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知青親歷第一顆氫彈爆炸:爆炸情景與輻射污染

由於團里工作的需要,一九六七年我們七團十連有一部分男女生被派到了祁連山脈阿爾金山的阿克塞哈薩克自治縣——石棉礦在阿爾金山的一個小山溝里,海拔大概在3800米到4800米左右,空氣稀薄,極度缺氧,所有的戰士都不適應那裏的氣候,稍一活動就氣喘吁吁,必須張大嘴巴呼吸。石棉礦的工作十分艱苦。

那時我們上山開採石棉,並沒有什麼先進的機械設備,女生每人拿着一個小錘子,背着一個背簍。男生帶着炸藥包,挖洞放炸藥,炸開後,石頭的夾層里都是石棉。石棉是結晶的,顏色有綠色、藍色。我們把衣服的領口、袖口、褲腿都扎的很嚴實,用筐子往山下背石棉。石棉絲非常細,稍不小心碰着皮膚,就很痛癢。儘管我們非常小心,仍然常常被石棉扎到皮膚,那個年代根本沒有什麼藥膏塗抹,只能忍受。

在石棉礦我們還有一個鄰居,是「二零二」地質勘察隊,他們好象是從西安來的。他們跟我們的生活一樣,一年四季都吃不到青菜,而且糧食也得不到保障。那時團里的汽車至少要一個星期才可以到礦上來一次,給我們送一些物資,糧食、郵件、等生活日用品。有時因為各種原因,或者天氣不好,上山的汽車有時還要拖的更久些。石棉礦上沒有水喝,汽車每天都要到山下的安南垻去拉水。

 alt=

阿爾金山的石棉礦 

在祁連山石棉礦的山溝里,有許多我們以前在敦煌西湖農場看不到的植物。記得有一種花開的象馬蘭花,顏色是淺紫色非常漂亮。還有一種植物叫沙蔥,長的有些象韭菜,有時我們還會采來吃。和平鄉安南垻非常美麗。阿克塞哈薩克位於甘肅、青海、新疆三省交界處,那裏地處崇山峻岭、戈壁邊緣,有常年不化的積雪。從安南垻到我們石棉礦的駐地是一條狹長的山谷,兩邊是陡峭的大山,安南垻村是一個牧區,那裏有美麗的草原,有時可以看到成群的藏羚羊,還可以看到騎馬的哈薩克牧民悠閒的放牧。村裏有商店和郵局,我們可以到那裏郵寄包裹、信件、和買些生活日用品。

每到星期天,我們都要下山去安南垻玩,還順便把積攢的髒衣服帶到山下去洗,每次去安南垻的時候,我們就會忘記生活的艱苦和勞累,忘記所有的不愉快,就象出籠的小鳥,又象放開的羊群,自由的蹦蹦跳跳,又唱又喊,互相追逐打鬧,嘻嘻哈哈,快樂極了。每到這時我們就盡情的呼吸着祁連山的清新空氣,盡情欣賞祁連山的美麗景色,忘記了疲勞、忘記了家鄉。安南垻有一條大河,清澈的河水不停的嘩嘩流着,河裏面有好多的鵝卵石,我們帶去的髒衣服就是在這條河裏洗,衣服就涼在河灘里的石頭上。俗話說「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可能是因為地理環境的原因,從視覺上看那條河水卻是往高處流,好神奇!大家都說那是安南垻一大怪。現在我已經忘記那條河的名字,從網上查了一下叫「安南垻」河。

在我的記憶里,印象最深的一件事,現在回想起來,一直很清晰,而且我經常給周圍的人講這件事,聽到的人都很驚訝。時間定格在一九六七年六月十七日上午,我們正在山上採石棉,忽然聽到遠處驚天動地、山崩地裂的一聲巨響,好象周圍的山都炸開了一樣,大地劇烈的顫抖起來。這時我們看到遠處的天空出現了一朵蘑菇似的巨大火球,頓時我們全都驚呆了。雖然距離比較遠,但是我們站在山頂上卻看的非常清晰,面向西方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蘑菇雲,由小到大,濃煙滾滾不停的變化着。當時的壯烈景觀,確實太美麗了,因為我們所在的那座山實在太高了,海拔大約在3800多米到4800米,站在山頂看山下的連隊,人小的就像螞蟻一樣,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大地慢慢的停止了抖動,我們站在山頂,面向西方看着天空中的蘑菇雲,由小到大,濃煙滾滾在天空中不停的翻轉變化着,並不時的伴隨着滾滾的炸雷轟鳴聲和呼嘯的大風聲,我們站在山頂風吹的幾乎站立不穩,就這樣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大地慢慢的停止了顫抖,一時間戰友們互相猜測着,是不是原子彈爆炸了?因為我們在敦煌西湖農場的時候,經歷過同樣的瞬間。

那是一九六六年十月二十七日,中國第一次導彈和原子彈,兩彈同時爆炸成功。當時我們在敦煌西湖團場,雖然沒有看到兩彈爆炸時的大火球場面,但是同樣經歷了山搖地動、大地顫抖的感覺。然而,這一次我們卻真實的看到了天空中出現了巨大的火球和蘑菇雲,我還清楚的記得,陸愛萍、徐翠蓮、還有齊美麗等戰友都在山頂,親眼目睹了這一切。我們確實驚呆了。這時我才忽然發現許多戰友開始往山下跑,我也緊跟着跑下山。我們住的宿舍是自己挖的山洞,當我們跑進山洞裏的時候,頓時大家都目瞪口呆了,原來我們的床鋪已經被震下來的碎石完全掩埋了。

我們互相猜測着、議論着、會不會是原子彈!肯定是原子彈爆炸了!那時我們所在的石棉礦消息十分閉塞。過了不長時間,距離我們不遠的山下傳來了敲鑼打鼓的聲音,原來是山下「二零二」地質勘察隊的老大哥上來報喜,他們舉着橫幅標語,上面寫着「熱烈慶祝中國第一顆氫彈爆炸成功」頓時我們歡呼雀躍,為祖國的強大而激動不已。祁連山、阿爾金山沸騰了,石棉礦沸騰了,戰友們興高采烈,有的拿着鍋碗瓢盆,有的手舞足蹈,亂蹦亂跳。記得我們連隊的文書王文訓,不知什麼時候把自己的一床大紅色的被面拆下來纏在腰上,扭起了秧歌。因為,這是中國繼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後,在核武器發展方面又一次重大的飛躍。中國氫彈的爆炸成功,顯示了我們中國人從此有了自己強大的、威力無比的武器,中國有了自己的核武器,標誌着中國國防現代化進入了一個新階段。外國人能造出來的,我們中國人也一樣可以造出來,不再受他們的壟斷。我們的心情無比的激動,因為:祖國的一切就像我們的生命一樣寶貴,「中國」這個名字在我們心中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戰友們熱鬧了一天,直到晚上還興奮無比,那時,我們在山上,根本沒有什麼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除了每天的繁重勞動,最主要的任務就是對着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畫像,手拿毛主席語錄,針對自己一天的行為,認真的向他老人家匯報一天的工作和學習情況。時代不允許我們有任何的私心雜念。否則,連自己都覺得對不起毛主席。氫彈的爆炸成功,足以讓我們這個精神生活極度匱乏的小山溝熱鬧好長時間。

在氫彈爆炸後的幾天裏,有許多吉普車來來往往,不知是哪個系統,可能是中央的,也可能是軍區的,他們帶走了山上的一些水、土、還有一些植物。在離我們駐地不遠的地方,有一個自然形成的水池,我們平時都在那裏洗衣服,有些男生還在那裏洗澡。但是,自從氫彈爆炸以後,那裏的水就不可以用了,甚至,變成了苦的。再用那些水洗衣服就不行了,因為,打上肥皂後不起泡沫,而且發澀,衣服根本搓不動;六月的天氣,山上的植物、花草逐漸枯萎了,慢慢的變成了枯黃色。

我們知道這是因為氫彈爆炸以後,這裏的水和植物變了。但是,那時候並沒有意識到會對我們的身體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更不知道會對我們的身體遭受核輻射的傷害。現在回想起來,到底那次核爆炸的地點究竟離我們有多遠?上級是否知道,在阿爾金山的這個小山溝里還有我們這些石棉礦的戰士和地質勘察隊的隊員呢?據有些後來比我們晚些上礦的棗莊和天津連隊戰友的回憶,在我們居住的那個石棉礦前後一共有16次的核試驗。

據統計有的連隊已經死亡了四十多人,還有的連隊三十多到二十多不等,並且絕大多數是癌症患者。在那以後的幾年中,有許多戰友的孩子生下來以後都患有智障,有的嬰兒出生不久就死亡了,還有的長到7、8歲就患癌症夭折。

我想這些早早就患癌症死亡的戰友,他(她)們都非常的年輕,就嘗到了人間最殘酷的現實和最悲慘的結局。究竟為什麼?是不是與當年氫彈爆炸的核輻射有關?當初我們這些身處核試驗基地的戰友們,我們的身體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吧?最起碼患癌症的風險大大提高,破壞和改變我們機體裏的基因發生突變。這些突變不但增高自身的癌症風險,並且還會被遺傳下去,使得輻射的作用在子孫身上展現出來。所有的資料都顯示:在我們工作的石棉礦地區範圍中,中國曾在那個地區一共實驗了十六次核試驗之多。這就明顯的說明我們的戰友,為什麼基本上都是患癌症去世的,不知道我們還會有多少戰友會遭受這種同樣的遭遇,不得而知。

寫到這裏我不禁更加懷念我們那些曾經共同戰鬥過的戰友,還有那些失去聯繫的戰友們

親愛的戰友你們現在還好嗎?你們的身體都還健康嗎?家庭幸福嗎?相信天各一方的你們也象我們一樣,互相牽掛,相互懷念着對方。(本文作者:張陸萍 山東老知青)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知青家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10/16940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