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瑞麗,SOS!

作者:

幾個月以來,後台不斷有呼聲要哥聊聊雲南瑞麗的疫情,以及當地人的困境。

在互聯網的其他角落,類似的聲音也越來越多。

10月24日,國務院新冠疫情聯防聯控新聞發佈會的媒體直播間裏,無數人留言,希望能多多關注瑞麗。

他們說瑞麗現在工廠停工、商業停擺,想離開瑞麗也困難重重,普通人的壓力倍增。

10月26日,一名自稱「瑞麗學生」的網友發帖,哭訴他全家一年沒有任何收入,已經在崩潰的邊緣。

網絡上的發言真假難辨,不少人嗤之以鼻,認為都是別有用心之人搞亂我們的陰謀。

對於他們,哥只有羨慕,在他們的邏輯里,所有問題都能歸結於同一個原因,他們的心靈世界是如此質樸單純,實在是一群幸福的人。

但我們畢竟生活在現實世界,現實是,連瑞麗原副市長戴榮里都在個人公眾號里發文,懇求大家幫助瑞麗。

他的無奈哥能理解,瑞麗的情況天王老子來了也頭疼。

瑞麗是邊境線上的城市,從瑞麗最東的姐告貿易區,只要多走幾步路,就是緬甸的木姐市。

從空中看,兩個分屬不同國家的城市渾然一體,用肉眼很難區分。

瑞麗甚至有「一寨兩國」的奇觀,一個村子被國境線一分為二,在村里隨便串個門,就等於出國了。

疫情之前,這是優點,瑞麗因此成為中緬貿易的天堂。

疫情來臨後,緬甸木姐市的新冠陽性率一度超過了50%。

瑞麗漫長且沒有天然屏障的邊境線,瞬間成為軟肋。

瑞麗的疫情,次次都與從緬甸偷渡的人有關。

為了防止偷渡客,瑞麗出動了所有能動用的人力,在邊境線上設置了506個封控點,7400多人什麼都不做了,專門干邊防,24小時輪流值守在邊境一線。

能做的都做了,但仍然有漏網之魚。

生存是人的第一需求,不想死的人會想盡一切辦法活下去,無論是肉身渡河還是翻越無人區。

甚至是挖地洞,瑞麗警方已經抓到不止一個用這個辦法偷渡的人了。

危險的不僅是偷渡者。

壓垮瑞麗最重的那根「稻草」,是在邊境等待自首的人。

從6月開始,全國各地都在敦促躲在緬甸和柬埔寨的詐騙分子回國自首,福建、湖北等好幾個省都發佈通知,如果不回來自首,就註銷他們的戶籍。

一時間,來自首的人排起了長龍,光是瑞麗外等待的就超過了1萬人,防疫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瑞麗疫情中的德爾塔變異株,就是從自首的人中測出的。

不斷的衝擊中,這個邊境小城被新冠病毒一次又一次擊穿。

第一次破防,2020年9月,瑞麗查出2例感染者,封城。

第二次破防,今年3月,瑞麗查出117例感染者,封城。

第三次破防,今年7月,瑞麗查出31例感染者,封城,一直到9月才解封。

第四次破防,就在前幾天。

不少哥迷都經歷過封城,知道其中的痛楚,好歹能勸自己,熬過這些天就好了。

但瑞麗的反反覆覆,當地人不知道何時是個頭。

也難怪瑞麗人有怨氣。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新聞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31/1666339.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