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善果:二十三年前的那個除夕

作者:
天安門自焚騙局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爐的,也的確起到了「關鍵作用」——至今還有一半以上的中國人如中共所願,對法輪功保持着恐懼、仇恨和歧視,但也有四億多的中國人把二十三年前那個除夕事件當成了對自己的試金石,讓自己還敢於面對真相,還保持着內心的道德與善念。

2001年發生的天安門自焚案是中共策劃的一場騙局,旨在嫁禍法輪功,製造仇恨,為鎮壓找藉口。圖為部分法輪功學員在香港遊行。(李逸/大紀元

又一個除夕將至。今天我們來說說和除夕有關的一些舊事。

(一)除夕的傳說

相傳在古時候有一種叫「年」的怪獸,頭長觸角,兇猛異常。「年」長年深居海底,每到除夕才爬上岸,吞食牲畜、傷害人命。因此,每到除夕這天,村村寨寨的人們扶老攜幼逃往深山,以躲避「年獸」的傷害。

這年除夕,桃花村的人們正扶老攜幼上山避難,從村外來了個化緣的和尚。只見他手拄拐杖,臂搭袋囊,銀須飄逸,目若朗星。

鄉親們有的封窗鎖門,有的收拾行裝,有的牽牛趕羊,到處人喊馬嘶,一片匆忙恐慌景象。這時,誰還有心關照這位化緣的和尚?只有村東頭一位老婆婆給了和尚些食物,並勸他快上山躲避「年」獸。和尚捋髯笑道:「婆婆若讓我在家待一夜,我一定把『年』獸攆走。」老婆婆驚目細看,見和尚鶴髮童顏、精神矍鑠,氣宇不凡。可她仍然繼續勸說,和尚笑而不語。婆婆無奈,只好撇下家,上山避難去了。

半夜時分,「年」獸闖進村。它發現村里氣氛與往年不同:村東頭老婆婆家,門貼大紅紙,屋內燭火通明。「年」獸渾身一抖,怪叫了一聲。

「年」朝婆婆家怒視片刻,隨即狂叫着撲過去。將近門口時,院內突然傳來「砰砰啪啪」的炸響聲,「年」渾身戰慄,再不敢往前湊了。原來,「年」最怕紅色、火光和炸響。這時,婆婆的家門大開,只見院內一位身披紅袍的和尚在哈哈大笑。「年」大驚失色,狼狽逃竄了。

第二天是正月初一,避難回來的人們見村里安然無恙十分驚奇。這時,老婆婆才恍然大悟,趕忙向鄉親們述說了化緣和尚的許諾。鄉親們一齊湧向老婆婆家,只見婆婆家門上貼着紅紙,院裏一堆未燃盡的竹子仍在「啪啪」炸響,屋內幾根紅蠟燭還發着餘光……

喜出望外的鄉親們紛紛換新衣戴新帽,到親友家道喜問好。這件事很快在周圍村里傳開了,人們都知道了驅趕「年」獸的辦法。從此,每年除夕,家家貼紅對聯、燃放爆竹;戶戶燭火通明、守更待歲。初一一大早,還要走親串友道喜問好。這就是除夕和「過年好」這句問候語的來歷。

(二)二十三年前的除夕

時間到了2001年1月23日,這一天正是除夕。下午,天安門廣場「突發」五人自焚事件。事發僅兩個小時後,沒有搶救,沒有對生命的痛惜,新華社一反層層請示、遲遲不報的常態,在有關公安部門值班人員尚不知曉的情況下,以超乎尋常的速度向全世界發出英語新聞,聲稱「自焚者是五名法輪功學員」。當「美國之音」記者聞訊打電話向北京公安局和公安部查證時,得到的答覆是不知道有這回事——黨國的宣傳系統竟然搶在了公安系統的前面,為什麼?

如此迫不及待地發出英語新聞,已經暴露了這個事件並非突發事件,而是一場準備充分的陰謀——假如真是突發事件,新聞採訪和審查是根本來不及準備的,時間也對不上。然而,中共準備的不僅僅是上述這些,央視緊跟着推出了攻擊法輪功的「自焚新聞」、「焦點訪談」,而且強制全國各界、各企事業單位觀看,反覆「學習」。然而事與願違的是,反覆播放的錄像卻暴露了越來越多的破綻,突顯這是一場栽贓騙局。而這場不屑掩蓋構陷痕跡的騙局,也成了為禍中國十幾億人二十三年之久的重大人禍。

(1)錄像是誰拍的?怎麼拍的?

一周之後,即1月30日,央視拋出現場被軍人偷襲打死的女子劉春玲之女、十二歲的小學生劉思影被焚燒後的悲慘畫面,在加緊開展強征簽名、大面積逮捕等一系列迫害行動的同時,進一步製造恐懼、煽動仇恨。央視《焦點訪談》播出了一些現場的特寫鏡頭,這些畫面是誰錄製的呢?

《焦點訪談》說是它親自採集的。從新華社播放的錄像看,「自焚」事件發生的全過程不過七分鐘。而《焦點訪談》的記者比救護車還先到場好幾分鐘。《焦點訪談》錄像中除了平視、俯視的近身大特寫外,還有一些遠景。

有大陸報紙放消息說,特寫鏡頭來自CNN記者被收繳的錄像帶,因為當時正好有CNN記者在天安門廣場。但是這一說法被CNN的新聞主管艾森‧喬丹(Eason Jordan)否認了。其實中國人都知道,在天安門廣場,別說外國記者,就是中國人,遇到突發事件能隨便照相嗎?剛擺個姿勢,立馬就會被收拾。

事實上,《焦點訪談》自焚節目裏的那些特寫鏡頭拍攝時與警察的互動明顯是安排好的——拍攝王進東時,警察拎着滅火毯在王進東的身後慢悠悠地晃來晃去,等着王喊口號;王是坐着的,攝影師還要彎腰下蹲才能拍出這種平視的效果。劉思影躺在地上,喊媽媽的鏡頭是近身從上往下直接俯視拍攝的,而且醫護人員先要散開,配合完成這個視頻拍攝後,幾個人才一擁而上把小思影抬上擔架。這些畫面的發生有幾分鐘的間隔,攝影師可以自由地選取特定的最佳角度慢慢拍攝,而且是在警察和醫護人員的配合下採集的。這些特寫不可能來自外媒記者。

(2)《華盛頓郵報》的調查文章

兩周後,即2001年2月4日,美國《華盛頓郵報》在頭版發表題為「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國的黑幕——當眾自焚的動機乃為加強對法輪功的鬥爭」的驚世調查文章,向世界提供了包括以下幾點在內的事實:

1.劉春玲不是開封本地人,生前在夜總會靠陪吃陪舞謀生;

2.劉春玲曾不時毆打老母和幼女;

3.從來沒人見到劉春玲練過法輪功。

(3)綠色雪碧瓶

明慧網2003年5月14日一篇題為「央視《焦點訪談》女記者李玉強承認『自焚』鏡頭有假」的報導披露,「2002年初,李玉強在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採訪王博時,曾和那裏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進行所謂的『座談』,當時有法輪功學員問她『自焚』鏡頭的種種疑點和漏洞(例如已渾身黑焦的王進東,兩腿間夾的盛着所謂汽油的雪碧瓶子卻完好無損,碧綠如新)。面對大家有理有據的分析,李玉強不得不公開承認:廣場上的『王進東』腿中間的雪碧瓶子是他們放進去的,此鏡頭是他們『補拍』的。她還狡辯說是為了讓人相信是法輪功在自焚,早知道會被識破就不拍了。」

(4)「關鍵作用」

《焦點訪談》是這樣評價其自焚騙局節目的:「該節目在對『法輪功』的鬥爭中起到了關鍵作用,開創了揭批『法輪功』宣傳工作的新局面,奠定了以後揭批『法輪功』節目的風格,受到了中央主要領導同志的好評。」顯然,這個「中央主要領導同志」應該就是江澤民

江澤民原計劃三個月剷除法輪功,在經過了一年半的密集誹謗、嚴酷打壓之後,法輪功沒有被打倒,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持續地上訪、打橫幅、講真相,人們對黨的政治宣傳也厭倦了,中共積累幾十年的整人經驗第一次碰壁了!

天安門自焚騙局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爐的,也的確起到了「關鍵作用」——至今還有一半以上的中國人如中共所願,對法輪功保持着恐懼、仇恨和歧視,但也有四億多的中國人把二十三年前那個除夕事件當成了對自己的試金石,讓自己還敢於面對真相,還保持着內心的道德與善念。

除夕除夕,辭舊迎新。讓我們一掃二十三年前的那堆陰霾,帶着敞亮的心情走入甲辰龍年。

(選自《天地蒼生》第299期)

文章選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209/2015737.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