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蔡慎坤:二戰美國的助共總統

歷史上美國的對華政策在關鍵時刻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連任四屆美國總統的民主黨人羅斯福深受左派思想影響,對於中共一直持同情立場並抱有幻想,曾任羅斯福衛隊副總指揮的埃文斯·福代斯·卡爾遜早期到過延安,當時他是美國海軍情報官。卡爾遜在《中國的雙星》一書中記述他和毛澤東談話的情景:「我們一直談到深夜,從戰爭說到歐洲、美國的政局,政治思想的演變,宗教對社會的影響和建立一個有效國際組織的各種條件,他是理想家,同時又有很切合實際的想法。」卡爾遜到華北前線考察後寫出《中國兵》一書,為八路軍強大的戰鬥力背書。後來他回到美國向羅斯福介紹中國,特別提到邊區和毛澤東,使羅斯福對中共、八路軍、毛澤東有了正面看法。羅斯福希望中國拖住日本,第一蔣介石堅持抗日,第二蔣介石不能反共發動內戰。

1940年10月,皖南事變爆發。斯特朗、斯諾等左派記者迅速將消息發回美國,引起輿論大嘩。1941年2月8日羅斯福致函蔣介石,希望國共繼續合作。他還不放心,又派代表居里到重慶。居里會見周恩來,這是美國高級官員第一次見中共領導人。居里向周恩來表示美國贊成中國統一反對日本,不願內戰擴大,主張政府改革,並詢問蔣介石有無投降傾向、皖南事變真相、中共目前民主主張和各項政策的內容。周恩來一一回答,並給居里揭露蔣介石的材料,並指出蔣介石若不改變反共政策,將引起國內戰爭,使抗戰停火,給日本創造南進的機會。居里見到蔣介石後就表示:美國在國共糾紛未解決前無法大量援華,中美間的經濟、財政等問題也不可能有進展。

1942年2月24日,羅斯福在白宮召見斯諾,談了一個小時的遠東問題。羅斯福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看過《紅星照耀中國》。他問斯諾,除了對中國政府以外,我們能夠做些什麼來援助中國人民。由於斯諾和路易·艾黎一起辦"工合",他向羅斯福介紹,除了紅十字會外,「工合」是唯一在國統區和共產黨地區進行活動的戰時組織。他還說如果在戰爭時期開展強大的合作化運動,最有希望開闢一條新路,以代替國民黨一黨統治。羅斯福後來還曾兩次召見過斯諾。

羅斯福派史迪威擔任中國戰區總參謀長、駐華美軍總司令,還讓史迪威擔任美國援華物資和滇緬公路監理人。史迪威要求援華物資也要發給八路軍和新四軍,還要求將包圍陝甘邊區的胡宗南部隊調到山西打日本軍隊。這些提議常常受到國民黨阻撓,蔣介石和史迪威的矛盾一直鬧到羅斯福那裏。羅斯福一開始支持史迪威,認為國民黨腐敗無能,為了打贏太平洋戰爭,美軍初期準備在中國沿海登陸,而國民黨主力集中在大西南、大西北,沿海地區有八路軍、新四軍控制的根據地。1944年6月羅斯福派副總統華萊士訪華,在華萊士的提議下,蔣介石不得不同意史迪威的建議,美軍可以派觀察組到延安。

1943年12月,美英中三國首腦在開羅舉行會議,商討聯合對日作戰計劃。羅斯福當面告訴蔣介石夫婦:「你們必須設法和共產黨合作,美國不準備捲入中國任何內戰,我們希望中國一致抗日。"

1944年8月,美軍觀察組到延安,在此之前蔣介石只允許記者到延安採訪。這個時期是中共與美國關係最好的時期,隨着赫爾利來華、史迪威撤職,雙方的蜜月期就結束了。赫爾利來華,客觀上削弱了史迪威的地位。赫爾利來華不久,1944年10月19日史迪威離開中國。

1944年,在魁北克的八方會議上,丘吉爾和羅斯福決定:除了保持中國名義上的戰爭狀態,什麼都不必再多做了。羅斯福認為毛澤東與周恩來比蔣介石能力更強。1945年,在雅爾塔會議上,羅斯福說一直試圖幫助中國,斯大林回應說,中國需要一個新的領導人,他倆對蔣介石都不看好。羅斯福說美國正推動共產黨人與國民黨之間的合作。斯大林和羅斯福知道毛澤東是遠比蔣介石堅定得多的民族主義者。地緣政治現實主義輕易戰勝了斯大林的意識形態和羅斯福的理想主義。歷史學家羅伯特·達萊克曾說:"斯大林顯然擔心,一場(重開的)中國內戰同樣很可能毀滅共產黨人,同時將國民黨置於抵制蘇聯在中國東北和外蒙古諸種要求的地位;即使中國共產黨取得勝利,也會對蘇聯的邊界要求及其在全世界共產主義運動中的領袖地位構成挑戰。因此斯大林完全願意支持中國建立國共聯合政權。羅斯福的興趣在於,增強中國國力並將其作為在亞洲抗衡蘇聯的力量。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蔡慎坤X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15/1978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