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信仰 > 正文

打毒針、食物中下藥、輸毒液、放毒氣致殘、致瘋、致死…

—出冤獄前被打毒針 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致殘致死

在中共的關押場所使用藥物迫害的手段形形色色:打毒針 、逼吃不明藥片、食物中下藥、輸毒液、放毒氣、關精神病院、做人體實驗等等,目的是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和肉體上的摧殘,逼迫他們放棄修煉,更有甚者達到消滅他們的肉體,以掩蓋中共迫害的真相。

油畫:身陷囹圄的法輪功學員被打毒針。(明慧網)

安徽合肥市蜀山區法輪功學員彭玉信於2020年5月被劫持,後被非法判刑 。在出獄前的一個月,他被六次帶出看守所打毒針 。出獄後他嚴重喪失了語言的表達能力。

彭玉信,55歲,父母已逝,家住合肥市蜀山區統計新村,1998年大學畢業後在安徽省統計局工作,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開除公職,後遭冤判4年。

2020年4月24日,他被警察綁架,法輪功書籍等私人物品被抄走。

同年5月,他到派出所索要被抄走的法輪功書時被劫持到合肥市看守所,估計被非法判刑 1年半。他是單身,雙親已離世,詳情仍無法知曉。

出獄前一個月他被打了六次毒針。回家後,他說話不清,無法正常表達,只能說出幾個詞,不停地搖頭嘆氣。問他是否被打了毒針,他點點頭。

2010年1月2日,彭玉信去安徽省黃山市黟縣,找旅館時被警察綁架,他包里被查出有法輪功資料。後來他被非法判刑4年,關進安徽省宿州監獄。因他不放棄修煉,整天被罰站。他還三次被關進「小號」(狹小、陰暗、潮濕,主要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吃不飽,被警察雇來的犯人折磨。

出獄後,四十多歲的他失去了公職。

中共自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藥物迫害,以完成上面下達的「轉化」(逼人放棄修煉)法輪功學員的指標。

明慧網2010年11月20日在刊登的題為「兩件血衣與一份機密文件」一文中,披露了一份中共2001年11月24日的「密件」,上面寫有對法輪功學員「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

而且,在「610」人手一冊的所謂《反X教內部參考資料》裏寫道:「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610」是1999年6月10日在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親自指令下成立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

在中共的關押場所使用藥物迫害的手段形形色色:打毒針 、逼吃不明藥片、食物中下藥、輸毒液、放毒氣、關精神病院、做人體實驗等等,目的是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和肉體上的摧殘,逼迫他們放棄修煉,更有甚者達到消滅他們的肉體,以掩蓋中共迫害的真相。

如上例所示,彭玉信出獄前被打毒針,這也是中共慣用的藥物迫害的一種方式,它轉化不了法輪功學員,也要讓他們致殘、致瘋、致死。以下列舉數例。

出獄前半年被打毒針 八旬老人離世

白興國 (白新國),83歲,河北省承德市豐寧滿族自治縣人。2001年他被豐寧國保大隊綁架、抄家,勒索了5,000元。2007年再被綁架到到承德市國保大隊,四十多天後被送保定高陽勞教所,被勞教所拒收,才被帶回去。

2017年年底或者2018年初,他掛起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後來被國保大隊隊長等人非法抓捕、抄家、搶劫。

2018年4月18日,他被非法庭審;同年6月,被非法判刑3年,關進唐山監獄。

等他熬到離出獄還有半年時,監獄給他打了毒針。自此,他身體一天不如一天,頭腦時而清醒,時而糊塗。

2022年1月份,監獄打電話讓白興國 的家屬去接人時,他已經不能自理,生命垂危。回到家中僅僅二十幾天,他含冤離世。

出獄前兩三個月被打毒針 高雨民成植物人

高雨民是遼寧省阜新市公安局刑警隊警察,曾因抓捕殺人犯立過二等功。2013年11月6日,在彰武縣發放法輪功真現資料時,他被彰武縣公安局國保綁架。

2014年3月14日,高雨民被非法判刑5年,上訴後改為3年半;2014年11月7日,被劫持到遼寧瀋陽第一監獄。期間,他被獄警用菱形膠管抽打腦袋,被野蠻灌食,造成胃出血;被打得起不了床,不得已用兩隻手撐在地上挪動身體。

2017年出獄前兩三個月,高雨民在監獄被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在醫院裏昏死了九天,大便呈黑紫色,不能進食,精神恍惚,手腳彎曲。監獄方已做好了處理後事的準備。

高雨民的家屬幾經周折將他的尿液送去檢測,經權威專家鑑定,距離注射藥物九天後,高雨民身體還呈大陽性,屬嚴重中毒。

回家半年後,高雨民智力低下如三四歲孩童、生活不能自理。

阜新市政法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非法組織)仍沒放鬆對高雨民及其親屬的監控。他們威逼利誘其家屬,嚴防有關高雨民的消息外傳。

出獄前三天被打一針 柳志梅變瘋

柳志梅出生在山東省萊陽市團旺鎮三青村,1997年,17歲時,以「山東省第一」的成績被保送北京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她因修煉法輪功被開除學籍,曾被關押在北京公安局七所看守所,被關進一個長兩米、寬一米的牢房兩個月。

2002年11月,22歲的柳志梅被北京海淀區中共法院非法判刑12年,轉至山東女子監獄。

從2002年底直到2008年柳志梅出獄前,獄警一直給她打針。

2008年11月13日,她家人接她出獄時,在火車上她告訴家人,臨出來前三天監獄給她做了體檢,說她後牙上有個洞,要去打針,說打一針花近六百元,免費給打的。

回家後的第三天,柳志梅突然出現精神異常,越來越糟,開始躁動不安、胡言亂語、手舞足蹈,胳膊做出跑步的姿勢不停地來回抽動、整夜不睡覺,很快就失憶了。親友稱,在柳志梅牙齒上並沒有洞。她母親承受不了打擊,3個月後離世。

之後,柳志梅還被警察綁架、審訊,病情變得更加嚴重。她在炕上、衣服上拉屎尿,把大便抓在手裏玩,往牆上抹。

2015年2月,柳志梅的屍體被人在井裏發現。

這裏曝光出來的中共的罪惡也只是冰山一角。而這種迫害在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長達二十多年的迫害中一直存在。

早在2000年6月23日,《華盛頓郵報》報導了中國大陸32歲的計算機工程師、法輪功學員蘇剛,被中共警察強行拖入精神病院注射藥物後僅10天即死亡的案例。

2000年4月25日,蘇剛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再次被抓,後被關進精神病院。醫生每天給他注射兩次不明藥物。一周後他不能正常吃飯和移動身體,不久死於心臟衰竭。

至今,明慧網不斷有關於法輪功學員遭藥物迫害致殘致死的報導。

中共使用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嚴重程度很早就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2009年1月,聯合國酷刑問題專員諾瓦克先生(Manfred Nowak)在聯合國酷刑年度報告中指出:「中共對這些沒有經過法律審核、任意關押的受害者經常採用『強制藥物治療』手段。」

一位代理過法輪功案件的大陸維權律師曾向大紀元表示,「中共對被迫害的信仰人,在關押期間使用不明藥物屬於多見。為了逼迫信仰人改變自己的信仰實現所謂『轉化』的目的,他們會強迫(法輪功學員)吃藥或注射不明藥物,從身體上搞垮或從精神上讓一個堅定的人喪失清醒理智,達到他們『改造不好』也要毀了你的邪惡目的!」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617/17634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