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Sora讓中國人又興奮起來

Sora讓整個行業又興奮起來。字節闢謠中國版Sora,周鴻禕火速「追星」,李一舟趁熱賣課,一眾上市公司夾雜着「顛覆性、里程碑、加速器」等關鍵詞舞動資本市場。

又一次創業機會,還是新一輪趕超焦慮,是看待Sora撥雲見日的兩條線索。

「沒錢,沒卡,沒人才,差距在拉大」,這是人們在驚嘆其高超能力的同時,一種有關羨慕與追趕的技術焦慮。正如字節回應「中文版Sora」,目前無法作為完善產品落地,與國外有很大差距。但也有人認為,Sora的出圈是AIGC深入人心的新契機,有助於更好地推動國內AIGC產業的發展。

像是大航海,不知道有沒有終點的時候,一切都是漫無邊際的。一旦有人登上了新大陸,就是給全世界的證明,終點就在那裏。從ChatGPT到Sora,相同的問題又一次擺到AI廠商面前:如何追趕?如何找准落地場景?如何實現數據飛輪?

新「AI行情」?

熱點最容易在資本市場掀起巨浪。連續爆發兩日後,2月21日,Sora題材股表現分化。截至當天收盤,因賽集團、當虹科技等漲超10%,新易盛、中際旭創跌超5%,萬興科技、東方國信等跌超4%。

其中因賽集團已獲3連板,近4個交易日累計大漲超88%。

不久前,因賽集團還在投資者互動平台表示,公司自研的InsightGPT屬於營銷行業應用層垂類模型,與Sora這類底層通用大模型並不屬於直接競爭關係,反而可以結合Sora等通用大模型豐富自身視頻素材庫以及提升視頻生成效率和品質。

股市的起伏和公司的回應,是市場狂熱的一面,一如一年前ChatGPT的橫空出世,再次掀起一股熟悉的「AI行情」。

不過,Sora雖然復刻了ChatGPT所帶來的轟動,卻沒能在市場上復刻出同樣的創業風。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有關技術的焦慮正逐漸蔓延。

Sora讓中國人又興奮起來

文生視頻並不是個新鮮事,但與Sora相比,時長是以往文生視頻最大的「硬傷」。

一位大廠的業內人士對北京商報記者提到,國內公司的文生視頻產品,都是基於大型語言模型(LLM)和傳統的視頻生成AI集成的結果,生成的視頻長度都是秒級,且簡單場景。

據了解,在Sora發佈之前,Runway和Pika普遍被認為是視頻生成賽道的佼佼者,但前者僅能生成4秒的視頻,後者則只能提供3秒的視頻。Runway的用戶可以將生成的視頻最長延長至16秒,而這已經是AI生成視頻在2023年所能達到的最長時長紀錄。

「三四秒和一分鐘,是天差地別的。」

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無界AI聯合創始人馬千里提到,對於AI生成視頻來說,隨着生成時長增長難度指數級上升,更長的視頻意味着更高的一致性要求、更詳細的畫面描述,對算力的消耗也是遠超此前水平的。

Sora的另一項突破則在於其對物理世界部分規律的理解,而這也正是過去文生視頻模型的一大痛點。

OpenAI又一次用「暴力美學」征服了世界。向量數據庫企業Zilliz開發者關係及市場運營總監李晨對記者概括稱,量變再一次帶來了質變,大規模高質量的訓練數據為Sora帶來了「顛覆性」的世界觀,去理解虛擬世界的物理規律。

「沒錢,沒卡,沒人才,差距在拉大。」談及當下的真實感受,上述業內人士做了這樣一句概括,在他看來,前兩者的客觀環境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着人才的回流。

此外,萬億級別公司的玩家才能持續的事情,國內雲計算大廠跟起來也很吃力,而且大廠也要考慮投入產出,「總之挺難的」。

在人才角度,伽利略資本合伙人鄭?也對記者提到,目前國內真正具有大模型經驗、了解大模型的技術專家還太少。

而通過與其身邊少數從業者的交流來看,壓力也是顯而易見的。鄭?稱,除技術外,焦慮還普遍存在於包括算力等方面資源的充沛程度上,「相比於原來的大模型,文生視頻的計算量是一個『天文數字』,而國內具備這樣算力基礎的AIDC(人工智能數據中心)數量屈指可數」。

不過馬千里認為,Sora破圈最重要的意義其實在於教育了客戶,讓外界重視了AIGC產業,從而進一步推動國內AIGC產業的發展。

「雖然有壓力,但總歸是一件好事,這不僅是輿論層面的判斷,從技術上看,Sora跑通了這條路,其他人也會更有信心投入這條技術路線,而這對於技術的發展通常也是至關重要的。」馬千里稱。

魔鬼營銷

Sora所引發的焦慮,一部分來源於技術本身,另一部分來源於「顛覆性」的營銷。

一段時間以來,「顛覆性」成了Sora最大的標籤,一傳十、十傳百,在公共空間營造出了一股所向披靡的架勢。

Sora的顛覆究竟是技術層面的徹底革新,還是原有路線的進一步成熟?這或許是於狂熱的市場氛圍中,理性看待Sora「衝擊波」的一個關鍵起點。

廣發證券認為,在底層基礎技術原理上,Sora並未有實質性的突破,或應更多理解為類似於ChatGPT,基於同樣的技術原理,在暴力美學下的又一次重要「量變」。

香頌資本董事沈萌也提到,從技術架構來看,Sora其實並沒有脫離大語言模型本質,仍是基於深度學習的框架。

馬千里解釋稱,從底層架構級技術角度看,Sora的確沒有很多創新,DIT技術中Diffusion和Transformer都是幾年前的技術了。但Sora的特殊之處在於,它率先實現了大規模的工程化,也就是說把原本應用於文本領域的Transformer技術大規模、成熟地應用在了文生視頻模型當中。此外,它還進行了很多工程層面的創新,比如視頻時空塊Patch技術等。

鄭?也提到,雖然Sora的效果非常驚艷,但還不能稱為理論基礎上從無到有的顛覆,但這並不意味着工程上的顛覆就不是顛覆。「當工程量呈現指數級的上升時,一定會出現各種見都沒見過的問題,解決這些問題本身可能就是一種顛覆。」

Sora另一種層面的「顛覆」,集中體現在外界對Sora取代影視行業從業人員的擔心上,一如當年ChatGPT所引發的行業替代焦慮。

不過在沈萌看來,目前Sora只是公開了一些官方視頻,很少有人實際應用,所以其效果到底如何是沒有定論的。而OpenAI CEO奧特曼又是一個極度擅長營銷的人,他一定想通過這樣的方式最大程度地放大OpenAI的估值。

由此,Sora也同步進入了被「祛魅」的過程。廣發證券分析稱,Sora的主題意義更為顯著,商業化進程仍需觀察,一方面,技術文檔提到的當前局限性需逐步解決;另一方面,版權合規、內容倫理等課題仍是AIGC類應用需要克服的挑戰,文生視頻也不例外。

上述業內人士也提到,Sora生成效果堪稱驚艷,開啟了世界模擬器的進步,但還說不上顛覆性。大模型也出現了湧現,能夠理解物體的時空關係,但還不完善。

是不是一條對的路,業界也有不同聲音。「而且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在於,訓練成本和推理成本如何不清楚」。上述業內人士稱。

「相較於大語言模型或者文生圖模型,文生視頻模型更耗算力,比如3090的顯卡燃燒一分鐘才能生成一個4秒鐘的視頻,高並發情況下成本更是會驟增」。馬千里以無界AI的文生視頻技術為例,提供了這樣一組數據。

他解釋稱,從絕對總量上看,推理成本一定是佔到大多數的,特別是推廣向C端和B端用戶的時候,這種情況會更明顯。因為訓練通常是一次性支出,而推理的邊際成本很可能是遞增的,越多人使用,算力壓力就會越大,成本就會越高,進而影響其商業化。

讓子彈再飛一會兒

判斷一件事情火不火,一個關鍵的「指標」就是有沒有人賣課。

Sora發佈不到一周,尚未對公眾開放測試權限,賣課視頻就已經先一步泛濫於閒魚、小紅書等平台。北京商報記者以「Sora文生視頻」為關鍵詞在閒魚上搜索,共呈現59條相關內容,價格從9.9元到169元不等。

這些「教程」廣告中,一張以「Sora一鍵文生視頻」為標題的海報被廣泛使用。海報內容顯示,資料包含「你的Sora專屬提示詞庫」「Sora專屬提示詞教程」「30個Sora專用提示詞技巧」三方面。

而透過賣課的「割韭菜」,或許不難摸索國內科技產業發展的亂象和虛火。沈萌稱,國內產業的生命周期大多以抄概念為起點,然後大舉跟上,進而衍生一些淺層的應用,進行融資、套項目,最後上市或進行各種程度的資本變現,至此這股風就算過去了。

「整個環節認真、踏實做事的比例很小,這反映出的問題,其實就是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肚子裏』也沒有相應的積累」。沈萌說,越是可替代,越是價值低,這就是國內AI產業的現狀,而當我們跟別人沒有差異的時候,也就只能拼價格。

沈萌總結稱,投資者或者機構都覺得AI是風口,瘋狂砸錢,但沒有人去分析砸錢的最後能砸出什麼東西,「如果最後的結果是要進行價格的紅海競爭,這種項目是鐵虧無疑的」。

在他看來,AI領域的研發創新,永遠是基於之前的成果的,就像是兩個飛輪,不斷給對方以動能,加速對方的旋轉。所以AI領域的領先,才會出現一步領先、步步領先的情況。「遺憾的是,在這一領域,國內企業處於的其實是一種『跟進』上的應接不暇」。

李晨也分析稱,很多有技術能力的公司之前就已經佈局了多模態,但是軟硬件上的差距還是比較明顯的,「我們要正視差距,而不是一味地蹭熱度和講故事,OpenAI也是憋了一年的大招才把Sora放出來,這種精神值得技術企業學習」。

在李晨的觀察中,整個2023年,我們在迅速形成共識的前提下迎來了AIGC的高速發展期,在通向真正AGI的道路上我們看到了算力、算法和數據的明顯差距。

但李晨也提到,旺盛的需求和市場的潛力同樣帶來了希望。

據馬千里介紹,目前無界AI的文生視頻技術已經在逐步商用過程中了。不久前,無界AI剛剛聯合中國聯通,在浙江面向C端用戶推出AI生成的視頻彩鈴訂閱業務。

有消息稱,2023年12月至今三個月內,已有包括萬興科技、博匯科技、易點天下、數碼視訊、漢王科技、當虹科技、東方國信等在內的十餘家A股公司,在投資者互動平台披露過視頻生成模型領域的業務情況。

鄭?認為,大模型裏面到底能裝多少現實世界的知識,目前還沒有特別明確的判斷,也就是說Sora並不是AI的終點,未來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最後是誰領先還不好說。

「所以面對Sora帶來的挑戰,不妨讓子彈再飛一會兒」。鄭?說。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北京商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222/2021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