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程式設計師哭了:以前干兩年北京買房,如今…

「一年前我掛出去的職位,最近開始頻繁有程式設計師來諮詢,可見最近找工作的程式設計師確實在增加」,林宇對《深網》表示。

林宇是國內某AI獨角獸公司的中層,一年前為拓展業務,他曾在招聘網站上放出幾個招聘程式設計師的職位,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無人問津,但最近一個月,私信諮詢他職位的程式設計師越來越多。他的經歷僅是今年「金三銀四」招聘季的一個縮影。

人才流動往往是判斷行業風向的直觀切口。當作為互聯網底層基石的程式設計師也被捲入裁員風波時,這或許預示着一個時代即將走進尾聲,一個新的周期正在孕育。

1842年,英國著名詩人拜倫的女兒阿達·洛芙萊斯(Ada Lovelace)發明了第一個電腦程式,用於在分析機上計算伯努利數,成為了史上第一位程式設計師。

在隨後的100多年裏,程式設計師從個人英雄主義式的極客、黑客逐漸成為科技行業發展的主要推手(電視劇),以開源為核心的程序和系統規模也隨之極速膨脹。他們在電腦屏幕背後,用計算機語言塑造了一個全新時代。

「殺毒軟件之父」王江民,金山求伯君、雷軍馬化騰,李彥宏,丁磊,王小川,張一鳴,宿華……這些計算機、軟件工程等技術出身的創始人為程式設計師的成長路徑打造了極致範本,他們通過代碼將技術落地變現,把創辦的企業推上市。

早一代程式設計師們創造的奇蹟,推動了中國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快速崛起,並讓他們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個人財富的積累,也讓「進大廠」成為眾多程式設計師的目標。那是他們的黃金時代。

時代風向正在發生改變。隨着互聯網行業去年底以來的調整,原來環繞在程式設計師這個職業上的光環正在散去。

過去兩個月內,滴滴、小米、百度、京東、字節、阿里、騰訊等互聯網大廠都傳出裁員的消息,祭出「降本增效」、「去肥增瘦」、「優化過冬」等大旗,而程式設計師群體也位列其中。

「寒冬」下,重新找工作成為浮在互聯網公司員工頭頂上的烏雲。昔日的大廠「寵兒」,要接受工作動盪、期權股票正在縮水以及薪資下調的事實。

消失的財富

「去年(百度)股價350美元的時候,自己手裏的股票合計下來值250多萬元,離職後,期權作廢了一半,剩下的不得不在150美元賣了,最後到手不到50萬」,程式設計師林華表示。

林華在百度工作7年,在百度最新調整中,林華放棄調崗,選擇離職,拿到了8個月薪資賠償和半個月獎金,但由於離職導致750股沒有到期的股票作廢,按照140美元/ADS的價格計算,林華這部分沒有到期的期權損失了10多萬美元。

期權、股票縮水已經成為「互聯網寒冬」下大廠員工的共同的「疤痕」。

據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截至美東時間3月11日近一年時間裏,股價跌幅在80%以上的中概股就有111家,跌幅在90%以上的則有42家。滴滴、虎牙、霧芯科技、愛奇藝、騰訊音樂、唯品會、貝殼、嗶哩嗶哩、拼多多等公司一年的跌幅都在80%之上。

對於互聯網公司股票及期權的縮水,曾經放棄阿里職位的瑤瑤有些慶幸。

瑤瑤在某傳統IT公司工作多年。2021年夏天,想跳出舒適區的瑤瑤頻繁登錄招聘網站,尋求大廠工作機會。綜合考量後,阿里給出的P7職級、130萬年包最具競爭力。不過在130萬的年包中,70萬是按照當時股價給出的限期5年解禁的股票。礙於個人家庭原因,瑤瑤最終放棄了阿里的職位。

2021以來阿里股價大幅縮水,如今較2021年高點縮水超過60%。看到阿里現在的股價,瑤瑤算了一筆賬,70萬的股票縮水60%,其一年的年薪還不及上一份工作。

「在行業處於高速增長時,公司願意高薪招一批有經驗的leader來帶團隊,快速把一條業務線帶起來,所以願意用高薪留人。但在行業整體收縮時,燒錢的非核心業務首當其衝,此時保證現金流和利潤更重要」,曾在大廠做過HR的張華對《深網》表示。

對於大廠高薪招人背後的邏輯,劉強看的更為透徹。

劉強在BAT幹過一圈,2019年去了一家創業公司做技術管理崗。「當創業團隊給我高於50%漲薪,或直接double時,我個人會非常警醒,自己的價值是否匹配這樣高的薪酬?」劉強說。

接受消失的「紙面財富」只是程式設計師面臨的第一道檻,在再就業過程中,部分被優化的程式設計師們還不得不面臨薪酬下調的窘境。

聽到公司HR平靜告訴他「你表現很好,只是我們不需要這個崗位」時,劉童內心沒有太多波瀾。對公司在2021年底的裁員,劉童似乎早有準備。比如他已經習慣從科技財經新聞中尋找公司發展真實情況的蛛絲馬跡,即使領導們在月度會上宣稱公司發展前景廣闊時,劉童還是心懷質疑。

劉童所在公司做的是大健康產業。「看到公司出現大額虧損、盈利方式模糊,特別是互聯網醫療行業里,『國家隊』手握大量資源入場,門檻高也很難快速賺錢。去年上市未果,我就知道離裁員不遠了。」劉童對《深網》說。

一個明顯的跡象是考勤越來越內卷。「說是965,但晚上9點下班還是家常便飯」。那些考勤時間不夠的同事,會被領導在群里點名,並讓他們把工作時間「補一補」。後來有些同事乾脆自己寫代碼,遠程操控打卡。

從這家公司離開後,劉童在Boss直聘、拉勾網上投了一些簡歷,相比較於以前的薪資水平,他現在已經接受了20%幅度降薪的現實。

同樣感受到跳槽員工降低薪資期待的還有劉強。他認為,所謂「降薪「還是回歸到了市場正常水平。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騰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01/1742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