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常燕生解讀自由主義

作者:

常燕生(1898-1947),山西榆次人。有清一代,榆次常家是山西商人中的一支勁旅。有資料記載:在恰克圖從事對俄貿易的眾多山西商號中,經營歷史最長規模最大者,首推榆次車輞鎮常家。尤其是到了晚清,在恰克圖十數個大的山西商號中,常氏一門竟獨佔其四,堪稱清代巨商和外貿世家。

有這樣的家庭背景,再加上個人努力,常燕生不僅在燕京大學、河南大學、山西大學、齊魯大學和四川大學任教,而且還寫了大量詩詞、時評和專著,因此擁有學者、詩人、評論家、歷史學家、哲學家等桂冠。抗日戰爭勝利以後,他以中國青年黨人的身份出任行政院政務委員和國民政府委員。但是,這絲毫沒有減少他的自由主義底色。因此又贏得政治家、思想家和社會活動家的稱號。

1946年6月,比利時自由黨成立100周年紀念活動在布魯塞爾舉行。大會閉幕時,與會的西歐八國代表共同簽署了《布魯塞爾宣言》。該宣言在強調人類自由精神的基礎上,還表示要反對各種形式的極權統治。因此這個宣言被視為二戰結束以後自由主義在歐洲的精彩亮相。

常燕生得知這一消息後,以「自由主義者聯合起來」為題在《中華時報》發表文章,對這次大會以及什麼是自由主義作了介紹。

他說:自由主義是十九世紀的主要思潮。自由主義者的主張雖然很多,但可以歸結為一句話,即「承認每一個人都有獨立自由的人格,承認個人人格的尊嚴及其價值。」

他還說:盧騷在政治上闡發的是這一點,康德在哲學上闡發的是這一點,歌德、席勒等人在藝術上表現的也是這一點。但是就在1848年歐洲的自由主義運動噴薄發展的時候,反動的潮流也相繼而起。其中第一是俾斯麥的官僚集權主義,第二是另外兩個德國人的階級集權主義,第三是希特拉墨索里尼的一黨集權主義。他們都否定個人的價值與尊嚴,鼓吹個人自由應當屈服於他們的主張之下。從此以後,自由主義者因為受不了這三種反動勢力的進攻,便漸漸逃到西半球去了。於是在歐洲,就只剩下英倫三島和法、比、荷、瑞幾個殘餘的堡壘在那裏掙扎。

通過以上介紹,常燕生把自由主義的緣起、主張、命運和發展做了精彩概括,給人耳目一新的印象。這種見識與能力,非一般人所能及。

常燕生還指出:因為反動勢力的高漲,引發了第一次和第二次的世界大戰。在這兩次世界大戰中,全世界都鮮明地分成了兩個壁壘,一方面是集權主義的國家,一方面是自由主義的國家。「幸運的是,每一次世界大戰都是自由主義戰勝了集權主義。其中又以第二次世界大戰表現得更加明顯。」為此他興奮地說:這一次世界大戰,打倒了德、日、意三個專制魔王,第二次世界大戰,希特拉葬身火窟,墨索里尼上了斷頭台,東條之流也即將引頸就刑。這是自由主義的勝利,它證明了自由主義的真理,所以才有現在歐洲自由主義運動的復活。

對於當時即將爆發的中國內戰,常燕生也作了分析。他說:這種局面的形成,是因為有兩種反動集權思想還存在於中國境內。人民在這兩種集權思想之下,都沒有自由,個人的價值和權利也不被承認。而這兩種集權思想的發展,又競以人民和國家為其犧牲品。因此自由主義運動在中國的抬頭,不但是應該的,也是必要的。

常燕生特別強調:今天大家都在講民主,但我們以為與其講民主,不如講自由。因為民主的口號,容易為集權者所利用,民主其名,反民主其實,不如自由這個口號,比較要鮮明得多。只要你擁護自由,就不應該再去利用任何口實去限制人的自由。

常燕生最後指出:中國的自由主義者勢力實在太微弱了,因此他希望「自由主義者」應該與真正的人民站在一起,為擁護中國人民的自由權利,予一切集權勢力以迎頭的痛擊,而不是一味夾在兩個集權勢力的中間,打躬作揖,學做調人。

遺憾的是,就在這篇文章發表後的第二年,常先生因病去世,這就使「實在太微弱」的中國自由主義勢力,變得更加微弱……

2020-12-23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老智有話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219/19926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