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鳳羽財經:三個邯鄲小畜生該死,問題是怎麼辦?

作者:

邯鄲中學生遇害的事已經好多天了,熱度快過去了,我來聊聊吧。

情況不用說了,該知道的肯定知道了……

聊幾個層面吧…

第一個,這種事咋解決?

目前看,無解。不少人在呼籲,那三個小畜生必須死。我的觀點也是他們該死,絕對該死100次….

但是怎麼死呢?這才是問題。目前的法律,他們不會死。就算現在,立刻馬上,就修法,也有個過程。

人大要修訂法律,絕對不是一周兩周的事,就算加班加點的修,最快最快,一年也是要的。

而且,哪怕就算明天法律就出來也不行啊。法的原則是不溯及既往,明天的法,管不了昨天犯罪的人…

如果大家都覺得明天修的法可以管昨天犯罪的人,我當然也沒啥意見,只是這個代價,恐怕發作起來要比處決幾個小畜生帶來的收益,大的多的多得多….不知道公眾有沒有意識到,這個代價能大到何種地步。

所以,還是尊重下現行法律了,當然這是法律層面。

不少短視頻在說血親原始復仇,還有各種發狠的段子,下面的回帖都很多,語言激烈,當然我也是贊同的一個。

但我也清晰的知道,這種事畢竟少。這麼多年,好像也就聽到個張扣扣…..

中土,一向是暴力濃度很低的地方,不開玩笑,是真的很低。公眾一般都不太接受日常中的暴力,並對外國一些街區的混亂表示不能接受。

低到什麼程度呢?低到到處是安檢,低到打架雙方都要倒霉無論誰先動手,玩具槍超過1.9焦耳,就不允許出售…低到水槍都無法帶下地鐵….

所以網上發狠這種事,看看就算了,聽聽就算了,發泄發泄就得了,真當回事是缺了自知之明。

日常的低暴力濃度累積到一定時刻的大發作,是另外一個歷史階段的事,和平時代,不討論那些。

所以,真正要解決的地方,在學校。

學校確實應該重視校園暴力和霸凌,學校能負點責,不說完全解決吧,也能減少很多這種事的發生。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被霸凌到死的孩子,絕對不是第一天被霸凌……

至於家長教着去打回去,講真這辦法本身沒錯,不是適合每個孩子,就如同有天生反社會的小孩一樣,也有天生比較內向,軟弱的孩子….

真有那個能力的孩子,也不會被霸凌,被霸凌的孩子,性格是比較軟的。學校家長提早發現,提早解決,比啥都強。

一個上課要求抱臂坐好,下課不許玩鬧的小孩,哪能一瞬間就變成勇士?想什麼呢?

第二個,人的天性是善是惡?

這個問題,是古代的思想家爭論的焦點。

孟子在《告子章句上》第三節到第六節里,曾列舉當時除他以外還有另外三種不同的理論。第一種是認為,人性無所謂善惡;第二種是認為,人性可以從善,也可以從惡(這種意見似乎意味着認為人性之中有善因,也有惡因);還有第三種意見認為,有的人性善,有的人性惡。在這三種意見中,持第一種意見的代表人物是告子,他是與孟子同時的一位哲學家。

孟子主張人性善,並不是認為,人人生下來便是一位孔聖人。他的理論與上述第二種意見的一方面有點相近,承認人的本性中有些因素,本身無所謂善或惡,但如人不加以節制,它就將導致惡。孟子認為,這是人與野獸共同的地方,它們反映了人裏面有野獸的本能方面。但嚴格說來,這不是「人性」。

古代哲學家們思考的很深入了…在這個案件里,這三個小畜生是什麼理論更容易解釋的呢?就是那種動物性更強,天生反社會,後天又缺乏教育和引導…..然後就真的成了豪無人性的畜生。

那後天的引導和教育又怎麼說呢?

好學校更注重升學,爛學校只求不出事…家庭教育?很多爹媽都不在身邊,沒人教育….至於為什麼不去城市跟着爹媽上學?你問我,我問誰去?

你看,發泄情緒多簡單呢?一說到怎麼解決問題,網上有動靜嗎?沒有….

更別說,有的家長,是大畜生,你指望他們能教好小畜生?所以我是贊同修法的,我甚至贊同給要生孩子的人做心理測試,反社會人格不許生。你看,要說激烈,我可以更激烈——從源頭解決問題。

現在儘是些什麼霸凌的都在等這三畜生的下場的小視頻,我都看到好幾個了,好像殺了這三畜生,後面就沒畜生了….怎麼殺呢?領導批示、民意表決、依法判決,還是血親復仇,我同意讓三個小畜生去死,什麼方式呢?請給個方案…..沒有方案,你總不能建議辦案民警把他們打死吧,或者放出來給群眾打死?這也是違法的。

第三個問題,為什麼這事火爆了

恩,我最喜歡討論的,就是一件事,在注意力如此稀缺的時代,會火爆。

我發現了兩個定律,希望讀者補充。

定律A,這事要足夠安全。也就是說,討論這事是安全的,不犯忌的;

定律B,需要細節和情節。人類的主體,還是情感主導的生物,並非由理性主導,所以細節很重要,有沒有故事性很重要….

伊拉克戰爭期間有個段子,布殊對記者介紹轟炸情況的時候說:我們這次對伊拉克的轟炸,炸死了15000人和一個街邊修自行車的老頭。

記者馬上問,為什麼要炸死一個修自行車的老頭。

布殊哈哈大笑說,你看你忘記了那15000人了。

邯鄲這事,就是有情節,細節和故事性了….

其實就在昨天,我就看到幾份通報:

瀋陽的:

台州的:

甚至還有北京的。

這些好好騎車的,走路的,有沒有錯?被撞成這樣,他們有沒有家庭,有沒有孩子?家裏有沒有需要照顧的老人?他們無辜不,可憐不?

但是,他們的故事性不夠,如果有人采寫一個被撞人的故事,就不一樣了。

所以公眾關注的,未必是最重要的,損失最大的,最慘烈的,而是最有故事,最安全,最容易引流的。

你要說孩子被霸凌感同身受,難道走路上,騎個車被撞飛,就不能讓你感同身受?你出門都坐直升飛機啊?

只是情緒而已,而情緒,是可以被引導的。

咋就沒人提一個,全民應該來一次駕照大檢查,通不過心理評測的,不允許上路的建議呢?

還可以有類似提議:

全部駕照者重新回爐,通不過心理評測的當場吊銷;

全部要生娃的要測試,通不過的當場結紮;

有娃的也要測試,通不過的孩子當場沒收送孤兒院,國家給你撫養,教育。

從而解決一系列的霸凌和亂撞人問題。

你覺得咋樣,都是好辦法,不是嗎?講真有時候看到公眾不斷出於樸素正義要求強化利維坦,真是啼笑皆非…..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鳳羽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323/2033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