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毛澤東一句誣陷 張霖之部長被造反派活活打死

—因毛澤東一句話 部長張霖之文革被打死

作者:
張部長站在一把凳子上,上衣被扒光,在零下17度的嚴寒里凍着。他遍體鱗傷,雙手舉着木牌,又氣又凍,全身哆嗦。有幾個傢伙說他站得不直,就用小刀子捅他、割他……」59歲的張霖之,被紅衛兵活活打死。張霖之成為文革中第一個被打死的中共正部長級官員。

文革時期到處張貼大批判的大字報。

十年文化大革命中,中共搞的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毛的話是「最高指示」。毛的一句話,可以使人生,也可以叫人死。

毛澤東點名張霖之

文革是1966年5月16日爆發的。

1964年12月20日,在一次中央工作會議上,討論「四清運動」的主要矛盾時,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和中共中央副主席劉少奇發生爭執。

毛澤東說:「我們這個運動叫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不是什麼四清、四不清運動,什麼多種矛盾交叉的運動,哪有那麼多的交叉?所謂四清、四不清,什麼社會裏都能整;黨內外矛盾交叉,什麼黨都能用。沒有說明矛盾的性質。不是別的什麼主義教育運動,是社會主義的教育運動,重點是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

劉少奇「請教」毛澤東:「對這個派,我總是理解不了。走資本主義道路的人有,但資產階級都要消亡了,怎麼可能有什麼派?一講到派,人就太多了,不是到處都有敵我矛盾。煤炭部、冶金部,哪個是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毛不假思索,脫口而出:「張霖之就是。」張霖之是時任中共煤炭工業部部長。

劉少奇立即住嘴。他知道,如果再追問下去,不知道毛還會點到誰。

張霖之何許人也?

張霖之,河北省南宮縣人,1908年生,1929年加入中共。1949年中共佔領南京後,任南京市副市長。後任重慶市委第二書記和第一書記。1952年調到北京,任第二機械工業部副部長、第三機械工業部部長、電機製造工業部部長等職。1957年9月到1967年1月,任煤炭工業部部長,是中共第八屆候補中央委員。

江青、戚本禹的煽動

1964年,毛澤東點張霖之的名,毛的妻子、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江青,毛澤東、江青的秘書,中央文革小組成員戚本禹都知道。

1966年12月14日,江青接見北京礦業學院「群眾代表」時說:「你們剛才問到張霖之,我可以明白地說,他不是我們的人,是彭真的死黨,也可以講是私黨,就是親得很吶!小將們,你們一上陣,真是摧枯拉朽,就可以把他和支持他的中國赫魯曉夫打倒呀。」「我們要把張霖之這些走資派批倒批臭批深批透,批得他就像當年的托洛茨基一樣臭。」

1966年12月24日,戚本禹奉江青之命,到北京礦業學院,對造反派發表講話時說:「你們炮轟煤炭部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的行動好得很。張霖之是彭真的死黨,你們的炮火還不夠猛烈,還要集中轟,狠狠地轟。煤炭部在北京飯店對面,那裏發生點什麼,外國人都可以看見。你們搞得熱鬧了,在那裏、在大門口造反,可以震動全世界。」

有學生問:「有沒有這方面的材料供群眾批判用?」戚本禹答:「材料你們自己找。」「要活材料,不要死材料。」

張霖之被批鬥32天

1966年12月19日,根據中共的安排,張霖之到北京礦業學院「接受群眾的批評教育」,之後被扣押、審問、批鬥、折磨。

但是,無論造反派怎麼審問,他都拒不承認反對毛主席。當時,造反派經常高喊的口號是:「敵人不投降,就叫他消亡。」

1966年12月26日,是毛澤東的生日,一群學生呼啦啦擁進來張霖之的房間,沒等他看清這些人的面孔,一個黑大個對準他的腹側,猛擊兩拳,張霖之應聲倒地。他抬起頭,喝道:「不許胡來,不能武鬥。」話音未落,一個人撲上來,揪着他的頭髮,另一個人把一塊寫着「彭真死黨張霖之」的大牌子掛在他頭上。混亂中,張霖之的半邊頭髮被剃光;然後被押上樓外的大卡車,開始第一次游鬥。

此後,張霖之被拉到煤炭部機關、煤炭文工團、煤炭科學院等單位批鬥並遭毒打。

1966年12月28日,在煤炭部大禮堂舉行批鬥張霖之大會。當時參加會議的一位官員在日記中寫道:

「張部長被送至台上,強行按倒跪下。他使勁抬頭,李××、戴×猛撲上前,用力壓。接着,又有四個人一齊踩在他的小腿上,讓他無法再站。又有些人拿着一根釘着木牌的棍子插進他的衣領里,張部長拼力反抗,棍上的倒刺把他的耳朵、臉、鼻子都劃破,順着脖子淌血。會剛開完,李××和一群人扭着張的胳膊,穿過大、小禮堂游鬥,後又到院子裏鬥、大門口鬥。張部長站在一把凳子上,上衣被扒光,在零下17度的嚴寒里凍着。他遍體鱗傷,雙手舉着木牌,又氣又凍,全身哆嗦。有幾個傢伙說他站得不直,就用小刀子捅他、割他……」

1967年1月12日,張霖之的女兒到北京礦業學院看望父親。她後來回憶:「就在我焦急地在樓道里走來走去的時候,忽然聽見樓下傳來一陣吆喝聲,夾雜着嘲笑、怒罵和口號聲。我心砰砰地跳,急忙迎到樓梯口等爸爸。他一步步被押解上來,我的淚水止不住地流了下來——爸爸下身穿着媽媽為他下跪挨鬥買的棉褲,因為長,褲腿還挽着一截,上身穿着一件褪了色的軍大衣,爸爸的頭髮被從中間剃掉一半,胸前胸後各掛一個大木牌,手裏還舉着一個牌子。」

「爸爸看見我,情不自禁地喊出了我的名字,那幫暴徒一把抓住我,逼問爸爸我是什麼人,爸爸怕他們向我下毒手,不肯回答。他們就當着我的面,用皮帶抽打爸爸,邊打邊罵:『看你說不說,看你說不說……』。」

這一天,24小時,張霖之粒米未沾,滴水未進。他在寫交代用的白紙前坐了5個多小時,最後端端正正寫道:「我再次申明,說我在黨的會議上攻擊毛主席的那些話,純屬造謠陷害。你們搞了我這麼多天,費了這樣大的工夫,給我扣上死黨的帽子,可是沒有任何事實,今後像這樣的逼問,我一律拒絕回答。」

張霖之被活活打死

1967年1月21日,是張霖之到北京礦業學院「接受群眾批評教育」的第33天。這一天的大白天,張霖之舉着「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的牌子,被批鬥6個小時。晚上6點左右,張霖之精疲力竭地癱倒在床上。

忽然,外面一陣紛亂的腳步,看守王××和田××推門側倚,放進五六個人來,將張霖之拖到地上,接着強迫他跪在一張長方條凳上,脖子上掛上一捆東西,似沉重無比,汗珠噼里啪啦從他的頭上掉下來。原來,那是一個用褥子裹着的大鐵爐。見他顫顫巍巍,造反派一把抓住他的頭髮「幫助」他穩住這個鐵爐子。

然後,是照例的審問,張拒絕承認被強加的罪名。王××左右開弓,打得張霖之嘴裏連血帶沫子淌下來。之後,不知是誰,照凳腿一腳踢去,凳倒人翻。張霖之的頭被那個鐵爐子掇着,重重磕在水泥地上。造反派又把他揪起來,用帶鐵卡子的皮帶,軍用帆布腰帶,雨點般地抽打他。飛舞的皮帶鐵頭,打塌了他的左眉骨,打裂了他的後腦骨,打碎了他的襯衣。他下意識地蜷縮着,終於,兩眼發黑,撲倒在地。

1967年1月22日凌晨,滴水成冰的北京,59歲的張霖之,被紅衛兵活活打死。張霖之成為文革中第一個被打死的中共正部長級官員。

張霖之遺體的樣子

張霖之的妻子李蘊華和子女們是三天後才得到他的死訊的。當他們趕到北京東郊火葬場時,一位工人告訴他們,礦院造反派把遺體拉來,扔下就走了,要不是你們找到這裏,再過些時就火化了。

張霖之的女兒張克非,後來憶及當時的情景時寫道:「我們見到爸爸時,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個月前,他還笑着鼓勵我好好學習毛主席著作,積極參加『文化大革命』,現在卻孤零零地躺在地上。爸爸赤裸着上身,下身穿着條棉毛褲,光腳,嘴裏滿是紫色的血塊,背上儘是鞭傷、刀痕,頭上有幾處血洞……他的面容上凝留着憤恨,微張的嘴像在抗議。這是誰專誰的政,誰革誰的命?」

跟張霖之同年同月被整死的人

張霖之死去的當天,1967年1月22日,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發表社論《無產階級革命派大聯合,奪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的權》,其中寫道:「無產階級革命造反派最盛大的節日到來了!一切牛鬼蛇神的喪鐘敲響了!」

張霖之死前十幾個小時,1967年1月21日下午,東海艦隊司令員陶勇,在一口水井裏離奇死亡,54歲。張霖之死後第6天,1月28日,他在重慶的老同事、中共西南局書記于江震,被迫害致死,55歲。張霖之死後第8天,1月30日,山西省委第一書記衛恆,死於造反派的囚禁中,52歲。張霖之死前14天,1月8日,張霖之在西南地區的老戰友,雲南省委第一書記閻紅彥自殺,58歲。

中共高層內鬥的犧牲品

1964年,毛澤東為什麼說張霖之是「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我查了很多資料,找不到毛、張之間到底有什麼不可調和的矛盾。

有一種說法,是毛澤東、江青的秘書戚本禹說的,說張霖之當煤炭工業部部長時,中國有很多礦難,死了不少人。1960年5月9日,山西大同礦務局白洞煤礦瓦斯爆炸,造成680多名礦工遇難,震驚中央。毛澤東兩次聽取匯報,國務院有關部門負責人趕赴現場參與指揮救援,軍隊也派飛機運輸搶險物資。

張霖之的兒子張光渝說,上述礦難發生是事實,他的父親作為煤炭工業部部長,對全國所有礦難事件負有第一位領導責任。但是,正是在這次礦難後,張霖之領導的煤炭部開始清理大躍進時期盲目抓產量,忽視安全生產的錯誤,大力推進煤礦安全生產建設,煤炭安全生產取得了顯着成績。不能以1960年的礦難否定1960年至1966年張霖之做的這些事。

問題是,1958年毛澤東發動大躍進運動,導致全國餓死了幾千萬人,製造了中華五千年歷史上乃至人類歷史上餓死人最多的大災難。這是誰的責任?毫無疑問,毛要負第一責任。但是,毛不僅沒有承擔任何黨紀、政紀、法律責任,相反,1961年,毛會見法國社會黨領袖密特朗時,針對西方有關中國發生大饑荒的傳言表示:「我再重複說一遍,中國沒有饑荒。」餓死幾千萬中國老百姓,毛根本不當一回事!

那麼,1964年毛為什麼點名張霖之?實際上,毛嘴上說的是張霖之,心裏想的是劉少奇,只是當時毛打倒劉少奇的時機還不成熟而已。

1966年文革爆發後,毛在中央打倒了「黨內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劉少奇,在中央部委和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也要打倒一批劉的「代理人」。於是,煤炭工業部部長張霖之,成了劉在中央部委的代理人之一,雲南省委第一書記閻紅彥等,成了劉在地方的代理人。

至於為什麼張霖之、閻紅彥等被打倒,對毛來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張、閻等不過是毛打倒劉少奇的犧牲品而已。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5/1632923.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