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思敏:中共宣傳建黨百年 全國征地拆遷捧場?

作者:
北京「香堂文化新村 」大規模拆遷。2月16日,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楊玉聖開始絕食,希望引起輿論關注此案。北京昌平區崔村鎮香堂在十多年前建成,一度成為「示範村」。如今卻遭當局指為違建,而且拆屋挑在去年歲末寒冬,強拆 並驅趕住戶。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明表示,目前「違建」已經成為了當局強拆的慣用託詞,認定你違建就意味着你違法了,所以我拆你白拆。

2020年12月18日、19日,北京昌平崔村鎮香堂文化新村的強拆越來越瘋狂,業主遭破門而入的黑保安暴打。(視頻截圖,大紀元合成圖) 

據公開報導,今年一季度(截至3月31日),北京、上海等中國50大城市賣地超過7000億人民幣,刷新歷史紀錄。據公開信息,今年以來,全國各地密集發佈或張貼征地拆遷告示、啟動征地拆遷工作。這在全國範圍不間斷進行的征地拆遷,也是很能夠體現中共建黨的流氓本色。

中國各地暴力拆遷其實還一直是現在進行式,只是國內媒體敢不敢報導的問題。如今年以來,海內外互聯網上或社群媒體上曝光過的強拆 悲劇就多不勝數,只是差別在於受到關注程度的大小。

北京「香堂文化新村 」大規模拆遷。2月16日,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楊玉聖開始絕食,希望引起輿論關注此案。北京昌平區崔村鎮香堂在十多年前建成,一度成為「示範村」。如今卻遭當局指為違建,而且拆屋挑在去年歲末寒冬,強拆 並驅趕住戶。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明表示,目前「違建」已經成為了當局強拆的慣用託詞,認定你違建就意味着你違法了,所以我拆你白拆。崔村鎮宣傳部的幹部以「戰狼」口吻說,這是北京市一級級壓下來的,不談責任、不談賠償,一張告示貼滿七日就霸王硬上弓。

上海九旬老人遭斷水斷電逼遷。2月19日,上海九旬老人李蘭香坐輪椅來到上海二中院庭討公道,要求追究上海普陀區徵收單位偽造《授權委託書》,違法徵收的法律責任。普陀區政府部門派出的強大的律師陣容,李蘭香時不時的拉着兒子衣袖,表示有話說。據稱,李蘭香老人的房屋再2014年遭違法徵收,官方不予合理安置,讓她在拆遷工地的廢墟中艱難生活至今,現在患上了惡性肺癌,惡劣的環境越演越烈,目前已被斷電斷水斷出路。聞者不可思議,上海號稱國際大都市竟如此對待一個高齡長者。微博網友發表評論:上海高樓林立入雲端,老人廢墟紅旗飄,鮮明對照兩重天,百姓何時見「線天」!

河南參戰退役老兵遭遇強拆。1月30日,程傳冬在網上發佈了《一個參戰退役老兵的自述》一文提到:2021年1月14日,位於鄧州市具有產權的合法的門面房遭遇上百人強行拆除,夷為平地。房子市場估值在230萬左右,但有關方面只答應賠償我30多萬元人民幣。當我拿出一堆勳章,表明自己是一個有着43年黨齡、參戰有戰功的退役老兵的時候,卻反遭到帶隊的領導(某市委常委)的嘲笑:「哎,日媽(當地罵人話),娃都能造假,軍功章也能造假。」對此,有微博網友評論:日本鬼子沒有做到的事情,它們做到了!法治中國沒有合法有效的手續,沒有協商如何補償,就無法無天的強拆民房。

四川白馬鎮政府勾結黑社會暴力征地 。1月19日,受害村民秦美玉 去省政府上訪,在被騙回當地後,又被派出所以擾亂公共秩序罪行政拘留。秦美玉只能懇請全國的網友幫忙轉發,因為她實在找不到講理的地方了。秦美玉說,2014我們的油菜籽正長得茂盛的時候,就被推掉了,我說我們的土地就是我們的生活來源,你把我們的土地推了,我們以後怎麼生活。書記說:「我是共產黨員,我要為共產黨辦事」。當秦美玉找上警方,鎮派出所所長說:「我們是靠共產黨吃飯,就要為共產黨辦事」。當秦美玉弟弟控訴姐姐被黑社會毆打受傷,警察反而給他一耳光說:「我就是黑社會,現在是共產黨的天下,不是你老百姓的天下。」

河北保定強拆農民宅基地。2月26日微博曝光,2020年保定市一專案項目征地、拆遷,那是蔡莊村的農民如今唯一的一塊宅基地,是經過大隊正規程式分配的,現在政府翻臉不認證、不予賠償辛苦蓋的房屋,這個苦衷,農民沒法子再吞下去了。各級領導們口口聲聲說是村委會的責任,但為什麼村委會違法的責任,要老百姓來承擔?發佈者拜託網友們幫忙轉發,話題底下一些留言及其回應令人鼻酸:(上)北京。起訴了,法院各種理由不立案。你和政府談,我笑了。有困難,找媒體,爆料,找政府沒啥用。一般媒體都不接。還保護耕地,保護個屁。不用鬧了,媒體沒人敢曝光的,找誰都沒用,你中央有人也沒用的。zf(政府)不在乎人民死活。

浙江也有強拆農地並引發村民自殺未遂。2月22日微博消息,浙江武義(金華市)村里拆遷正如火如荼,賠給村民525元每平,回遷房須按價格2700元每平。很多村民陷入了奮鬥一輩子,家快要沒有了,一生的積蓄又將拿來買回遷房的局面,哎,農民太難了。他們不想要拆遷款,不想住樓房,只想保住這個從小長大的家與回憶,還有賴以生存的耕地。在微博回應的不少,例如:嘴上講話說着如何如何保護農民利益,回頭就把地搞走。村民利益受到侵犯,每天水深火熱,村裏有拆遷辦,天天有挖機,不斷不斷用各種下三濫的手段逼迫老實巴交的村民(口口聲聲美其名曰沒強迫簽約)。村民沒文化者居多,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唯一想到的就是用自己的生命護住家,前段時間有位村民自殺(上吊,萬幸的是最後救回來了),要不然真是造了大孽。

剛好藉此案例說明強拆官兵如土匪。據指,武義房價並不低,普通老百姓月薪大概三四千,房子均價一萬,就在離這個村子一百米處剛開盤了新樓盤,均價8000多一平。所以500多每平的徵收款簡直是「賤價」。村民很多都是種地為生,農地房子被強征強拆,無異於逼他們喝西北風去。有專辦拆遷案的律師說過:如果按拆遷協議,不是脫貧而是致貧。

紙短案例多,最後一例留給四川師範大學庹繼光教授,他在1月18日跳樓自殺,向全國民眾控訴了暴力強拆罄竹難書的罪行。庹繼光從2011年被暴力逼遷之後,就一直在維權直到自殺身亡。據庹繼光生前發佈的文章內容,在這10年中,官方(包括四川成都省市政府、校方)表面上跟你講道理,背地裏使用黑社會的手段。

由於庹繼光是文學博士,新聞傳播學博士、法學博士,通過司法考試,取得執業律師證,其合法房產被官方暴力強拆,憤而跳樓自殺,震撼外界。國內封鎖消息,也難掩網上眾怒。

一類評論如:「我堂堂大天朝法治社會!!真正的時代悲劇!」、「一個法律博士,認為法律幫助不了他,終於發現自己所學所講的法律,竟然卵用沒有」、「一個法律專家,發現自己平生所學居然都是扯淡,世界觀崩潰了吧。」

一類評論如:「如果不是走投無路,誰會以這種極端的方式進行抗議?」、「在面對政府機構和黑社會勢力的雙重壓迫下,庹繼光這樣的社會精英也只能被逼到以死抗爭。」

一類評論如:「一位法律專家,一位傳媒專業人士,維權竟也如此艱難。無奈絕望到自殺!普遍百姓維權,可想而知。」、「想多了,大學教授博士,律師,有社會地位的人,也都是P民。」

一類評論如:「我們黨和政府,就像永遠沒有責任的一方,永遠不會承擔全部責任和主要責任的,甚至於次要責任也不會有,永遠是這些上訪者的全責!我們的黨和權力機關永遠是對的!永遠!!!」

還有郭金福律師沉痛寫下:「民法典也救不了庹繼光教授。在我們這個社會主義國家內,而且是在21世紀裏,暴力強拆如同惡魔般地還存在於我們身邊,令我們顫顫發抖!」

從卸妝後的黨史上看,中共以黑社會組織起家,與黑幫人物多有交往,網羅了大批的地痞無賴、土匪、強盜入伙,並互為利用,以「打土豪、分田地」的方式搶劫普羅大眾的土地、財產。

還記得那些落馬拆遷官員的綽號,「一指沒」、「谷大扒」、「季挖挖」、「推土機」等等,個個都令人膽戰心驚。雖然這些官員早已人去多時,但中共黨性還在禍害。

不要忘記四川白馬鎮那個小警察對暴力拆遷受害戶的叫囂:「我就是黑社會,現在是共產黨的天下,不是你老百姓的天下。」

中共口口聲聲代表中國、中國人,值此中共當今高調宣傳建黨百年 ,難道是更需要「拆那China」、「拆你死Chinese」熱烈捧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9/1578891.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