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袁斌:董宏出事的意料之中與情理之外 曾是熱血青年

作者:
有知情者回憶:「這支請願隊伍中可謂人才濟濟:馬凱、肖捷、陳錫文(中央農辦主任)、錢小芊(文聯黨組書記)、雒樹剛(文化部長)、杜鷹(發展委副主任)、姜偉(最高法院副院長)、蘇寧(人行副行長),還有王小波、胡舒立、周其仁、許小年、楊奎松、吳思、米鶴都、蔡昉、溫鐵軍……當然,還有我們的——董先生。」侯傑在引用完這段文字後說:「這段文字說明,這些今天在人們眼裏,政治成熟、城府深沉的人,當年都是熱血青年。」

董宏無兒無女,貪了4.63億餘元,大學時代也曾經是位充滿正義感的熱血青年。圖:中共中央巡視組前副部級巡視專員董宏。(大紀元合成)

1月28日,中共中央巡視組前副組長董宏被以受賄罪判處死緩。

法院指控董宏在1999年至2020年任廣東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破產清算組成員、海南省委副秘書長、北京市政府副秘書長、中央文獻研究室副主任、中央巡視組副組長等職時,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項目開發、工程承攬、職務提拔等方面謀利,非法收受財物共計4.63億餘元。

董宏無兒無女,卻貪了4.63億餘元,胃口可真夠大的!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樣一位心中填滿貪慾的大貪官,大學時代也曾經是位充滿正義感的熱血青年。

1月29日,董宏的校友、人民大學新聞系79級學生侯傑在網上發佈了「老董」一文。

文中說,「時光回溯到1979年,我們會看到一個不一樣的老董。」這裏的老董不是別人,就是巨貪董宏。

董宏和侯傑都是1979年考入人民大學的。當時,人大的校園在文革中被二炮部隊臨時徵用,雖然中南海已要求二炮儘快撤出,但卻遲遲未得到積極的響應。軍民校舍之爭激化,學生決定前去新華門請願。

有知情者回憶:「這支請願隊伍中可謂人才濟濟:馬凱、肖捷、陳錫文(中央農辦主任)、錢小芊(文聯黨組書記)、雒樹剛(文化部長)、杜鷹(發展委副主任)、姜偉(最高法院副院長)、蘇寧(人行副行長),還有王小波、胡舒立周其仁、許小年、楊奎松、吳思、米鶴都、蔡昉、溫鐵軍……當然,還有我們的——董先生。」

侯傑在引用完這段文字後說:「這段文字說明,這些今天在人們眼裏,政治成熟、城府深沉的人,當年都是熱血青年。」

據侯傑回憶,他是在這次請願之後,在熟人的宿舍與過來串門的董宏認識的。

在侯傑的印象里,「老董有張娃娃臉,圓圓的臉上,永遠帶着笑容,陽光燦爛,充滿自信。

老董一副青工的模樣,藍色制服,立領的毛衣,梳向一邊的標準學生頭。

老董北京人去東北兵團,口才好,能說會道的,待人熱情,見誰都是噓寒問暖的。相識之後,每次路上遇見,先打招呼的肯定是他。用一個中性的詞來形容,那就是會來事,同學評價他說——適合做秘書。」

畢業後,董宏果然做了秘書。「他進入中南海,八老之一的秘書班子。再後來,換了一個首長,去了海南,非典那年,跟隨首長回到北京。」侯傑說。

按侯傑的說法,上大學時,沒人預見到董宏後來能進入政治權力中心圈子,更沒人預見到幾十年後他會因為貪腐成為階下囚。

從大學時的熱血青年到如今被判死緩的巨貪,董宏的人生軌跡讓侯傑頗多感慨。

在他看來,董宏出事,意料之中,情理之外。說意料之中,是因為,人坐到高位,應付四面八方的公務、私務,處理各種關係,大多的時候,身不由己,想不出事,真的很難。

說情理之外,是因為,基於對一個人的過去和個性的了解,他本不應該是這個樣子,他曾經也是個正義感滿滿,內心陽光燦爛的有個性青年。

侯傑說,「如果你認識一個人夠久,把他生命的頭尾摺疊,會發現,有的人的人生早在青年時期就已經註定,而有的人的生命軌跡,卻是走了一個彎。

即便今天回到過去,我也無法想像,他的未來會是今天的這樣。

可以說,能坐到高位的人,都是處理人際關係的高手,個性上,謹慎小心、謙遜圓滑,都是招人喜歡的人。

雖然4.6億是鐵板上的事實,但說老董貪婪,依然有人無法理解。自己無子女的老董,是否有必要那麼貪婪?

我覺得很難說誰是天生壞人,當然也沒有天生的好人,出事的確有個人的問題,但身處環境原因,不可忽視」。

侯傑說的沒錯,董宏確實不是天生的壞人,他之所以會從一個充滿正義感的熱血青年墮落為一個巨貪,最根本的一點不是因為別的,就是因為他當了共產黨的大官。民主國家沒有官嗎?也有官,也有大官,但因為權力被關進了籠子,官員不敢貪,即使想貪也沒法貪。共產黨的中國則完全不同,沒被關進籠子的權力肆無忌憚,它不但大大激發了人性中的貪慾,也為貪腐提供了條件,以至於原本正派的人也會情不自禁地墮落。董宏不就是個生動的例子嗎?侯傑提到的「環境原因」指的就是這點,只是他沒把話挑明了說罷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31/1702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