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顏寶剛:金管局的秘密夾萬:被踢出SWIFT的PlanB?

作者:
《經濟學人》分析,在中國近3.2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中,有三分之二為西方國家國債,所以必要時美國可以凍結這些資產。但是,即使中國的外匯儲備被凍結,也可以找到其他方法來反擊,特別是可以奪取外資在中國持有的大量資產,包括沒收其擁有的3.6萬億美元直接投資和2.2萬億美元股票、債券以及其他組合投資。這一總和是外國在俄羅斯所持有的六倍多。

上星期金融市場最震撼的消息,當然是聯儲局加息半厘:震撼不只是廿二年來首次,更震盪的是金融市場的反應——美股連續兩日大上大落一千點,更值得注意是美國十年期債息一舉突破3.1厘,跳升至最高逾3.1厘的逾3年新高,反映了加息預期。市場恐慌指數飊升,迅速流入美元避險,美匯指數急漲1.2%,英鎊則創出2020年7月以來低位。

港元雖然與美元掛鈎,但在港美息差套戥下,加上擔心資金流出,港元兌美元亦跌至近7.85的弱方兌換保證水平,為近三年來最弱。

資料來源:金管局

留意上次美國加息周期為2016至2018年,當時加息9次共2.25厘,港美息差拉闊,2018年最終觸及弱方兌換保證,港元匯率在2018至2019年共35次觸發兌換保證,期間錄得1,256億港元流出。

港匯在今年倘觸及弱方兌換保證,對比上次美國加息周期情況,相信會來得快且觸發次數更多,當觸發弱方兌換保證,銀行體系總結餘會收縮,以目前總結餘約3,300多億元,有銀行界人士估計,今年底銀行結餘有機會會少於1,000億元,即是會流出逾2300億港元,而當1個月拆息升至2厘,最優惠利率(P)或有條件上調,最快或今年第三季有加P的條件。

在金管局表達港息可能加快上升的同時,我留意到總裁余偉文,罕有回應香港有可能被牽涉入歐美制裁的「風眼」之中,特別是有機會被移出SWIFT,這種表態是過往從未見過,可惜這樣重要的論述在本地主流媒體中甚少有提及,其中一份經濟報章更是隻字不提,令人懷疑是否受壓要低調處理?

先討論余偉文為何突然談及香港有可能被歐美制裁?按余偉文當時解釋,他留意到美國正在草擬有關對俄羅斯或相關企業的制裁行動,而地緣政治變化複雜難料,金管局因此對不同情境都與銀行界一起做了預案,例如資產被凍結或被移出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訊協會)。

他強調,香港的外匯儲備不少資產都在歐美,因此希望作出預案後,如果發生極端情況,也能及時與業界溝通及推出措施應變。

早在任志剛擔任金管局總裁期間,在IFC88樓的總裁辦公室已經有一個「秘密夾萬」,入面放着對各種金融危機的備用方案,據聞當中已有不同備案:港元與美元脫鈎、聯匯制度或重新釐定港元與美元的兌換水平,甚至是與人民幣及一籃子掛鈎等。據聞都有不同應對方案作預備。

但說到香港被移出SWIFT,恐怕是2019年發生反修例事件後,當局才會認真思考應對的方案。還記得當時本港及 大陸多名處理反送中事件的官員,首次被美國制裁,之後中央訂立「反外國制裁法」,當時已有討論本港會否被禁止與美元掛鈎,又或是可能被移出SWIFT。當時任志剛接受我們的訪問時指出,這招是「七傷拳」,外國所受的損失同樣巨大。按當時評估,以上情況不會發生。

那麼,目前香港在什麼Scenario下會被剔出SWIFT?我認為有三個可能性值得討論:

1.中國因為支援俄羅斯,包括提供科技和物資,雖然有機會違反歐美對俄的制裁令,但除非中國直接提供軍事援助,否則歐美亦不想直接制裁中國,因為對本身的金融及貿易均構成重大傷害。

2.中國或香港持續侵犯人權,迫令歐美要提升對香港的制裁級別。但除非直接影響當地公民或投資利益,否則按同一理由,恐怕都是以制裁個別官員為主。

3.中國攻打台灣,歐美屆時不得不犧牲經濟利益制裁中國,香港亦直接捲入風眼,這應是目前評估唯一會令香港有機會被剔出SWIFT的重大事件。

那麼中國會否攻台?正如俄羅斯突然攻打烏克蘭,事前根本無人能預料得到, 中共領導人如何盤算,恐怕這刻大家都只是推敲。不過以歐美凍結俄羅斯央行在其國的官方儲備資產,這不得不令中國高度警惕,需要評估自己的儲備資產會同樣被凍結或沒收嗎?

經濟學人》分析,在中國近3.2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中,有三分之二為西方國家國債,所以必要時美國可以凍結這些資產。但是,即使中國的外匯儲備被凍結,也可以找到其他方法來反擊,特別是可以奪取外資在中國持有的大量資產,包括沒收其擁有的3.6萬億美元直接投資和2.2萬億美元股票、債券以及其他組合投資。這一總和是外國在俄羅斯所持有的六倍多。

中國證監主席易會滿以及人民銀行及財政部官員,上月22日曾與國內外銀行,包括滙豐銀行的高層管理人員召開緊急會議,討論一旦美國等西方國家,一旦對中國實施類似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制裁,如何保護中國的海外資產,特別是3.2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免受制裁。

金融時報》引述知情人士指,中方官員擔心若發生「地區性軍事衝突或危機」,美國可能對中國採取同樣制裁,雖然官員及與會人士沒有提及具體情況,但外界認為若北京對台動武,可能引發類似制裁。

中方官員有這樣評估,當然已明示或暗示為開戰做好準備,香港有一日被移出SWIFT也不是沒有可能,但問題回到最基本:為何余偉文要選擇這個時候,對外預測香港有機會被資產凍結或被移出SWIFT?

到底是金管局要做好管理預期,抑或是余偉文失言「講大咗」?以金管局過去的緊慎作風,基本上可以排除後者。但如果說是做預期管理,普羅市民聽後只會更加恐慌。

要知道,這個消息對金融機構、投資者及市民來說﹐都是極其震撼的,令人擔心一旦持有的香港資產,被國際社會凍結或剔出SWIFT,就等同大幅貶值甚至化為烏有,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可以一夜瓦解,而一旦出現這種極端情況,持有的港元資產將如何?這些道理,金管局上下豈會不知?

值得留意——本港外匯儲備目前為4,816億美元,相當於37,500億港元,連同財政儲備9,400多億,總規模多達47,000億元,雖然數字上遠比不上中國的外匯儲備總額31,197億美元(24萬億港元),但值得留意中國外匯儲備已連續4個月減少,並創2016年11月以來最大單月降幅,反映封城之下走資趨勢明顯。

香港沒有外債,這四萬七千多億資金,一旦在中國面對歐美制裁時,能夠保障香港的外匯儲備,就能夠為中國提供一個有力的支援。

這種說法是否危言聳聽?我不知道,但七月一日起我們會有一個紀律部隊出身、祖國極度信任的特首上任,加上現在立法會清一色,可以在極短時間內通過數千億元的政府撥款,如果有一日中國或香港真的被移出SWIFT,那麼香港的儲備就是最好的Plan B。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10/17464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