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滕彪:民主不能當飯吃?

作者:
「民主不能當飯吃」的潛台詞是,不能當飯吃的東西都不重要。自由不能當飯吃,公平正義不能當飯吃;發展是硬道理,生存權高於其他一切權利;穩定壓倒一切,好死不如賴活着;人生在世、吃喝二字。這其實是「養豬哲學」,把人降低到動物的標準。正是在這樣的流氓邏輯和養豬哲學的基礎上,共產黨和像李世默(Eric X. Li)這樣的吹鼓手用中國的高速經濟發展來論證專制優於民主,甚至論證天安門屠殺的正當性和必要性。

上海的民眾在接受核酸檢測

針對郭台銘的「民主不能當飯吃」,台灣總統蔡英文說,「新疆再教育營的民眾、長期被監禁的劉曉波、無數被監控、隨時被失蹤的異議人士也有飯吃,但是你真的認為,這是台灣人民吃得下去的飯嗎?」她還說,「沒有民主,只能要飯吃。」看看今天的上海以及十多個被封的城市,對這句話的理解可能更深了吧。

中共當局完全不顧科學和專家意見,實施極為嚴厲的清零政策,出現少數感染者就封村、封路、封區、封城。人們被嚴格控制在家裏,甚至門窗都被焊死,居民樓被裝上鐵絲網,馬路被割斷,門市、物流被禁止,很多人連出門要飯的機會都沒有。有的人被隔離在自己的卡車裏,外面用鐵絲層層纏住。很多嬰兒、幼兒被強制與父母隔離。一些視頻顯示,春耕季節,農民被禁止出門種地;醫院關門,急診室關閉,救護車拒絕提供救助。非新冠病人因為得不到及時治療而死亡的事件,層出不窮。

4月22日凌晨,上海靜安區延長中路700號左右,一外賣小哥騎着電瓶車不小心撞向路邊,他的頭狠狠撞向了路邊的樹幹後倒在行人路上,鮮血直流。但120的救護車遲遲不來,一小時後,小哥死亡。上海市東方醫院的護士周盛妮哮喘發作,但未能在她工作的醫院急診部得到救治,醫院說因為消毒無法接診,輾轉跑了幾家醫院都因為疫情管控不收病人,急救機會被一再錯過,最後不治身亡。我們也記得,疫情初期,湖北農民鄢小文因疑似感染新冠而被隔離,患腦癱的大兒子鄢成被獨自留在家中,17歲的鄢成因為無人照顧而餓死。我們也記得,2003年6月,未滿三歲的女童李思怡獨自被單身母親反鎖在家中,由於警察的玩忽職守而被活活餓死。根據最近的官方通報,一些新冠病人死於「營養不良」,大概是「死於飢餓」的好聽的說法。按照中共的說法,連「生存」權都沒有,吃飯更是無從談起。

顯然,上海和其他因清零運動而導致的飢餓不是因為缺乏食物,而是因為缺乏民主。民眾沒有選票,官員只對上負責而不對下負責,對上級唯唯諾諾,對民眾趾高氣揚。習近平和中央高層為了自己的利益制定了清零政策,官員為了績效考核而層層加碼,再多的專家反對、再多的民怨沸騰也沒用。沒有反對黨,沒有自由媒體,沒有司法獨立,黨大於法,「大白」就像紅衛兵一樣無法無天。政府不解決人民提出的問題,只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民,對說真話的、批評政府的、發起抗議的,以各種專政手段進行威脅、消聲和囚禁。網民批評中國政府種種極端的防疫措施說,「下定我的決心,不怕你的犧牲,你去排除萬難,爭取我的勝利。」這形象地說明了人民和政府的關係。沒有民主制度,人民的生命和自由就不會成為政治要維護的價值,而是淪為當權者的工具。

上海的民眾在接受核酸檢測。(美聯社)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馬蒂亞·森認為,食物和飢餓問題與「自由、媒體和民主的問題」密不可分。他在《以自由看待發展》(1999年)一書中寫道:「世界歷史上,在正常運轉的民主制度下,從未發生過饑荒。」因為民主政府「必須贏得選舉並面對公眾批評,因此有強烈的動機採取措施來避免饑荒和其他災難。」而發生的大饑荒,沒有一次是因為糧食不足,而都是因為糧食分配不公。中國1958年至1961年的大饑荒,高達2000萬至5500萬人非正常死亡,被視為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饑荒,也是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人為災難之一。和平年代發生如此慘劇,根本原因當然是野蠻的共產黨極權制度。最專制的朝鮮多次發生大饑荒,最嚴重的一次是1994到1999年,餓死人數在24萬至350萬之間。1932–1933年蘇聯集體化導致的大饑荒,造成了5、6百萬人餓死,Oleh Wolowyna教授的最新研究認為高達870萬人。

中共經常宣傳說,「中國政府用佔世界7%的土地,養活了佔世界22%的人口。」他們經常把批評者、反對者說成是「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這真是邏輯混亂、無恥之尤。明明是老百姓、納稅人養活了政府,明明是中國政府肆意剝奪納稅人的基本自由和權利,明明是中共的邪惡政策導致數千萬人活活餓死,明明是專制政權來砸老百姓的飯碗:計劃經濟、人民公社、大饑荒、戶口、城管、強拆、過度的封城封路,等等。

我在中國任教和做律師的時候,國保就經常威脅我說,「再不老實,就砸掉你的飯碗。」後來他們果然就把我從大學開除,並吊銷了我的律師證。這種事情非常普遍,害怕丟飯碗也是絕大數人不敢反抗的最根本原因。中國是異議人士、維權人士、記者和作家的最大監獄。共產黨的邏輯一向是「不服從者不得食」,計劃經濟下,統治者可以毫不費力地做到這一點;即使在市場經濟下,他們仍然能夠用非法手段、專政手段控制人們的飯碗、奪走人們的生存手段。這也正是共產黨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或者說「市場極權主義」的要義所在。即使孫大午這樣身價百億的企業家,只要共產黨認為有必要,就可以讓他把牢底坐穿。

「民主不能當飯吃」的潛台詞是,不能當飯吃的東西都不重要。自由不能當飯吃,公平正義不能當飯吃;發展是硬道理,生存權高於其他一切權利;穩定壓倒一切,好死不如賴活着;人生在世、吃喝二字。這其實是「養豬哲學」,把人降低到動物的標準。正是在這樣的流氓邏輯和養豬哲學的基礎上,共產黨和像李世默(Eric X. Li)這樣的吹鼓手用中國的高速經濟發展來論證專制優於民主,甚至論證天安門屠殺的正當性和必要性。

實際上,正是那些不能當飯吃的東西,使人與動物區別開來,比如信仰、人權、自由、正義、尊嚴。沒有這些東西,人就幾乎無異於酒囊飯袋、行屍走肉。如果只看經濟總量和發展速度,冷戰時期的蘇聯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1933年希特拉上台後,在解決失業、減少貧困、增加福利方面效果顯著,5年之內國民收入增加一倍,號稱創造了經濟奇蹟。但是,任何一個有尊嚴的人,會願意生活在蘇聯和納粹德國嗎?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13/1747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