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經濟脆弱響警訊 中國房主美夢破滅

還不到30歲,北京的白領李女士認為她已經步入了有產階級的行列:購入兩套單元房然後租了出去。之後新冠疫情(中共肺炎疫情)來襲,失了業的房客離開此地,房租也急劇下滑。

還不到30歲,北京的白領李女士認為她已經步入了有產階級的行列:購入兩套單元房然後租了出去。之後新冠疫情中共肺炎疫情)來襲,失了業的房客離開此地,房租也急劇下滑。

她是數以百萬計中國房主的縮影,面對國內急劇膨脹的中產階級隊伍,房主們買下單元房用於出租,如今許多人卻面臨房租收入的首次暴跌。

分析師認為,房屋租賃業的麻煩凸顯出中國經濟的脆弱性,由於形勢不好,眾多房主已經在削減支出。

李女士不願透露全名,她稱自己在2月至5月期間,不得不將一套房子的租金幾乎減半尋租,同時自己的薪資也因為老闆在新冠疫情(中共肺炎疫情)期間削減開支而被降低了25%。

「我必須支付我在北京的房租,還有兩套房每月的房貸。」她說。

根據房地產數據提供商諸葛找房數據,7月份中國20個主要城市的租金較上年同期下降2.33%,連續四個月下滑。

這個行業信息仍不透明,沒有國家數據庫來確定誰擁有那些房屋,且歷史追蹤數據有限。

**延遲消費**

今年稍早肺炎疫情給中國服務業及製造業帶來壓力,首先被裁員的就是移工,這個族群是小型出租公寓的主要房客。

其次連白領階級也丟掉工作,而通常會大量湧入城市的各省應屆大學畢業生也很難找到工作。這些因素都給房客和財力雄厚的房東的消費帶來壓力。

甚至短期住宿需求都出現下降,也讓房東少了一項選擇。據追蹤愛彼迎和Vrbo預定情況的分析機構AirDNA統計的數據,中國6月至少預定一晚的住房數量同比下降29%。

「兩類群體...蒙受的損失最重,」諸葛找房副總裁苑承建表示。「一類是長期租賃公司...另一類是通過高槓桿融資購買房產的投資者,因為他們要用租金去還部分抵押貸款。」

50歲的羅淑珍(音譯)在東莞的兩棟大樓里有80間房要轉租,她說今年的租戶數量下降了30%。她現在推遲了去年買入的一套公寓的裝修計劃。

「很難說疫情會持續多久,所以我不確定下半年是否還能維持租房業務,「經營着一家便利店的羅淑珍說。

**違約上升**

接受路透採訪的其他房主也像羅淑珍一樣,都在考慮削減支出。中國公佈的最新官方數據顯示,7月零售銷售連續第七個月下降。

監管機構不會細分不良貸款。但中國住房抵押貸款支持證券(RMBS)市場提供了趨勢的線索。

約3%的抵押貸款被銀行證券化,今年早些時候一些被證券化的抵押貸款拖欠還款增加,不過違約率仍低於0.10%。

「證券化市場上有一半交易將違約定義為90天,其餘一半為180天,」惠譽亞太區結構性融資高級主管Tracy Wan表示,「對那些使用180天標準的,需要花更多時間才能確認違約。」

對北京白領李女士來說,尋求幫助來保護財產夢想的時刻已經到來。

「我甚至向我的父親尋求幫助,而我已經快30歲了!」她說。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路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18/1490769.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