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接種疫苗後確診1型糖尿病,600多家長求救

作者:

600多名孩子的父母孩子在接種新冠疫苗後,集體確診為1型糖尿病。圖:一名接種疫苗患上糖尿病的兒童給自己打胰島素。(幸福個鳥推特截圖)

六一兒童節前夕,一封疑接種新冠疫苗後集體確診1型糖尿病孩子家長的求救信在網上熱傳,受到了輿論的關注,但很快遭到當局封殺。

求救信全文如下:

我們是600多名孩子的父母,我們來自全國26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我們懷着沉痛的心情向大家訴說一件非常緊迫的事:我們的孩子在接種新冠疫苗後,集體確診為1型糖尿病。

這不是天方夜譚,不是空口無憑,而是真真切切地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我們以人格、性命擔保,我們所說的句句屬實。

2021年11月前後,全國各地啟動了3-17歲人群新冠疫苗接種工作,我們孩子所在的幼兒園、小學、中學均要求接種疫苗,老師每天都在群里催打疫苗,有的學校下發通知:不接種不讓上學。

我們有所疑慮,但出於各方面因素考慮,最終還是接種了疫苗。

我們孩子接種的疫苗,大部分是科興疫苗,接種不久,孩子身上不同程度地出現了症狀,主要是飲水量開始變多、排尿變多、飯量增大。症狀出現的時間不一,有的在一個月內出現症狀,有的兩三個月出現症狀。

最初,孩子的這些症狀不是特別明顯,也不是特別嚴重,我們家長也沒有太在意,直到孩子的症狀越來越嚴重:多飲多尿、情緒低落、身體消瘦,有的孩子身上會經常瘙癢,我們發現有些不對勁,送醫,有的孩子入院時已處於昏迷狀態,到醫院搶救,屬於「酮症酸中毒」。

最終,我們的孩子們,無一例外地確診為1型糖尿病。不是個例,而是一個群體。

1型糖尿病,這是一個嶄新的名詞,我們很多家長都不了解。經過醫生解釋才知道:相對於普通糖尿病,1型糖尿病更加嚴重,簡單來說,孩子突然沒了胰島功能,屬於胰島素絕對缺乏。

這猶如一個晴天霹靂!我們健康活潑的孩子怎麼突然確診為1型糖尿病了?我們家庭直系親屬乃至整個家族都沒有過該病,甚至是中老年人常見的2型糖尿病都沒有,沒有糖尿病的遺傳基因也沒有污染性的環境,孩子從小到大,十幾年的生長環境一直如此,我們百思不得其解。

最初,我們並沒有往疫苗上想,但是,思前想後,孩子這期間生活環境、飲食都沒有變化,唯一的變量就是打了疫苗,而且就是打完疫苗之後出現的症狀。孩子在醫院住院治療,我們發現,同一個科室同一個病房,1型糖尿病的孩子突然增多,與他們交流發現,都是近段時間出現的症狀,也是近段時間確診的,家長們都反映是打了疫苗出現的情況。

讓人不可思議的是,朋友圈、微博、小紅書上關於1型糖尿病的諮詢越來越多,關於1型糖尿病用藥的交流越來越多。所有的情況,都是一模一樣,驚人的相似。

我們當中,有的孩子在接種疫苗前,有過身體體檢,當時檢測報告顯示血糖的各項標準都是正常的,但是打完之後就不正常了。

最初,我們並不知道全國有多少個孩子確診1型糖,我們在小紅書、貼吧等地交流治療、用藥經驗,發現很多孩子家長與我們聯繫。

我們建群的目的,也是為了交流控糖經驗,最初就幾十個人,但很快500人的群就滿了,現在是第三個群了。我們不知道這樣的群有多少,我只說我們知道的。

我們現有的三個群,一千多人,部分重複的,有效人員在1000人左右,實名登記接種後患1型糖尿病的人數超過600人,其中絕大部分是小孩,有少部分的青年。

說實話,每新進來一個人,我們的心都「咯噔」一下,心情很是沉重,他們都是孩子的家長,彼此的經歷,我們的感同身受,孩子患上1型糖尿病,我們的生活變了。

我們的孩子,在經過治療,命是保住了,但是每個1型糖尿病患者都需要藥物維繫,需要終身在皮下注射胰島素維持血糖,你沒有看錯,1型糖尿病是終身的。我們的孩子,快樂的童年沒了,快樂的青春沒了,他們現在成了一群病人。

現在,我們孩子,每天要四次注射胰島素,而且需要扎手指、測血糖,是植入皮下檢測血糖,日復一日,你能想像嗎?

胰島素、胰島素的耗材、頻繁測血糖的耗材,這是一筆沒有盡頭的巨額開銷,一般家庭都耗不起,我們有些家長不得不辭職照顧孩子,沒了工作,無窮無盡的治療費用,榨乾我們家庭的積蓄。

這場病變,對我們家庭的打擊是毀滅性的。更讓人傷心的是,孩子們每天都要承受身體上的折磨!我們很多家庭都是獨生子女,孩子就是我們生命的信仰,是我們活着的希望,是我們的全部,現在孩子染上這病,終身服藥,我們心裏的痛苦無法言說,我們的生活陷入了暗無天日的絕望之中。

我們有些家長向當地疾控中心申請鑑定,但各地疾控中心組織專家出具了多份鑑定結果,所有結論均無一例外的是:不屬於疫苗接種異常反應,屬於偶合症。無論是一線城市還是地方小縣城,所有的結論都是偶合,無一例外的,都是這個結論。

我們住過的醫院、去過的藥店,還有網絡社區、各種交流群,大量的1型糖尿病,我們真真切切地看到、感受到這個病與疫苗接種的關聯,但是所有專家組給出的鑑定報告都是偶合。

我們統計的時間,是去年10月到今年5月,就是兒童注射疫苗期間,集中出現了上千例的1型糖尿病,這些都被專家認定為偶合結論,與疫苗無關。各地專家組的意見出奇的統一、出具的鑑定報告高度一致,甚至連鑑定模板都是一樣的。這無法說服我們。

我們現在一邊忙着照顧孩子,一邊希望為孩子討個說法,但求告無門,有些萬念俱灰,很多媽媽看着自己健康的孩子,突然染病,每天淚流不止。實在是很無奈,很心酸、很絕望!

時代的一粒塵埃,落在個人身上就是一座山,更何況是落在我們的孩子身上。

最近,我們關注到「新冠疫苗與白血病的討論」,5月27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佈會上,有記者提問,網上有聲音稱,接種新冠疫苗後患上了白血病,二者是否有關聯?

中國疾控中心免疫規劃首席專家王華慶介紹,接種疫苗後出現一些症狀和疾病,其和疫苗接種是否有關,相關的判斷需要遵守規範流程,並要有依據。「相關的判斷要考慮六個方面,接種時間、生物學合理性、異常規律性、關聯強度、關聯一致性、關聯特異性等。」

王慶華說,如果有懷疑,要報告給接種單位,由接種單位組成多領域專家組,收集相關資料。

孩子確診1型糖尿病的這些日子,我們也在學習、在尋醫問藥,我們有兩點疑問:按權威統計,我國的糖尿病患者95%都是2型糖尿病,為何現在出現大量的1型糖尿病案例?1型糖尿病與免疫介導胰腺β細胞破壞導致,為什麼我們的孩子這半年內集體出現「胰腺β細胞破壞」?

王慶華專家既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疫苗副作用的關聯性,但為何各地專家組的鑑定意見都是「無關聯」的結論?

老實說,我們不認可地方這麼草率的鑑定結論。

目前,我們統計的600多1型糖尿病案例中,有詳細的姓名、年齡、性別、接種時間、確診時間、治療經過等。

我們認為,任何醫學的進展都是從臨床上總結的,既然孩子們在接種疫苗後不約而同地出現1型糖尿病,又是特定的群體,即便之前沒有經關聯的證據,但我們孩子的經歷和遭遇應該獲得高度重視。

孩子是祖國的花朵,是國家民族的希望,我們的孩子還未成年,不應該受到如此待遇!

最後,我們希望國家、希望社會聽到我們的聲音,知道我們的存在。希望國家組織有關專家組對我們進行重新鑑定。

我們向社會各界發出求救,希望有更好的治療方法和經驗,我們不希望孩子一輩子在藥物中生活。

六一來臨、端午來臨之際,我們的孩子無法過節,無法享受本該屬於他們的快樂,身為父母,我們很難過。我們請求大家幫忙轉轉,救救我們的孩子,也不希望有更多的孩子受害。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605/1757911.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