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告別(最最終章)(圖)

作者:

本來這個系列我是不打算再寫了,可是無數次在深夜中被噩夢糾纏。我想,我還是把以下的東西寫出來,坦坦蕩蕩地寫出來。

2022年的春節,我給老闆請假回家。我還清楚的記得我回家那天是臘月二十三,老闆看了一眼日曆,問我,‌‌「你回家回這麼早嗎?‌‌」

2021年的春節,由於疫情,幾乎整個所都就地過年,我的年夜飯不過是在食堂打了兩菜。2021年10月,家裏來電話說我媽摔了一跤,去醫院檢查腦梗。當時我媽也就左手不能動,而且我也在忙畢業找工作的事,也沒回去。

理論上我們寒假可以放兩周,年前一周,年後一周,二十三回去早麼?

我沒想到的是2022年的春節,是我見我媽的最後一面。

2022年的端午節當天,我答辯完不到半個月,畢業證還沒發下來。我舅舅早上給我打了個電話,說我媽死了。我當時腦子裏一片空白,怎麼可能,昨天晚上我才剛和我媽視頻來着。我舅舅說,我爸早上起來找不到我媽,以為我媽下樓買早餐去了,結果發現我媽躺着地上一動不動,身體都涼了。

我當時立馬給我老闆娘說,我老闆娘也就是我們組的工程師,說是工程師,主要是負責我們生活這一塊(雖然實際上她也沒負責過什麼我們的生活)。我說我媽去世,我要回去一趟,她說讓我給研究生處老師請假。我們所的請假流程是這樣的,請假要找導師,重點實驗室秘書,研究生處老師,所長依次蓋章。大過節的,我上哪找那麼多人給我蓋章。

然後,我就直接回家了。結果來到安順高鐵站,高鐵站以北京有陽性病例為由直接不放我下車,哪怕我所在社區是低風險也不放我下車,我只能原路返回,最後我還是沒見着我媽最後一面。

回所之後,老闆娘問我,你請假了嗎?

端午節不法定節假日嗎?需要請假也是搞笑。我說沒有,於是她直接把我上報所里,然後我們副所長,秘書,研究生處老師開始了瘋狂奪命連環call,要求我必須寫檢討。我拒絕了。首先,我並沒有違反北京市以及貴州省防疫規定,往返地點都屬於低風險地區;其次,我是在法定節假日出行,為什麼要請假;最後,你一個在北京疫情最嚴重的時候都仍然天天對遊客開放,且放任遊客到我們辦公樓里上廁所的景區單位有什麼立場指責我們學生不配合防疫。

於是有了我們實驗室秘書和我的以下對話。

哦,還有我的檢討。有些小夥伴經常提醒我馬掉我的個人信息,我很感激,但我真覺得無所謂,我對我的前程,我的未來,包括我的生命,都覺得無所謂。很早之前我就簽了遺體捐獻,人間沒意思,受完罪我就回去了,切╮(╯_╰)╭。

再後來,隔壁組的師兄為了安慰我,請我吃飯喝酒。他說:‌‌「你們組已經算好的了,我們組一個師姐父親去世請假回家,我導說‌『人都死了,你回去幹嘛。』‌‌」簡直是沒有人性到令人髮指。

一幫毫無人性的狗雜碎。

後來因為安順高鐵站沒放我下車,我打了12345舉報他們過度防疫,後來有人給我打了四五個電話道歉,雖然沒什麼用,但起碼態度很好。當時我還在所外隔離,聽我同學們說,我們所的領導們當時正拎着大喇叭每個實驗室巡迴通報批評我,不經批准離所還拒不寫檢查。

我一直認為這是我在植物所幹得最牛逼哄哄的一件事。桓溫說‌‌「若不能流芳千古,亦不復遺臭萬年。‌‌」好歹算出名了,就當你們宣傳我的光輝事跡了。

還好的是現在畢業了,離那個爬滿了醜陋蛆蟲的糞坑遠遠的。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天坑勸退指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012/1814877.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