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剛剛,這個"戰狼"大號崩了 數百萬粉絲欲哭無淚

他的文風吸引來的,一定也是那些思維簡單而執拗,容易被洗腦的粉絲。這些人才是他的目標受眾,所以這種「逆篩選」是黃老師有意為之。據說是北大畢業的他應該非常明白,騙傻瓜就是需要傻瓜式的騙術。文章太長不幸,邏輯太複雜也無用,直接上「驚天體」就完事兒了。

別笑,我也學寫一下黃生老師的「驚天體」。

各位好,看了這個標題,你是不是以為我要變風格?不是的。

這個標題,是我在向「驚天」體的首創者、坐擁百萬粉絲的大v、金融界裏最喜歡談國際、國際界自稱最懂金融、金融國際兩屆最懂韭菜收割技術的知名公號《黃生看金融》「致敬」。

對這個號有耳聞的朋友應該知道。此號幾年如一日,標題一直都是這種風格的文字。

在該號的描述中,美國每年崩潰十來次,日本每年嚇尿十來次,歐盟日常「想通了」決定棄暗投明,俄羅斯無數次拍案而起,我們則隔三差五就挫敗一個國際「驚天騙局」。

而這個號的崛起和倒掉,都是一種很有意思的文化現象,我們來解析一下這事兒。

1

深圳公安局福田分局昨日發佈《關於「喜投網」平台的案情通報》,全文如下:

解釋一下,這個案情通報中說的「黃某」,就是《黃生看金融》公號的號主,其實早在半年前,網上就已經傳出了他涉嫌非法集資讓不少投資者損失巨大,已經被限制出境的消息。當時大家都預判這傢伙混不長了,我當時還寫過《為什麼我寫不了「美國害怕了」「日本嚇尿了」》一文,歡送了一下黃生老師。

可惜我歡送早了,在短暫的停更了幾天之後,黃老師「垂死病中驚坐起」,開始繼續頻繁的更新着他的微博、微信,並且繼續每天咒罵着西方怎麼怎麼反人類,美國怎麼怎麼即將崩潰云云。讓人懷疑之前對他指控都是謠傳。

不幸的是,黃生先生最終還是沒挺的過那些他一個月預言無數回要「崩潰」「解體」「血流成河」的國家,自己先崩了,而他那些給其喜投網投錢的忠實粉絲們,想必現在也感受到了黃老師成天說的「血流成河」、「徹夜無眠」到底是什麼感覺。

當然,這話其實也兩說,黃生老師雖然進了局子,但他的公號其實並沒有被封掉,一星期前,他最後一篇雄文《今天,三重圍剿,殺機四起》下面,還有十萬加的閱讀,1.1萬的點讚,1萬的在看。

在這個其他微信公號經常寫着寫着就404的年代裏,這麼一個被指利用關注非法集資已久、甚至已經被公安部門逮捕的人的公號,居然硬硬朗朗的活到了現在,這真是個奇蹟。

而更讓我感覺是奇蹟的,是這個號的文章質量之拉胯。

文章配圖和行文毫無美感這種事兒咱就不說了,單講他的行文邏輯結構,真讓我想起流行過前幾年流行過的笑話:

在陰暗潮濕的北京某地下室,一個瘦弱青年手恰2塊錢一包的香煙愁眉緊鎖,他陷入沉思:國家下一步該怎麼走?美國的封鎖該如何突破?如何收復台灣?如何保衛南沙和釣魚島?如何剿滅反華勢力?一個個難題都需要他思索,抉擇……

恰在此時,突然傳來了咣咣的敲門聲:開門!查暫住證!

我看黃生老師寫國際問題分析文章,就感覺他的文都是給笑話中的這類青年量身定製的。專門為這號人答疑解惑。

在他的描述中,各大國之間的博弈水平,都長期穩定在幼兒園中班和大班之間,黃生老師高瞻遠矚,站在小學一年級的高度上智珠在握、談笑風生、指點江山、揮斥方遒,解讀出革命形勢一派大好、帝國主義來日無多的萬千氣象,引他的一眾腦殘粉紛紛頂禮膜拜,然後心甘情願的奉上錢包,讓黃老師的「喜投網」吸透了……

前兩天我曾經說過,某位老師寫的國際分析文章與正經國際觀察之間的關係,是《鋼鐵是怎樣煉成的》與冶金學之間的關係。

那麼照此推論,這位黃生老師的國際分析與正經國際觀察之間的關係,就是1+1=3與哥德巴赫猜想之間的關係——風馬牛不相及也就算了,你還故意告訴人家個錯的,以便更加慘無人道的割讀者的韭菜。

2

這樣公號為什麼能火呢?起初我也很奇怪,直到後來我想起了日本多年前一則舊聞。

21世紀頭十年的時候,日本有段時間曾經盛行過一種「俺俺詐騙」(オレオレ詐欺),涉案總金額高達數十億日元,全日本數以百計的受騙者傾家蕩產、徹夜難眠、欲哭無淚!日本社會發生驚天崩潰!!

啊……不好意思,說着說着又黃生老師上身了。

咱正經說……

那麼,這麼大的詐騙案,騙術手段應該很高端嘍?恰恰相反,日本警方的調查發現,騙子行騙手法非常之低級——甚至可以說是弱智:

他們用一個手機打到某人的家裏。

受害者剛說句「毛西毛西」,騙子就故作急切的對受害者說:「爺爺(或奶奶,稱呼根據對方聲音而定),是我啊,我啊,我遇到了麻煩,急需用錢,把錢打到xxxxxx賬戶上,要快啊!」

在確認對方記好了賬戶號碼之後,騙子就掛了電話……

就這麼簡單嗎?

真就這麼簡單!

由於日語中男性的我是「俺(オレ)」,受害老人在發覺被騙報案後,能記住的往往只有那幾聲急切的「俺」「俺」,所以「俺俺詐騙」就此得名。

這種詐騙在日本太有名了,以至於梗都被用到了動漫中……

可是這種詐騙的屢屢得手,讓日本輿論感覺特別吃驚、沒面子:我們日本都文明開化這麼多年了,怎麼還會有那麼多人上這種當呢?騙子的騙術咋這麼低級呢?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

後來,有犯罪學專家專門做節目給大家條分縷析,才解開了這個迷:

首先,騙術簡單、幼稚,恰恰不是「俺俺詐騙」的弱點,而是它的高明之處。能上當的傻瓜只會被同樣傻的騙術騙到。騙術太複雜,反而影響他們的受騙效率。

低級,漏洞百出的騙術,反而能夠幫助騙子以最快速度、最高的效率篩選出誰才是這場騙局的目標人群。

其次,因為騙術簡單,所以騙子可以更肆無忌憚的捏造急切的口吻、堅定地語氣和着急的催促。讓習慣於單向思維的受騙者堅信不疑。因為軸人只能被特別軸的言論所蠱惑。

再者,不要把這種低級騙術的潛在受眾想的很少,恰恰相反,因為騙術低級、容易上當的人反而最多。因為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在大多數時候,就是又傻又軸的。

21世紀頭十年,正是日本功能手機大眾化的年代,很多中下層老人第一次接觸這種新鮮玩意兒,他們平素就因獨居而孤獨,猛然接受到這種來電,很容易就跟着走了。

所以那些對「俺俺詐騙」看不懂的人,他們其實是看不懂大眾和人性:大多數人在大多數時候,給他們一個爆炸性的情緒導火索(比如親人被綁架,亦或者極端民族主義),他們就很容易被蠱惑。

3

把「俺俺詐騙」的特點帶入到黃生老師寫的那些公號文里,你會發現各個環節是那樣絲絲入扣。

首先,黃生的「國際分析」是邏輯幼稚、行文簡單的,很多但凡對國際常識略知一二的人都不會上套,但這恰恰幫助他快速鎖定了自己的目標受眾:

他要的壓根不是那些有基本判斷能力和知識儲備的人,這種人粉了他也不會買他的理財產品,他何必費這個周章呢?

他的文風吸引來的,一定也是那些思維簡單而執拗,容易被洗腦的粉絲。這些人才是他的目標受眾,所以這種「逆篩選」是黃老師有意為之。據說是北大畢業的他應該非常明白,騙傻瓜就是需要傻瓜式的騙術。文章太長不幸,邏輯太複雜也無用,直接上「驚天體」就完事兒了。

畢竟黃生老師的文章,是寫給這種受眾的……

其次,因為他邏輯是幼稚的,行文是簡單的,論據是胡編亂造的,所以更方便他用一些無比堅定地口氣把一些很極端的話說出來。

在這方面,黃生老師比xx、xxx、xxx、xxxx等等前輩都有優勢——他沒有絲毫官方背景,說起話來更加鐵口直斷,能故作驚人之語。

而這又正對了他那批目標受眾的胃口,無知者不僅無畏,而且更容易固執己見。看到黃老師用如此堅定地語氣寫的「震驚」、「嚇尿」的文章,他們覺得自己愛國心被激盪的無法自控,把黃老師視作自己的知己甚至導師。有很多長輩看到這種文發了朋友圈還不算,甚至會轉到家族群里,監督、逼迫自己的晚輩必須關注這個「愛國大號」。

所以黃生老師文章的擴散力,是大多數號無可比擬的。

最後,黃生老師的大火,趕上了「用戶下沉」的好時候。

和日本前些年的功能手機普及化類似,眼下的中國遭遇的是智能手機的鋪開,互聯網的用戶下沉,很多原本高端的知識類APP被成批的小白、中白、老白佔領、淪陷,這已經是一個公開的秘密了。

一個殘酷的現實是,眼下的互聯網自媒體被拿來做商業評估。不是以你所吸引粉絲的素質論英雄的,真正決定公號「營收能力」的,永遠只是粉絲數量和「好忽悠」程度、

說一個我切身的例子:

我是怎麼知道有《黃生說金融》這個號的呢?是一位廣告商的推薦,而這個廣告商之所以把此號推薦給我,是因為他總說:「你這個號粉絲質量不行啊!」

我聽了以後非常生氣,我的號留言質量那麼高,讀者互動那麼有水平,粉絲質量哪裏不行了?你舉個「行」的我看看?

然後他就給我推薦了黃生老師的大號,我看了以後才明白。原來廣告商所謂「粉絲質量」和我心中的剛好是相反的概念。

廣告商眼裏,那些讀書少、沒主見、情緒高、號主一煽動就果斷入坑的粉絲才是好粉絲。至於我吸引的讀者,他們有自己的思想和判斷,我寫個柏拉圖都有人要跟我辯論一下。廣告文案在我這裏投,效果當然沒有人家的好。

於是這就形成了一種悖論,人家的號確實寫得low、閱讀門檻極低、用戶素質差,但吸金能力可觀。你的號也許文章質量不錯,閱讀門檻高,讀者個個高素質,但不掙錢。

以輿論質量而論,當然應該你活他死,但很不幸,當今的互聯網傳媒本質上是門生意,黃老師還是用忽悠的手段做生意,咱當然打不過他。

更別說黃老師還有「愛國」這個金鐘罩護體,這就更不能與其爭鋒了。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這些年做科普的、寫歷史的實誠文化人公號紛紛折戟沉沙,反而是黃生老師、白雲先生這種打着「反美愛國」的旗號、行割韭菜之實的公號越來越火——我們不過是文人,而人家本來就是生意人。在他們眼中,寫文是生意、反美是生意,「愛國」也是生意。

4

行文至此,本來可以結尾了,但我想再多囉嗦兩句。

我看到有人戲言說他還挺喜歡黃生的,因為黃生的那幫粉絲本來就只配看他的那種文章、被他割韭菜。那是一群有底線的公號都討好不了的受眾,是個一般人都擠不進的「生態位」。就讓他們和他們的受眾玩「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遊戲好了,騙和被騙都是活該。他們是輿論「生態平衡」的一部分。

我承認這種觀點部分是正確的,你看去年「至道學宮」、「白雲先生」倒掉了,「黃生看金融」馬上頂缸上來大火,眼下「黃生看金融」似乎要倒,保不齊馬上又出「紅生」「綠生」之類的接盤。

畢竟韭菜蹭蹭的長勢喜人,鐮刀們早已饑渴難耐了。

可是我實在不想看到這一幕的發生。不是心疼韭菜,而是心疼我們自己。

恰恰是生物學告訴我們,一個「生態位」上的物種如果活的太肆無忌憚,那麼遲早對整個「生態平衡」將是一場災難。

比如距今25億年以前,地球上由於剛剛出現的藍細菌大量繁殖,二氧化碳、甲烷等溫室氣體被急劇消耗,導致氣溫急劇下降,地球進入了整整7億年的「休倫冰期」,這個時間比整個顯生宙還長的冰河時代,差點就掐滅了剛剛燃起的生命之火。

任何生態位的極端暴走,都會給大環境造成不可逆的影響。

同樣的道理,在中國的輿論場上,如果縱容黃生、白雲這種人打着「反美愛國」等旗號,行割韭菜之實,不斷製造「驚天體」騙粉。輿論遲早會走向極化、瘋狂和暴走。

到時劣幣驅逐良幣,中立、理性而真正優質的讀者都棄看公號,網上全是黃老師的潛在粉絲,你的文章不按照「美國崩潰」「日本嚇尿」「普京虎軀一震」這個套路寫就無法騙點擊量。戰狼文就會越寫越瘋——事實上,這個惡性循環眼下已經開始了。

鬧得太不像話、實在有礙國際觀瞻的時候,我估計遲早會遭到管束、整個平台被一關了事。

到那個時候——按黃生老師的筆法——就該整個輿論場「驚天崩潰」,廣大受眾「徹夜無眠」,全體靠寫文為生的人都「欲哭無淚」了。

我們但願,這樣的「生態失衡」,不要到來。

願理性的公號和理性的受眾多一點,白雲和黃生能有一天絕跡江湖。

Ps:今天的文章其實我寫的挺無奈的。黃生這種人的大行其道,讓我想起郭德綱常說的那句定場詩:

守法朝朝憂悶,

強梁夜夜歡歌。

損人利己騎馬騾,

正直公平挨餓。

修橋補路瞎眼,

殺人放火兒多。

我到西天問我佛,

佛曰:我也沒轍!

不過我們好歹不算完全沒轍吧。至少本號的讀者,我相信都是我值得信賴的理性的朋友。感謝你們的支持,願我們一起守衛理性的明燈。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海邊的西塞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720/1621670.html

言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