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將三個貴州人跪地公審即刻處決:佤邦實錄

【摘要】作者從最近一則中國新聞《三貴州男子緬甸佤邦多次綁架搶劫被判死刑立即執行,公審公判引發關注》切入寫起,以幽默、詼諧的文筆,縱論百年、暢談今夕,揭露了中共兩面三刀的醜陋面目、劣跡斑斑的不良歷史以及外強中乾的虛弱本性和逆天而行的荒謬現實;並順帶譴責、嘲弄、鞭撻了緬甸非法政變的軍事集團和在中共羽翼下無法無天的緬甸獨立武裝。

高瞻:兩周前,國內眾多媒體報道了一個標題為《三貴州男子緬甸佤邦多次綁架搶劫被判死刑立即執行,公審公判引發關注》的消息,作者如獲寶藏興致勃勃不厭其煩地詳盡細述了事情的來龍原委。海外華人傳媒看到也隨即轉載,還另外加上更吸引眼球的題目:《3中國男在緬甸被執行死刑畫面:跪地目光呆滯》。

看着新聞里的配圖和文字我嚇了一跳:這特麼確定是四月份的緬甸、不是八三年的中國?廣場上掛着大幅漢字標語“公審大會”,犯人一律五花大綁、按倒跪地,當眾審判、迅速裁決、宣佈死刑後直接押赴刑場處決:這一切讓我瞬間回到那些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至今思之猶自膽寒發抖恐懼戰慄的無法無天的歲月——今天沒吃過豬肉的孩子們,反倒初生牛犢不怕虎地拍案新奇。再讀讀幾個人的罪狀,都是大家每天可見、耳熟能詳的入室盜竊、搶劫、勒索、限制人身自由、持刀傷人等,十個同案犯贓款所得統共不到五十萬。這點案值,即便放在嚴刑峻法、亂世重典的中國,充其量也就判個二十年。這三個沒文化的倒霉蛋,一定是聽多了有關那個化外蠻夷所在是如何如何無法無天的傳說,一廂情願、潮州八千地深入不毛,不辭勞苦、雪山草地的跑到嶺南百越蠱毒之域去打家劫舍,結果屈死異邦、焚骨瘴江。他們哪裏知道:那種無法無天,正是要報應在他們身上呀!

今日的佤邦,緬甸官方正式全稱“撣邦第二特區(佤邦)”——撣邦一共有佤邦、果敢、克欽、小勐拉四個特區——。這個名字,實在是給它臉上貼金;它出身和實質的合適稱謂應該是“佤邦武裝叛亂集團”——不過考慮到緬甸現今當道本身就是上樑不正、貨真價實的頭號武裝叛亂集團,所以也就沒必要非揭瓦邦這個老傷疤了。

佤邦及其名義上家撣邦的歷史沿革極為複雜,腦袋懵懂一點的根本別想搞明白;不過今日的佤邦和傳統的佤邦基本沒什麼關係,而是上世紀六十年代誕生的地地道道的緬甸版本三股勢力的殘存碩果。當年的三股勢力、過去的叛亂集團,今天卻被非法的中央鄭重地承諾和鴕鳥地默許為合法的邊區政府、實際的國中之國,給予了主權國家能夠擁有的一切,除了偽中央的無可奈何,或許也有兵匪一家、本是同根、殊途同歸、我見猶憐的惺惺相惜心理作祟。僭主竊位下的草寇山澤,不無法無天的加磅翻番,又怎麼可能呢?

不過,這還不是佤邦以及果敢、克欽、小勐拉等四個撣邦連襟特區最奇葩的,它們獨一無二之處在於是中國在世界上絕無僅有的幾塊准飛地——不是飛地,勝似飛地:那裏官方語言是漢語,法定貨幣是人民幣,政府行文是簡體漢字,學校通用教材是人教版,固定電話是雲南當地區號,網絡手機被中移動聯通壟斷,水電煤氣全是中國提供;他們也有領導自己的核心力量,比如佤邦叫“佤邦聯合黨”,他們也有自己的偉大領袖和新時代思想,他們的領導集體也叫黨中央、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和中央辦公廳;黨的絕對領導下也有人大、政協、青年團,各個地方有黨委,基層有黨支部;佤邦的人民軍隊叫佤邦聯合軍,軍隊同樣有政委、指導員、團黨委書記和連支部書記;他們的醫院也叫人民醫院,他們定期開公審大會,他們整天集會、宣誓、歡呼、聲討、表忠心、回頭看、守政治規矩、穩定壓倒一切、學習中央精神、領導講話和黨的文件……雖然想像力貧瘠、創新性缺乏,但高舉緊跟、愛國護黨、赤心效忠、血濃於水,可比香港強的太多了:大陸和香港是一國兩制,人家和中國可是兩國一制啊!同樣,他們核心的執政能力也比香港強得太多了:剛剛二十幾年,香港幾任特首就把自己的地盤搞得雞飛狗跳,人家三十年了,反而愈來愈萬眾一心、同仇敵愾、眾志成城。

佤邦人民的英明領袖鮑有祥,牢記毛主席的諄諄囑託。(圖片來自網絡)

三十年建設和發展的偉大成就,都是在聯合黨的正確領導下實現的。(圖片來自網絡)

到了佤邦這些特區,活像大白天見到鬼,一下回到今天和文革時代的北京。街上時刻可見“緊密團結在以江、胡、習為核心或總書記的黨中央周圍”的口號——為什麼本國人要緊密團結在外國人的黨中央周圍?局外人難以明白,顯然這是中國黨幼年的童子功今天當傳家寶傳給了二代,而佤邦他們也樂於拼爹和狐假虎威——;每次中國黨代會、兩會召開後,都會掛出熱烈歡慶的大幅標語;每晚定時播放關於領導活動、宣傳主旋律和正能量重大政經消息的特區新聞聯播;新聞編排無論屁大小事也一定以官職大小為序;每次中國大慶或者閱兵,特區主要領導都受邀趕赴北京獻賀、觀禮,等等。

沒有聯合黨,就沒有新瓦邦;聯合黨的光芒,永遠照耀佤邦。(圖片來自網絡)

佤邦的鋼鐵長城。(圖片來自網絡)

佤邦兒女多奇志,不愛紅裝愛武裝。(圖片來自網絡)

撣邦這幾個特區成為中國的准飛地大有來歷。

說起上面這些地方,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十九世紀末,英國把它們變成自己的保護地,但清朝和民國一直不予承認。二戰後,這些英國保護地和相鄰的英國另一個保護國緬甸聯合,向宗主國爭來獨立,成立了緬甸聯邦。可是,這些本來和緬甸就沒什麼淵源、後來又被戰敗的國民黨李彌部隊控制了的各邦,對緬甸始終或貌合神離或公開造反,弄得緬甸政府一地雞毛。1960年,為了睦鄰友好、反帝大業和國際形象國際信譽,加上那個時候乍得天下,還是暴發戶心態,“反正都是白來的”,因此對祖產和“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的領土不像今天這麼強迫症,所以如同慷慨贈與友邦的無數領土一樣,中國也正式放棄了對這幾塊故地的聲索——儘管一直沒有放棄拳拳之心。

“軍民團結如一人,試看天下誰能敵”。(圖片來自網絡)

認真學習、領會中央精神,做領袖放心的立場堅定的好戰士。(圖片來自網絡)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01/1587529.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