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並非無稽之談:《紅樓夢》的真實作者是冒辟疆?

事實上,謎點和疑點重重,我們無法相信一個叫「曹雪芹」的人,居然除了《紅樓夢》,沒有在文學史上留下其它任何作品、活動和痕跡;也無法確定,一個沒有被記載在曹氏家譜,更沒有後裔的曹雪芹是否存在?

紅樓夢》,一直是文學界和史學界的熱點議題,紅樓夢研究成為正式的學科。然而,《紅樓夢》的作者到底是誰?卻一直沒有定論。

自從國學大師胡適考證認為《紅樓夢》是曹雪芹(曹霑)所寫之後,在長期範圍內,曹雪芹撰寫前八十回、高鶚續寫後四十回,就幾乎成為社會公認的結論。

但是,事實上,謎點和疑點重重,我們無法相信一個叫「曹雪芹」的人,居然除了《紅樓夢》,沒有在文學史上留下其它任何作品、活動和痕跡;也無法確定,一個沒有被記載在曹氏家譜,更沒有後裔的曹雪芹是否存在?如果存在,根據紅學家所考證的,曹雪芹在抄家去北京時只有虛歲5歲,那麼,他能夠了解和回憶起的奢華生活體驗,又能有多少?!

記者在初中開始讀紅樓夢時,就一直困惑於書中所精細描述的人物衣着打扮,完全是明朝風格,這根本不可能是清朝中葉的曹雪芹閉目就能想像出來的,必須是來自生活日復一日的親身經歷!

直到記者前往江蘇如皋,從一些學者口中得到了一個驚人的消息:《紅樓夢》的真正作者不是曹雪芹,而是如皋文人冒辟疆!

冒辟疆是明末四大君子之一、復社的重要成員,曾經在國難關頭與同仁發佈《留都防亂公揭》,揭露和批判了阮大鋮等閹黨餘孽。明亡後冒辟疆義不仕清,與董小宛歸隱如皋水繪園,上演了經典的愛情故事。

這些都是為人熟知的,可是——冒辟疆就是《紅樓夢》的作者?董小宛就是林黛玉的原型?

記者隨後來到著名的水繪園探訪考證,一下子就明白了,這《紅樓夢》還真可能是冒辟疆寫的!

為什麼?

因為水繪園的設計,幾乎就是大觀園的設計原型;而水繪園加上冒家的東府西府,與《紅樓夢》裏面大觀園加上榮國府寧國府,都是獨一無二的「兩府一園」格局!全國沒有第二個地方是這樣的建築設計!

更讓人詫異的是,冒辟疆居然是個「石痴」,臨死之前還惦記着他的石頭——上個世紀初,吳昌碩先生得到了這塊有冒辟疆印記的寶玉。而《紅樓夢》這本巨著,最初的名稱就是《石頭記》!裏面更設計了一塊頑石,化成通靈寶玉。

至於董小宛,不僅與林黛玉一樣,來自蘇州,擅長寫詩作畫,更是古代十大美食家之一,許多美食已經流傳下來,很有可能成為《紅樓夢》裏面諸多美食的靈感來源。

當記者來到冒辟疆與董小宛居室,看到了董小宛的畫像,第一感覺就是和《紅樓夢》裏面林黛玉的繡像太像了!叫她「顰兒」怕也不為過!

隨後,記者採訪了提出「《紅樓夢》的真正作者是冒辟疆」這一驚人論點的冒廉泉先生,更是得到了許多證據,慢慢形成了一個證據鏈,將《紅樓夢》的作者指向了冒辟疆!

專訪冒廉泉,證據指向冒辟疆

記者:可以不可以先請教一下您與冒辟疆的家族關係?是不是冒辟疆的後代?

冒廉泉:我姓冒,也住如皋,但我不是冒辟疆的後代。我是如皋冒家第一代冒致中的第20代後裔,而冒辟疆是第12代後裔,我們只有一個共同的第一代祖先。

記者:根據您的專業領域和工作經驗來說,應該是一個很嚴謹的人,為什麼會提出這樣一個有爭議的觀點?

冒廉泉:我是初中時期開始看《紅樓夢》,開始是全面接受胡適和俞平伯他們的觀點,但是,慢慢地,我發現曹雪芹不一定存在,可能只是個「化名」而已,即使真有,也不可能寫出《紅樓夢》,因為裏面有太多的如皋土話!退休後,我有了一點時間,去甘肅省、上海市和如皋市的圖書館檔案館,去研究資料,仔細比對冒辟疆的經歷,考證曹雪芹的身份,就更加堅信《紅樓夢》只能是冒辟疆所著!

一《紅樓夢》的作者只能是明末清初人

《紅樓夢》開頭就說:「作者自云:曾歷過一番夢幻之後,故將真事隱去,……看官你道此書從何說起?說來雖近荒唐……」

《紅樓夢》是「夢幻」,是「假雨村言」,但我們可以確認的,它具有自傳性質。

《紅樓夢》第二回賈雨村長篇大套的議論世間男女:「……若生於詩書清貧之族,則為逸士高人……如前之許由、陶潛、阮藉……石曼卿、柳耆卿、秦少游,近日倪雲林、唐伯虎、祝枝山……」。

文中如前之「許由……秦少游」等都是明代之前文學家、詩人。而「近日之倪雲林、唐伯虎、祝枝山」都是明代文學家、詩人。

胡適考證的生於清中期的曹雪芹(約1715-約1763)會把魏晉、唐宋時期指為「如前」,但不會把距他一二百多年前的元、明代(公元1271年-1644年)說成「近日」。

只有明代或明末清初時代人,才能把元代、明代視為近日!

而據浙江土黙然教授研究,《紅樓夢》前八十回中所出現的《豪宴》、《乞巧》、《仙緣》、《離魂》、《遊園》、《驚夢》、《相約》、《相罵》、《劉二當衣》、《寄生草》、《妝瘋》、《西廂記》、《牡丹亭》、《白蛇記》、《滿床笏》、《南柯夢》、《負荊請罪》、《琵琶記》、《吃糠》、《荊釵記》、《琴挑》、《上壽》、《長生殿》等劇目,都是元代雜劇、明代和清初的傳奇或雜劇,其中最晚出的《長生殿》創作完成於康熙二十七年(1688)。

這就是說,《紅樓夢》中涉及的戲劇,都是康熙中葉以前流行的戲劇,書中絕無1688年以後康熙中晚期以及雍正乾隆時期的任何劇目。

因此,《紅樓夢》作者應是極其熟悉明末清初戲劇的文人,而出生清朝中期的「曹雪芹」做不到。

還有,《紅樓夢》中的服飾、髮型全部是明代的。我們看王熙鳳「頭上戴着金絲八寶攢珠髻,綰着朝陽五鳳掛珠釵;項上帶着赤金盤螭纓絡圈;裙邊繫着豆綠宮絛,雙衡比目玖瑰佩;身上穿着縷金百蝶穿花大紅洋緞窄褃襖,外罩五彩刻絲石青銀鼠褂;下着翡翠撤花洋縐裙」。

如此過細的描寫,非親目所見是寫不出的。其他如寶玉、黛玉、寶釵、丫環、婆子、老爺、管家各式人等的服飾均有過細的敘述。因此可以想像,《紅樓夢》作者應生活在明末清初,親眼看到過如此服飾,才能作出如此過細的服飾描寫。

二比對冒辟疆與《紅樓夢》作者的幾大必備要素

那麼,《紅樓夢》作者到底是誰呢?換句話說,誰才能寫出《紅樓夢》?

冒廉泉先生認為,其作者必備的幾大要素是:

要素一:他必是明末清初的文學巨匠。

冒辟疆:明末清初江南四大才子之一、水繪園詩詞唱和的首領、詩詞集《同人集》總編。

要素二:應生於世代官宦書香之家,有貴介公子生活經歷。

冒辟疆:冒辟疆父輩上溯六代外放為官,五世冒鸞、十一世冒起宗貴為進士,其父冒起宗官至山東按察司副使,督理七省漕運,正是《紅樓夢》中的「所賴天恩祖之德」,號稱「巨富豪門」。

要素三,要有廣泛的社會交往來,醫卜巫娼都通。

冒辟疆:六次到京參加科舉,連續多日在南京桃葉渡招待賓朋,來者不拒,耗資不菲。後加入復社,參與發佈《留都防亂公揭》,退隱如皋水繪園後,也招待上千文友詩詞唱和,「士之度江而北,度河而南者,無不以如皋為歸」,冒辟疆擁有巨大社會聲譽和社會交往經驗,是著名的社會活動家。

要素四,熟悉女性,廣交女友,有豐富的女性故事素材。

冒辟疆:六次科舉,每次都流連南京與蘇州等風月場所,與秦淮八艷中的陳圓圓有婚約、在李香君住所三十天每天一論文問世、與董小宛歸隱九年、吳蕊仙更是為他專程趕到水繪園……他還與其他名妓往來。夫人一位,先後納妾五位(其中就有襲人晴雯型通房丫頭),好友在《冒姬董小宛傳》稱冒辟疆「所居凡女子見之,有不樂為貴人婦,願為夫子妾者無數」。其對女性之關心了解,可謂世間少有。

要素五,要有坎坷的人生經歷,乃至風塵碌碌,一事無成。

冒辟疆:六次科舉未遂,卻險些被阮大鋮抓捕殺害,歸隱後明朝覆滅,冒辟疆南下逃亡,結果僮僕被清朝大軍屠殺二十餘個,而資產被搶劫一空,家道中落。到晚年,冒辟疆庶出的弟弟變賣祖產,冒辟疆不得不搭建三間草房,把茅為蓋,掛席為門,繩樞瓦牘,僅敝風雨,靠賣字為生,正是《紅樓夢》中的「茅椽蓬牘,瓦灶繩床,其晨夕風露,階柳庭花」的原形。

三胡適對「曹雪芹」的考證依據,不足為證

《紅樓夢》第一回說:「曹雪芹於悼紅軒中披閱十載」。但關於「曹雪芹」的身世、經歷,人們一無所知。

他何時何地寫出這部巨著?還有哪些著作留世?他的後人在哪裏?

這些都引起學界廣泛關注和探索,也引起不少疑議。

胡適先生在1920年代考證出,曹雪芹是曹寅的孫子,曹寅是清康雍朝的江南織造世襲巨富。然而,據考證《曹氏宗譜》和清宮檔案,曹寅孫子輩記載,都沒有曹雪芹的名字。

冒廉泉先生認為,二百年來考證《紅樓夢》存在兩個誤區:

一是對「曹雪芹」這名字太較真,《紅樓夢》「曹雪芹於悼紅軒中披閱十載」這句話中,「悼紅軒」明明是假的,那麼,不存在的「悼紅軒」中,怎能坐着一位真實的「曹雪芹」在披閱《石頭記》(《紅樓夢》)呢?應該認定,作者杜撰的「悼紅軒」中坐着一位化名「曹雪芹」的人,在披閱《石頭記》。

「曹雪芹」是假名,現代叫筆名。魯迅姓周,巴金姓李,曹雪芹難道不能姓冒嗎?

二是主觀認定「曹雪芹」著作了《紅樓夢》,作者必須姓「曹」,其他免談。於是對號入座,在清檔案中找到一個曹寅,上下三代做過五十八年的江南織造,接駕康熙皇帝四次,是個顯赫富豪人家,「曹雪芹」必須生在這個曹家。

但是,從《曹氏宗譜》和清代宮庭檔案中,根本找不到曹寅後代有叫「曹雪芹」的人——直到上世紀初楊鍾羲發現敦誠著的《四松堂集》有「雪芹為楝亭通政孫」,這才給曹雪芹找到身世,成為胡適考證的最大根據!

但那句「雪芹為楝亭通政孫」是寫在一箋條上的夾注,是刊印《四松堂集》時才夾添上去的,不是敦誠的原文,可信度無從證明,這句夾注也許是當時書商出於賣書目的攀扯豪門的一個謊言,一個滿足學界和讀者好奇心的謊言,一個能為曹雪芹找到出身富家的美麗謊言。

不管怎樣,對於胡適來說,總算找到一個叫「曹雪芹」的富豪後裔,謝天謝地,如獲至寶!

冒廉泉認為,在清初康熙雍正盛行文字獄時代,作者要冒抄家殺頭的危險,動輒家破人亡禍及子孫,哪敢書寫真實姓名?那時的著作刊印大都是在著書人去世以後,因此,被一度視為禁書和淫書的《石頭記》,最初也只能以手抄本稍稍流行,作者為了保護自身和家族,故意擺出迷魂陣,《紅樓夢》開門見山說,「作者自云:因曾歷過一番夢幻之後,故將真事隱去,而借『通靈』之說,撰此《石頭記》一書也。故曰『甄士隱』云云」。

書上明寫參與撰書的有空空道人、吳玉峰、孔梅溪、曹雪芹、棠村五人,這五個人,是隱去真實姓名的虛構人名,都是假名,不過是「原應嘆息的假語村言」罷了(元、迎、探、惜,賈雨村)!

三冒辟疆 VS賈寶玉:同是情種

冒襄(1611-1693),字辟疆,號巢民,江蘇如皋人。生於明萬曆三十九年,卒於清康熙三十二年,年八十三歲。

冒辟疆出生在世代仕宦之家,幼年隨祖父在任所讀書,14歲就刊刻詩集《香儷園偶存》,明代後期著名畫家書法家董其昌為其詩集作序,把他比作初唐王勃。

冒辟疆生活在花柳繁華之地,錦衣玉食,奴僕成群,在生活上無憂無慮,出手闊綽,揮金如土,急公好義,同情弱者,他一介布衣,竟不惜千金,代行官府職責,屢屢救濟災民。

他第三次赴金陵鄉試,大會東林遺孤,出巨資租賃桃葉渡廳堂樓閣九所,招待同仁、食客數百餘人,多日方散。

影響所及,冒辟疆與陳貞慧、方以智、侯朝宗被稱為「四公子」,加入復社。

但冒辟疆仕途不順,憑他的才學早該中舉,可在應試作文中,他拋棄八股規矩,議論朝政,針砭時局,違背當局要求,六次鄉試未中,只上了兩次副榜。

《紅樓夢》中賈寶玉才華橫溢,厭惡八股文,厭惡仕途經濟,不求功名,與冒辟疆這些痛苦難堪的遭遇是完全一致的。

冒辟疆深受秦淮八艷等女孩愛戴,陳圓圓與他私定終生,說「可托終身者,無出君右。」卻不幸被搶掠去京;

在金陵科考,他就住在後來以桃花扇名聞天下的李香君閨房,三十天寫作三十文,李香君對他情深意濃;

董小宛見冒辟疆第一面就一見鍾情,幾次挽留,第二面就決定跟他歸隱遠走;

董小宛死後,吳蕊仙更是從金陵追至如皋,可惜當時冒辟疆已經另外有妾,吳蕊仙心灰意冷,決意遁入佛門,冒辟疆特意在冒家修建尼姑庵,讓這個「妙玉」居住!

據文獻考證,冒辟疆一生先後與十多位女性有過愛情關係,有名有姓的除夫人蘇元芳外,尚有王節、李香君、顧媚、陳圓圓、董小宛、范珏、沙九畹、楊漪炤、麻姑、吳琪、吳扣扣、蔡女蘿、金曉珠、張氏女,這些女性都能畫、善唱、會舞、擅詩,其中六人先後正式獲得小妾名分,可見冒辟疆天生對女性有親和力、吸引力,是現實版的情種賈寶玉!

《紅樓夢》中賈寶玉「極惡讀書,最喜在內幃廝混」,寶玉說,「女兒都是水做的骨肉」,「我見了女兒便清爽」,寶玉從骨子裏尊重女性,喜歡女孩,與冒辟疆的經歷和情感是完全一致的,寶玉對林黛玉的感情,和冒辟疆對董小宛的「天荒地老歌長恨,好懺應為再世因」、「九年一日千秋怨,腸斷衰殘抱痛來」的深沉寄託是一致的。

冒辟疆雖生富貴之家,但他終身未仕清廷,又不善經營祖產,坐吃山空,又遭遇兵荒馬亂清兵殺掠,家境衰敗,終於窮困潦倒,靠賣字度日,這和《紅樓夢》中賈寶玉的命運幾乎一模一樣。

再看看胡適考證的曹雪芹的情況吧:「雍正六年曹家抄沒後才全家遷回北京,當時曹雪芹尚年幼,按出生於乙未說,是虛歲十四歲;按出生於甲辰說,是虛歲五歲。」

拋開幼兒園的4歲曹雪芹,就說13歲少年曹雪芹吧,畢竟是個孩子,這點經歷寫不出大觀園場景,更想像不出「兩府一園」佈局。如果說一個孩子的經歷能寫出大觀園那麼多栩栩如生的女性,那是天方夜譚!

82版《紅樓夢》前言又寫道:「曹家回北京後的情況,文獻絕少記載」,就是說,不知他受過什麼教育,不知他在北京有什麼活動和作品,與誰交往,是否有女友……這些記載是零!對於一個才華橫溢的文人,簡直來說不可想像!

冒辟疆與賈寶玉還有一些共同點:

1.庶出弟弟被挑唆使壞

康熙十五年(1676年),冒辟疆庶出弟弟冒裔變賣了祖業,冒辟疆被迫另建草房「匿峰廬」。之後冒裔又在別人唆使下揚言冒辟疆有「通海」行為,擬告官,牢獄之災將臨,幸虧親友調停,冒辟疆破財,方得緩解。

賈寶玉也有庶出弟弟賈環,其母趙姨娘惡毒自私,平時教賈環許多壞點子,賈環故意撥翻燭台燙傷寶玉。

2.晚年草廬度日

1677年冒家開始中衰,冒辟疆建三間草屋居住,他寫道「把茅為蓋,掛席為門,繩樞瓦牘,僅敝風雨。」而《紅樓夢》開篇說「茅椽蓬牘,瓦灶繩床,其晨夕風露」。

五冒家 VS賈家:唯一的「兩府一園」

《紅樓夢》中的賈家建築格局是:寧國府、榮國府和大觀園。可謂「兩府一園」。作者描述精細備至,令人身臨其境,必有長期生活體驗。

而如皋冒家的建築格局是:東府、西府和水繪園。

且不說太多的建築相似了,就這「兩府一園」的格局,世間只有冒家,書中只有賈家,彼此一致,絕非巧合!

冒辟疆的族人,近代作家冒舒????(1914-1999),在1980年代《關於冒辟疆的故宅》一文中,回憶他童年時代曾在冒辟疆西府故宅居住:

「至今還有印象,大門朝東,縱橫均達一百米左右,範圍約一萬平方米,有屋百餘間……入大門後,白色四扇屏門,入屏門有南北甬道長約三十米,屏門後有垂花門(二門),進垂花門見一大院,即名著一時得全堂,枋間高懸董其昌手題的堂名額(後為日寇掠去)……冒辟疆在家業全盛時期曾蓄有崑曲家班,極負盛名,常在得全堂演劇以娛賓客……得全堂後有拙存堂,其左右耳房連同廂房都是內宅,後為凝禧堂,自成院落,南出是一組庭院住宅,正廳名五美堂,堂南首入一小院,有艷月樓,即小宛夫人所居。五美堂後是別有園,園有泛雪齋、西堂、瓷香齋、對山亭和迴廊諸勝,最西有五間建築名為妙香居。香儷園地處「得全堂之南,廊東北行為贈雲軒,東首有天鏡舫,舫前有洗缽池,正南是芝蘭軒……」

明代冒辟疆先高曾祖冒承詳富甲一邑,如皋冒家巷兩側,悉為冒家府第。當年冒辟疆居西府是冒辟疆祖父冒夢齡所建,冒辟疆父親與兩個庶出弟弟居東府。東西兩府規模相當,東府內留耕堂和愛日堂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仍保留舊時規模。

少年的冒舒?還見冒家巷內立有牌樓,上書「恩榮坊」。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歷史春秋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905/16426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