工,後來老闆破產拖欠工資跑路了,現在國內這樣的缺德老闆很多。我喜歡翻牆新唐人電視台,知道共產黨邪教把國家治理的一團混亂。我從來不信啥共產主義,我就想知道未來社會發展朝哪個方向走,共產黨啥時候倒台,我們老百姓日子啥時候好過點,啥時候能懲罰這些壞人。」

去年9月一家七口走線來美的李偉在聲明中寫到:「我曾經是一名企業家,一年毛利達到1000多萬,但是,現在我的資產全部被中共凍結,共產黨就是想把百姓的錢,變成它們的錢,動則罰款幾十萬。我以前加入過共青團和少先隊組織,現在,我聲明退出來,與共產黨一切相關組織徹底斷絕關係。」

據退黨網站統計,截至2024年2月底,聲明三退人數達4億2676萬人,僅今年前2個月就又有259.41萬人聲明三退,同比增加9萬人。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供稿)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312/2029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