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梁文韜:中共對香港的控制進入全面壓制的新階段

作者:
對中共而言,周庭及鍾翰林已受過牢獄之災,也就是得到了「教訓」,如果兩人未來沒有作為跟西方討價還價的籌碼,留不留港也無所謂,如今兩人棄保正好成了中共作為政治宣傳及恫嚇港人的工具。話說回來,根據李家超的說法,今年港共定必完成《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具體如何目前無從得知,但周庭及鍾翰林選擇不回香港,便可避免面對二十三條進一步打擊他們的可能性,這是大家可以理解的。

飽受中共摧殘的香港表面上已經失去反抗能力,區議會數百名區議員宣誓就職,當中不乏所謂的官派議員。反對派連參選的資格都沒有,投票率奇低。眾所周知,區議會的功能早就已經被大幅減少,現在竟然連一點反對聲音的空間都沒有了,只剩塗脂抹粉的愛國人士。

不單令區議會的反對派消失,對國際熟悉的反對派代表人物更是絕不手軟。周庭不想被統戰及當樣板,決定棄保,並定居在正在求學的加拿大。她聲稱不會再回去香港,在聲明中公佈她當初如何在半脅迫的狀況下配合國安的要求去參加事先安排的行程,當愛國樣板。她之所以要去參與這些行程的原因是若不配合則不能領回護照去加拿大升學。

警方這樣的安排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首先,過去當香港司法仍獨立時,任何跟香港案件有關的懲罰或任何保釋等條件都不會牽扯到中國的任何事情。其次,所有法律裁決的內容都不會連結政治,這次周庭不單要配合愛國行程,更要簽署悔過書,這一切都是政治壓迫,目的是要被壓迫者泯滅自己的良心,做出違心的行動。

周庭在十二月底報到最後期限前確定不會回港去自投羅網,港共政權定必對她發出通緝令。與此同時,前學生動源領袖鍾翰林也決定棄保,留在英國申請政治庇護,鍾翰林雖沒有周庭那麼受注目,其國際名氣也不及其他反對派,但由於他是年輕一代具體及公開主張港獨的代表人物,而且當時他及夥伴也只是一批中學生,從黃之鋒的學民思潮到鍾翰林的學生動源,中學生竟然膽敢組織起來「鬧事」,當然成了中共的眼中釘。

兩位年輕一代的「反動份子」離開香港後相繼決定不再回來,表面上是摑了港共政權耳光,但兩人不再回港正好解決了港共的一大難題。當年八九學運領袖王丹柴玲等人在中共六四屠殺人民後離開中國,他們就再難在中國內發揮什麼影響力,更正確的說,他們在中共倒台前不可能在中國「鬧事」,另一個角度看,沒有他們「鬧事」,中共倒台的機會大大降低,所以中共樂見他們離開。

對中共而言,周庭及鍾翰林已受過牢獄之災,也就是得到了「教訓」,如果兩人未來沒有作為跟西方討價還價的籌碼,留不留港也無所謂,如今兩人棄保正好成了中共作為政治宣傳及恫嚇港人的工具。話說回來,根據李家超的說法,今年港共定必完成《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具體如何目前無從得知,但周庭及鍾翰林選擇不回香港,便可避免面對二十三條進一步打擊他們的可能性,這是大家可以理解的。成了港共一言堂的立法會自然而然會令二十三條立法可以成為加大打壓反對勢力的上方寶劍。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08/2001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