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法國聲援白紙革命 蔣不:我們今天的處境是因上代人沒有抗爭!

在剛剛過去的周末,世界各地華盛頓,紐約,台北,溫哥華,多倫多,柏林以及巴黎等多個城市都爆發了聲援中國國內白紙革命的遊行示威演講活動,周六在巴黎市中心人權廣場附近舉行的示威活動超過以往留學生示威的規模,牽頭組織此一活動的積極參與組織活動的巴黎藝術學院的學生蔣不接受了法廣的採訪。

法國聲援「白紙革命」活動組織者之一巴黎藝術學院學生蔣不,2022年12月3日。©蔣不/ CHIANG Seeta

在剛剛過去的周末,世界各地華盛頓,紐約,台北,溫哥華,多倫多,柏林以及巴黎等多個城市都爆發了聲援中國國內白紙革命的遊行示威演講活動,周六在巴黎市中心人權廣場附近舉行的示威活動超過以往留學生示威的規模,牽頭組織此一活動的積極參與組織活動的巴黎藝術學院的學生蔣不接受了法廣的採訪。

法廣:您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勇氣公開露面組織反對北京政府的示威抗議活動並且發表公開的演講?難道不害怕本人以及在中國國內的家屬受到連累嗎?

蔣不:我覺得只要是以下幾點吧!首先,我們誰都知道面對這樣一個政權必須有人站出來,但是,誰都不願意自己先站出來,我們之所以面對今天的處境就是因為我們上一代人和上上一代人沒有站出來,所以我們並不希望我們的下一代處於同樣的處境;其次,我們在海外雖然也冒一些風險,但是同國內相對比要容易得多。如果中國國內的人都能夠站出來,那我們在海外還怕什麼呢?所以不應該被恐懼所束縛。我們也希望至少在海外能夠有一個比較寬鬆的語境,能夠自由地表達我們地觀點,現在我們看到有許多小粉紅他們在網上表達他們地觀點,而我們站出來說話的時候就會有人說,小心不要被人舉報。我們希望能夠改變這種語言環境,如果有越來越多的人站出來,越來越多的人能夠反思社會問題的話,哪怕我們在中餐館聊天的時候,當我們的聲音成為主流聲音的時候,小粉紅的聲音就會受到壓制。就像沉默的螺旋理論所闡述的那樣,只要一方的聲音被擴大,另一方的聲音就會越來越小。而我們現在聽到小粉紅的聲音這麼大,但這並不是真實的比例。當越來越多的人站出來的時候,這個天平可能就會向這一邊傾斜。我們希望有一個更加安全,更加平靜地討論這些問題的空間;最後是我有一位哈薩克朋友他告訴我說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了,那麼,你做得越多,就會越安全!舉例說,如果是劉曉波,中共在鎮壓時必須考慮外界的影響,而如果是一個走在烏魯木齊街的無名小卒,那麼,中共是絕對不會手軟的!因為這個政權就是一個欺軟怕硬的政權!

法廣:您在法國組織了多少次示威活動?有哪些人參加?您的感受是什麼?

蔣不:我們這三年在巴黎總共組織了七次活動,剛開始的時候只有幾個人,或許是由於當時疫情的原因。之後,參與的人便愈來愈多,這或許同我們的發佈消息改善有關,也可能的是由于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對中共的體制開始進行反思。

法廣:拋頭露面組織了這麼多活動之後,是否受到來自中國駐法使館的威脅?

蔣不:我個人還好,因為我不會去接陌生人的電話,但我周圍有人收到電話。我們家人收到一些騷擾。但我的一些在法國的朋友回國後收到當地官員的訪問,問的問題有許多和我有關,可能他們國內一些系統正在調查我,事情剛剛開始,也不知道這後面意味着什麼。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206/18383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