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知青

記下鄉第一日
2022-06-24

題記:我很難忘懷我下鄉插隊的第一天——1968年10月31日。在鄉下三年多的日子裏,每逢10月31日,我和同伴們都要慶祝一番。那天不出工,打打牙祭,或者穿戴整齊些到二十多里外的縣城去,儘量熱鬧一番,我們戲之過周年。過周年是當地的鄉俗:逢死者的忌日,生者做一...

女知青鄒梅
2022-06-18

1974年3月,我從重慶第一中學高中畢業,那時我17歲。一個月後,我和幾萬同齡人一道,唱着《共青團員之歌》,坐着大卡車下了鄉。我們在卡車上一路唱着:……再見吧親愛的故鄉,勝利的星會照耀着我們。再見吧媽媽,別傷心,別難過,祝福我們一路平安吧。我插隊落戶的...

「讓他們的靈魂在自由土地安息」 文革逃港罹難知青紀念碑半世紀後在美國豎立 (組圖)
2022-06-16

逃港罹難知青紀念碑在美國新澤西恆福墓陵園揭幕(美國之音記者方冰拍攝,2022年6月15日)周三(6月15日)一塊刻有中國文革期間逃往香港途中罹難的176位知識青年名字的紀念碑,正式豎立在美國新澤西州一個墓地里。這些當年死去的冤魂,如今終於可以在綠草如茵肅穆莊嚴的陵園中長眠安息。逃...

文革記事:蹭車
2022-06-10

有些事,本來是想爛在肚子裏的,老大年紀的人,再說出自己當知青時蹭車的經歷,還真有點兒不好意思。雖是非常時期的非常之舉,但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我也怕把這些蹭車的招術傳播出去,被人作了蹭車指南、攻略什麼的,豈不有教唆之嫌。但猶豫再三,我還是決定把這些舊事寫出來,因為這是曾經親歷過...

惟有別情最難訴
2022-06-10

在我不算長的人生旅途上,有過好幾次離別的經歷,最難忘的是1970年的那次離別。那年4月4日,天是陰森森的。十六歲的我平生第一次要遠離父母,去黑龍江愛輝插隊落戶。從早上離開家門告別了母親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就開始無端的傷感和惆悵。母親平時最愛羅嗦,可恰恰在此分離之即,她卻沉默無言。沉...

幾句話就戳破了!習近平宣傳短片泄露真相!【阿波羅網報道】
2022-06-08

阿波羅網記者秦瑞報道/在中共播出的系列短片《足跡》中,一些為習近平送行的當地老人,一句話令中共的宣傳破功。一位知青則在文章中震耳發聵的說到,「被人賣了還在為他數錢,這是最為可悲的」。

插隊時,我的一次生與死的磨難
2022-06-02

北大荒的七月,正是小麥收穫的季節。1975年已是我下鄉插隊到黑龍江黑河地區愛輝縣愛輝公社松樹溝大隊第五個年頭。小麥年年種,小麥年年收,故事也年年有。這年的小麥長勢特別的好,那一望無際的麥海,只要瞅上一眼,誰都知道準是個豐收年。一快開鐮了,村里上上下下忙碌起來。曬麥場打掃乾淨了,揚...

1969年轟動全國的《知青之歌》大案
2022-05-27

在這五個月期間,任毅一共三次"陪綁"。當時"公判大會"氣氛是很恐怖的,每個在押的人都不知道落到自己頭上的將是什麼命運,在沒有法律保障的狀況下,小百姓有可能因為一個微不足道的疏忽而招致殺身之禍。9年坐牢,僅僅是為了一首歌。現在看來這是多麼荒謬的判決,而當年他還為自己只被判10年徒刑而感到過慶幸。

豬油飄香
2022-05-27

這是一位北京知青講的故事:民以食為天,這話一點不假。你別看這會兒大家酒足飯飽的,這個要減肥,那個要節食的,真要餓上幾天,保准個個都跟惡狼似的,血脂也不高了,血壓也降下來了。一次吃玉米面餅子,單位里一丫頭吃了一口給吐了,說:餓死我也不吃這個。我說,你是沒餓着,真到了斷糧那天,你搶都...

兵團打「火的」
2022-05-21

在北大荒,那是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的。在東北那圪垯人情那是火辣辣的,在一段時間裏,我竟然乘坐過像現在打的一樣、招手停車的火車。不信吧?聽我道來。我們連離鶴崗不遠,但那也是幾十里的路程,以前到鶴崗辦事,除了搭車就得步行了。不久這裏修了條鐵路到青石山,也就是我們團十三連的駐地。這條鐵路...

高烈度衝突
2022-05-19

金秋最美松花江那年的麥收結束了,六八年剛到兵團的知青們累得不善。到兵團幾個月了,愣是連團部都沒去過,更別說附近的大城市佳木斯了。大家都渴望逛逛這個位於松花江畔的美麗的佳木斯,趁着有兩天假,20多個小伙子相約上路了。大家在團部胡亂轉了半天,到車站一看,才知道從鶴崗到佳木斯的火車每天...

朝鮮防疫宣導片引熱議:瑞士留學生是和梁家河知青不一樣(圖)
2022-05-15

北韓COVID-19疫情延燒,北韓中央電視台14日播出疫情宣導片,向民眾介紹Omicron變異株,以及感染後應如何處置。宣導片未提嚴格封控等措施,意外引發中國網友熱議。有網友表示,沒疫苗、沒特效藥、沒核酸,什麼都沒有,完全裸奔模式,基本就是落實居家隔離;還有網友說:好歹(金正恩)...

爸爸媽媽自殺了,我帶着72歲奶奶去插隊!(圖)
2022-04-30

編者按:作者父母都是武大的,父親是我國著名的文藝理論家劉綬松,大學教材《中國新文學初稿》的作者,在文革清隊開始的時候,與夫人一起雙雙自殺,這是文革第二個自殺高潮時期。我們是1968年12月1日下午到晨光大隊的。一夥兒知青分成幾個小組,就分別到二隊、三隊、八隊、九隊去插隊落戶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