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哈佛博士:拜登不應在三藩市會見習近平

比較而言,習近平不需要受制於選民,因此沒有民主原則約束,不需要對內對外展示和平進展。因此,他在談判中處於討價還價的優勢一方,而這個優勢將在談判過程中更加明顯。拜登總統一旦進入談判室,就會更加急切地想要達成一項協議,這樣他就不會被國內輿論界批評為一事無成。

(左)2023年10月31日,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在首都華盛頓白宮國宴廳。(右)2023年10月18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北京出席第三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謀劃即將舉行峰會,這使得美國在道德和討價還價方面處於劣勢,甚至在兩人步入會場之前就已經處於劣勢了。

北京官方一直否認其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行為,並要求拜登政府在會談前表現出「足夠的誠意」,這一點應該是顯而易見的。10月29日,中共外交部長王毅警告稱,「通往三藩市峰會的道路不會一帆風順」,這意味着拜登甚至在與習近平會面之前就必須在某些要求上讓步。

近幾個月來,拜登政府向北京派出了一長串內閣官員,基本上都是為了乞求雙方三藩市峰會的召開。誰也不知道在這個過程中,除了美國的尊嚴,他們還犧牲了多少籌碼。加利福尼亞州州長加文·紐森(Gavin Newsom)高調訪問了北京,為中國的一家汽車製造商做了宣傳,並在承諾不提人權問題後與習近平會面。

儘管拜登政府竭力討好習近平,然而中共卻在世界各地拱火促成衝突,包括俄羅斯烏克蘭的衝突、哈馬斯以色列的衝突,以及毒品走私販與至少73,000名美國人的衝突,這些美國人去年死於芬太尼過量。芬太尼前體大多來自中國。這些死亡人數只是死於新冠疫情(COVID-19)的110萬美國人中的一小部分,而所有這些都沒有在中國境內得到適當的調查,也沒有得到本應高達數萬億美元的賠償。

北京顯然想讓拜登總統裝死,而中共卻在各種公開場合對我們和我們的盟友橫加指責。中共一邊玩弄拜登政府,一邊用軍事力量威脅美國的夥伴台灣和菲律賓,並與「邪惡軸心」國家俄羅斯、伊朗朝鮮進行武器和其它貿易。此外,中共在南海問題上蔑視國際法,對本國人民實施種族滅絕。

因此,在這個關鍵的歷史時刻,總統與習近平的會晤不僅是不合時宜的,更可能被視為犯罪同謀、為虎作倀。這個舉措發出的信息就是,習近平是一個可以與之開展雙邊業務的正常領導人,而美國相對於中共而言是弱者。過去幾十年來,包括拜登總統擔任副總統期間,以及據報導拜登家族與中國有價值數百萬美元的生意往來時,中共當局變得更加強大和專制。

2011年8月18日,北京人民大會堂,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陪同時任美國副總統喬·拜登檢閱儀仗隊

仔細分析,北京要求拜登總統在會談前表現出的「誠意」很可能包括對美國人民隱瞞的單方面讓步,包括在台灣、南海、強制技術轉讓和開放美國市場等問題上的讓步。所有這些都是華盛頓向北京轉移地緣政治權力的核心要素。屈從於其中任何一項都會增強中共相較於美國的實力,從而使中共政權更容易在未來獲得更多的削弱性讓步。

美國在與中國討價還價時處於劣勢的原因之一是,拜登總統急於達成高調炫目的國際和平協議,因為他的選民急於和平。和平是好事,然而倉促則顯示出軟弱。

對於拜登總統而言,華而不實的國際峰會有助於提升他在搖擺選民心目中的形象,尤其是如果這些會議似乎能解決像中共一手造成的那些問題。其實早在2015年,習近平與時任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會晤時,習近平就承諾停止黑客攻擊美國,不將「他的」南海島礁軍事化,這一點應該很清楚,後來的事實證明,習近平的承諾不可信。在2016年的南海協議和2018年的黑客協議中,他顯然違背了這些承諾。這些違約行為幾乎沒有造成任何後果,而且是在拜登總統擔任副總統期間發生的。回顧過往,美國幾乎無法從拜登總統與習近平的會晤中獲得任何好處,反而會失去很多。

比較而言,習近平不需要受制於選民,因此沒有民主原則約束,不需要對內對外展示和平進展。因此,他在談判中處於討價還價的優勢一方,而這個優勢將在談判過程中更加明顯。拜登總統一旦進入談判室,就會更加急切地想要達成一項協議,這樣他就不會被國內輿論界批評為一事無成。

拜登政府可能會辯稱,與「競爭對手」進行「接觸」和「會談」總是好事。然而中共應被視為美國的「犯罪」實體和「敵手」,而不是競爭對手。即將召開的峰會會掩蓋這個事實,將一個為了他的國家和整個世界的正義而應該被關押起來的人捧上天。在這個形勢下,拜登實在不應該在三藩市會見習近平。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2001年獲頒耶魯大學的政治學學士及碩士學位,2008年榮獲哈佛大學的政府管理學博士學位。他是《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人,科爾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總裁,其研究領域廣涉北美、歐洲和亞洲等地。他的最新著作是《權力的集中:制度化、等級制和霸權主義》(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 Institutionalization, Hierarchy, and Hegemony,2021)和《大國大戰略:南海的新遊戲》(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the New Game in the South China Sea,2018)等。

原文:Biden Should Not Meet With Xi in San Francisco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07/19750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