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薛亞萍:華人首富 人生如幣

作者:

成立不到一年,幣安就獲得了泛城資本和黑洞資本的數千萬美元天使輪融資,而且吸引了紅杉資本和IDG資本的目光。據36氪報道,2017年8月25日,紅杉資本和幣安洽談A輪融資事宜,如果達成協議,紅杉資本將獲得11%的股份。

然而趙長鵬卻在2017年年底接觸了IDG資本,並談到了融資協議。紅杉資本不幹了,以「違反排他協議」起訴幣安。而幣安解釋稱,雙發洽談的不是A輪融資,而是B輪融資。在當時的回覆中,IDG在B1輪和B2輪,對幣安的估值分別為4億美元、10億美元。而最終結果,也是幣安勝訴。

幣安的迅猛發展,帶動趙長鵬一年時間內,就成為福布斯發佈的首個數字貨幣領域富豪榜第三人。

2018年,趙長鵬以身價估值11-20億美元,位列福布斯首個數字貨幣領域富豪榜第三,也是當時前十中的唯一的一個中國人。

儘管在各國金融監管的警告壓力之下,幣安行跡成謎。但是幣安成立四年間,卻依舊成長為世界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

今年9月,外媒The Informationb報道稱,趙長鵬正在籌劃上市,表示雖然近年來幣安遭遇一系列監管和法律問題,但是仍計劃三年內將幣安美國(Binance US)推上市。

02

趙長鵬和幣安快速發展的背後,少不了「幣圈一姐」何一的助力。

2017年7月25日,幣安在自家交易所上線BNB,導致BNB價值迅速縮水20%。那是趙長鵬壓力最大的一段時期。而隨着何一以「聯合創始人兼首席營銷官」身份的加入,BNB價格應聲而起,入職半個月,BNB價格從0.149美元翻漲超20倍至2.57美元。

在踏入幣圈之前,何一曾是一位小有名氣的主持人。2014年,在一次酒局中,何一被徐明星說動後加入OKCoin,一路從副總裁做到了聯合創始人,掌管OKCoin的品牌、公關、大客戶團隊、線上線下活動等。

何一(圖源:《非你莫屬》節目截圖)

據媒體報道,當初趙長鵬也是被何一說服才以首席技術官的身份加入的OKCoin。這才有了隨後兩人從OKCoin離職,創辦並壯大幣安的後續故事。

但就在2019年幣圈迎來一波政策利好時,徐明星突然和昔日戰友何一撕了起來,發微博爆料稱:「他們兩口子和我一個人合夥創業,這怎麼能持續?當時公司也有明確的規定,內部談戀愛,必須有一方離職,她作為高管帶頭打破公司規定,現在再扯這些事也不能彰顯她的職業道德或者合伙人精神吧?不管怎麼說,沒有我也就沒有她現在的姻緣,這點她得感謝我。」

「兩口子」暗指趙長鵬和何一,要知道2015年的趙長鵬已是已婚人士。何一很快做出反擊否認了和趙長鵬的戀愛關係。

此後,專心發展幣安的兩人,也被不斷曝出割用戶韭菜的消息。

如幣安強制穿倉導致用戶倒欠幣安錢、私吞國外用戶107個比特幣事件、幣安智能鏈多個項目跑路事件、2100萬比特幣數據壓盤事件以及合約市場拔網線惡意爆倉事件等等。

而早在2020年趙長鵬被推選為區塊鏈首富的時候,就有網友發帖指控,幣安「宕機拔網線已經成為基本操作,所以現在有那麼多人維權幣安,這也是趙長鵬成為區塊鏈首富的根本原因」。

根據幣圈熱門爆料消息稱,去年四月,紐約聯邦法院提起針對11家加密公司的11起訴訟,其中就包括幣安,原因是涉嫌發行非法證券和操控市場。

甚至趙長鵬離開OKcoin創立的比捷科技,表面上是一家提供雲服務的公司,但實際上卻是一家為郵幣卡和文交所提供技術方案的公司。

根據當時的相關報道,其官網比捷科技所列出的提供服務的交易所包括上文沙丘、上文眾申等多個平台,但是現在該公司官網已經無法打開。直到現在,還可以在網絡上搜索到「上文沙丘、上文眾申」被曝光的詐騙消息。

當時有不少人通過進入郵幣卡和文交所進行數字貨幣交易,而被騙得血本無歸,還引來央視對相似騙局的曝光。而趙長鵬做的生意,就是為郵幣卡和文交所提供整套的交易所運營方案,一直到2017年年末,國家全面整治郵幣卡和文交所體系。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字母榜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205/1679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