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謝田:美國今天還會把直升機推入大海嗎?

作者:
這個故事是那麼的感人,美國海軍學院(Naval Institute)在其推特賬號上,在這個事件的紀念日,發佈了這張照片。一位正義網友看到照片後說,「我的眼晴濕了。狗日的馬克思主義用人類做所謂的科學試驗,殘害了多少人?熱愛生命,逃離共產主義!」另一位網友說,這是「人性的光輝!」

四十五年前越戰的一幕,今天還在感動着世上許多人。美國在越戰後期,拯救了大量逃離共產黨迫害的越南人。圖為2018年美國越戰紀念碑前的海軍軍人

今年四月底的一天,在推特上看到了一張越南的私人小飛機、降落到美國航空母艦上的老照片。這是一張凸顯人類善念的黑白照片,當時看了頗為感動,就順手把它轉推了出去。轉推之後,引發了許多的議論,各種角度和各種觀點的人們都有,說什麼的都有。很多中國人還不相信,說照片是編造的。為什麼有許多中國人看到善良的事情之後,第一念就是不相信?是不是因為人們自己沒有善念,不相信世界還有善良、真誠?撫今追昔,人們不免會去思考,換成今天的時代,今天的國際局勢,這樣的事情還會發、美國軍隊還會把價值千萬美元的直升機推入大海嗎?

整整45年前的故事,是這樣的。1975年,為了逃避北越共產黨人的入侵,南越空軍的一位軍官偷了一架私人的塞斯納(Cessna)小飛機,帶着他的妻子和五個孩子,降落在美國中途島號航空母艦的甲板上。當時美國航母的司令官,下令把超過1000萬美元的十幾架直升機推入海中,空出跑道,好讓小飛機能順利降落。因為航母上的艦載機,都是有尾鈎的,降落時可以勾住跑道上的攔阻索,可在很短的距離內停下來。而民用的小飛機沒有這樣的尾鈎,雖然是小飛機,也需要較長的跑道。這位南越空軍少校(SVAF Maj.)的名字,是Buang-Ly(邦利)。

這個故事是那麼的感人,美國海軍學院(Naval Institute)在其推特賬號上,在這個事件的紀念日,發佈了這張照片。一位正義網友看到照片後說,「我的眼晴濕了。狗日的馬克思主義用人類做所謂的科學試驗,殘害了多少人?熱愛生命,逃離共產主義!」另一位網友說,這是「人性的光輝!」

但看到照片的一位大陸網民卻說,「明顯就是編的,飛行甲板上如果堆滿飛行器連一架小飛機都無法降落,那麼艦長應該被撤職,怎麼調度的。」還好,知識豐富的網民立即回應說,這個場景他看過視頻,真實性沒有問題。筆者回復他說,「不要輕易否決你還不完全了解的事,看看相關的圖片和歷史的記述,你就知道了。」還有的人直接開罵,「太扯蛋了!沒有直升機會停在跑道上,除非有飛行任務需要馬上起飛,其次就算違規停放飛機,直接起飛也比推下海要簡單快捷得多,發這種低質假新聞就是自砸招牌!」他也不調查一下,就說別人在釋放假新聞!

有些較真的網友提出了許多問題,比方說「幹嘛不讓直升飛機起飛」,而要推入大海?筆者最初其實也有同樣的困惑,所以繼續做了一些文獻搜索,發現了背後的原因。

從1975年4月29日到30日,美軍最後撤離越南。當時共有1,373名美國人和5,595名越南及第三國的國民,從美國大使館撤離。中途島號航空母艦變得非常擁擠,以至於他們不得不將直升機推進海中,以為新來者騰出空間。從相關的圖片上可以看出,航空母艦的甲板上密密麻麻,堆滿了直升飛機。這艘中途島號航空母艦,現在就在加州聖地亞哥的中途島號航空母艦博物館,供人們參觀。

為了救一家人的生命,美國軍人會毫不猶豫,把價值一千萬美元的十幾架直升飛機推到海里,中國人會覺得很難想像,自然有人不信。這也不難理解,因為人們已經不相信生命的值、自由的可貴、和打擊共產主義的必要了。但是今天的美國,還會做出同樣的舉動嗎?也許能,也許不能,恐怕要看當事之人。人類社會的道德,已經大幅度的下滑,人類社會抗擊共產主義的決心,可能消失殆盡!

中途島號航空母艦當時的艦長,是勞倫斯•克里夫蘭•錢博斯(Lawrence Cleveland「Larry」 Chambers),他是美國海軍學院畢業的第一位獲得「船旗官」(Flag rank)地位的黑人將領,也是第一位黑人的航母艦長,最後他成了一名海軍上將。所謂的「旗官」(Flag Rank),是美軍中的高級軍官,其職權足以懸掛一面特殊的旗幟,以標記他行使指揮的地位。錢博斯在擔任中途島號艦長、指揮「常風行動」(Operation Frequent Wind)的時候,做出了這個決定,把價值上千萬美元的UH-1 Huey直升飛機推入大海。但他的這個大膽決定,也引起了很大的爭議。

1975年4月的「風行動」中,錢博斯的航母被要求全速前進,抵達南越海域,營救美國和南越人士,因為北越共產黨軍隊正在襲來。當時,航母從菲律賓的蘇比克海軍基地出發,駛向越南。救援行動開始後,航母甲板上很快就擠滿了來自南越軍隊的直升機。南越空軍少校邦利(Buang-Ly)帶着妻子和五個孩子(一歲到六歲)、全家七口人擠進了兩人座的塞斯納小飛機。他起飛後一邊躲避北越共產黨軍隊的地面炮火,一面在海上發現了中途島號航母。中途島試圖通過緊急頻道跟他聯繫,但聯繫不上,邦利則打開了降落燈,在航母上空盤旋。他的油料有限,因為超載帶着小孩,也不能在海上迫降。邦利在航母上空轉了三圈之後,低空通過,從空中扔下來一個塞在手槍皮套里的紙條,說要在航母上降落,但需要移開一些直升飛機。邦利他從來沒有見過航空母艦,更別說在航母上降落了。

錢博斯與他的上司、中途島打擊群的司令官、海軍上將威廉·哈里斯進行了商議,哈里斯持反對意見。但錢博斯最後還是下令,讓邦利可以在航母上降落。甲板上的攔阻索被撤走,所有不能安全轉移走的直升飛機,價值一千萬美元,都被推入南海。當時天正下着小雨,海面風速是15節,錢博斯命令航母以25節的速度頂風行駛。當時的航母上,已經密密麻麻擠滿了各種各樣的直升機,曾經同時有26架直升飛機在航母上空盤旋,等待降落。正當甲板上忙碌準備的時候,又有5架UH-1救援直升機降落下來,錢博斯下令把它們也推入了大海。錢博斯知道,如果他不騰出空間讓邦利降落,他的小飛機和夫妻二人、五個孩子,就只能在甲板上墜毀。

最後,邦利成功迫降,留下了這歷史的一幕。邦利一家,後來都成為國公民,他們是當時撤退行動中,從越南逃出來的13萬越南人中的一員。中途島上的美軍士兵們還湊了一筆錢,幫助邦利全家在美國落戶;邦利的那架小塞斯納飛機,如今在佛羅里達Pensacola的海軍航空兵博物館裏展出。

錢博斯當時呢,剛剛當上艦長四、五個星期,他原以為他下的命令可能會讓他受到軍法的處置。最後,應該至少有十幾架直升飛機被推進了海里,但錢博斯知道自己可能面臨處罰,所以他故意沒有準確的計數究竟有多少架。當然,他最後沒有被處罰,他保住了艦長的位置,後來還升為海軍上將。

回到題頭的問題,美國在今天的時代,還會把直升機推入大海嗎?一位網友說,「那時的美國正氣凜然,美國人民俠義忠膽。如今的美國已經渾渾噩噩,美國人民也開始得過且過了。」筆者則相信,絕大多數的美國軍人、美國民眾,美國堅持生命價值、堅持保守主義、堅持傳統、堅決反共、堅持信仰的人們,他們今天應該還是會這樣做的。如果沒有上司下令,他們會自行這樣做;如果有上司下令阻止,他們甚至可能抗命。但我們也不得不說,今天美國的許多人、許多政客,從他們對共產主義的勢力曖昧的態度看,從他們在金錢和道義的選擇中缺乏道德脊樑的品質看,恐怕就很難做到這一點吧。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07/1590012.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