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為什麼中共國的教育系統無法培養出傑出人才

作者:

錢學森之問

2005年,溫家寶總理在看望錢學森的時候,錢老感慨說:「這麼多年培養的學生,還沒有哪一個的學術成就,能夠跟民國時期培養的大師相比。」錢老又發問:「為什麼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傑出的人才?」

「錢學森之問」是關於中共國教育事業發展的一道艱深命題,需要整個教育界乃至社會各界共同破解。今天我不揣冒昧,就來談談自己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所謂民國就是指辛亥革命以後於1912年成立的中華民國,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如果不考慮台灣,中華民國在大陸歷時37年,其中大部分時間處於戰爭狀態:1913年有「二次革命」、1916年有「護國戰爭」、1924年~1928年有「北伐戰爭」、1930年有「中原大戰」、1931年有「9·18事變」、1937年~1945年有「抗日戰爭」、1946年~1949年有「國共戰爭」,期間還穿插着無數地方軍閥之間為爭奪地盤而爆發的混戰,如直奉戰爭、孫中山和陳炯明爭奪廣東省統治權的戰爭、共產黨國民黨井岡山打到延安的「第一次國共內戰」等等。就是這麼一個亂鬨鬨的時代,為什麼卻湧現出了一大批傑出的人才?教育家有嚴復、蔡元培、晏陽初、張伯苓、陳鶴琴、馬相伯;國學家有梁啓超胡適梁漱溟、熊十力;文學家有魯迅、沈從文、張愛玲、矛盾、老舍、巴金;畫家有徐悲鴻、齊白石、張大千;科學家有李政道、楊振寧、錢學森、童第周、李思光、竺可楨。總之,那個時期可謂大師雲集!

有人說是因為那個時候大學教授的工資高,教授們可以安心從事科研。我們先看一下1917年北洋政府教育部頒發的《國立大學職員作用及薪俸規程令》:

級別

正教授

本科教授

預科教授

助教

講師

外國教員

第一級

400

280

240

120

每小時二元至五元

薪數別以契約定之

第二級

380

260

220

100

第三級

360

240

200

80

第四級

340

220

180

70

第五級

320

200

160

60

第六級

300

180

140

50

與當時作為一個普通員工(北京大學圖書管理員)的毛澤東8塊錢/月的工資相比,大學教授的工資實在是太高了!可是這種美好的日子只是曇花一現。由於各省政府都截留稅款,中央政府基本上沒有財政收入,政府支出只能依靠向外國借錢度日,教授們的工資經常被政府拖欠,還引起過幾次抗議。所以,說民國大師輩出的原因是因為教授們工資高至少是不夠全面的。

民國初肇,由於踢開了滿清專制政府這塊絆腳石,中共國包括教育、司法在內的各個領域都實行了徹底的改革,剪辮子、放小腳、廢科舉、辦新學、立憲法、引進西方國家的刑法和民法制度,舉國呈現出一派除舊布新的進步氣象。我們現在實行的政治、法律、社會、經濟制度,大部分都是那個時期建立起來的,雖然有些地方做了修修補補(比如經濟制度從私有制變成公有制再變回私有制),但整體上沒有大的變化。學校教學內容的設計,也完全是按照西方國家的教學內容安排的,語文、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地理、歷史、外語等等,樣樣俱全、無一缺失!可是為什麼我們在文化和科技上仍然是一個落後的國家?像中興通訊這樣在中共國算得上一流的科技公司,美國一制裁,說垮就垮了呢?最後為了保住公司八萬人不至於失業,2018年7月,不得不向美國繳付10億美元罰款和4億美元保證金,30天內撤換全體董事和二級以上管理幹部,並且接受美國任命的特派員進駐公司實行監管。有人把這次中美的「晶片戰爭」與1840年中英的「鴉片戰爭」相提並論,認為這是一次因為科技落後導致的巨大的國恥!

中共國科技的落後是個事實,不是房地產的繁榮可以掩蓋得了的,諾貝爾獎的獲獎情況最能反映出一個國家的科技水平。下面這個表是我根據網絡資料統計的諾貝爾獎前十名獲獎國家的情況,表中數字是獎牌數量,當某一項諾獎為多人共享時,如果共享者屬於同一個國家,那麼在該國名下只記一次,如果共享者屬於不同國家,那麼分別在每個國家名下各記一次。這樣,我這個表中記錄的是各國的獲獎次數,會比各國的獲獎人數少,總數卻比實際頒發的獎牌多。

中共國及前十位諾貝爾獎獲獎國家統計表(1901~2018年)

美國

英國

德國

法國

瑞典

瑞士

日本

俄羅斯

荷蘭

意大利

中國(人)

350

112

82

59

32

28

22

20

17

14

5

中共國人所獲的5個諾貝爾獎中,和平獎佔2個,文學獎佔2個,自然科學方面的獎只有1個,就是屠呦呦2015年獲得的生物醫學獎。和平獎和文學獎因為和意識形態聯繫緊密的原因,除了莫言這個文學獎以外,其他三個獎都不被中共國政府承認,這裏我們就不去評說了。總之,諾貝爾獎的獲獎數量與中共國龐大的人口基數相比太不相稱了!2018年美國人口3.27億,中共國人口13.9億,中共國人口是美國的4.25倍,按照人口比例,對應美國350次諾貝爾獎,中共國應該獲得1487次諾貝爾獎才相稱!如果說美國建國時間有二百多年,中共國只有七十年,不具有可比性的話,那我們拿日本以色列來對比,就完全具有可比性了,因為日本二戰以前一次諾貝爾獎都沒有獲得,所有諾貝爾獎都是1945年以後獲得的;猶太人在二戰以前處於亡國狀態,以色列國是根據1947年聯合國181號決議於1948年才建立的,僅比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間早一年。2018年日本人口1.27億,中共國人口是日本的十倍多,日本獲得22次諾貝爾獎,如果按比例類比,中共國應該獲得240次諾貝爾獎!以色列國土面積和北京差不多,人口只有871萬,中共國人口是以色列的159.6倍,到2018年,以色列已經獲得10次諾貝爾獎,如果按比例類比,中共國應該獲得1596次諾貝爾獎了!這種類比,實在是讓我們中共國人深感羞愧!

經過深入思考,我認為造成中共國科技落後有兩個重要的因素不應該忽略:一是社會責任感,二是科學思維方法。

回顧大師們走過的歷程,我發現他們的青春期正處於國家危難的歷史緊要關頭,革命思潮席捲中共國大地,除舊布新、救亡圖存的精神深深地激勵着那個時代的年輕人,使那個時代的年輕人具有了一種強烈的社會責任感。他們需要為國家尋找出路,傳統文化顯然無能為力,因為,如果傳統文化可以使中共國富強,那麼中共國就應該是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就不是我們去學習西方,而是西方來學習我們了。出路只有一個,那就是向西方發達國家學習。因此,有志向的青年紛紛出國留學。嚴復留學英國、蔡元培留學德國法國、胡適留學美國、竺可楨留學美國、嚴濟慈留學法國、錢三強留學法國、魯迅留學日本、徐悲鴻留學法國。除了梁啓超沒有留學經歷外,這些民國大師都有留學經歷。那個時候的年輕人出國留學,是真正認識到了中共國的落後,出國留學是打心眼裏想向西方國家學習的。

相反,現在的年輕人出國留學,普遍抱有一種暴發戶心理,內心並不覺得我們比西方國家落後,我們中共國的高樓大廈比美國多、高速公路比美國新、高鐵比美國發達,晚上坐在上海外灘昆明滇池邊上吃飯、喝茶,看那五彩繽紛的夜景,真的分不出是在國內還是國外。很多人因此就洋洋得意了,就認為中共國已經超越美國了,驕傲和輕狂的心態溢於言表。網絡上流傳着這樣一篇令人噴飯的畢業論文——《論安陽師範學院強於哈佛大學》。論文作者完全置客觀事實於不顧(如教授數量、世界核心刊物發表原創論文數量、論文觀點被其他作者引用數量、諾貝爾獎獲獎人數等等),通篇都以主觀臆斷作為論據進行所謂的「論證」,是一種典型的違反科學思維方法的感性思維作品。據說論文答辯時全體審核老師眼裏噙着激動的淚水起立鼓掌!無獨有偶,清華大學胡鞍鋼教授在十年前就到處鼓吹中共國在經濟上、軍事上、綜合國力上已經全面超越了美國的觀點。既然如此,中共國人當然沒有必要再向西方國家學習了,中共國人出國不應該叫留學,而應該叫做「傳經送寶」才對!出國留學在這些人看來不過是去享受人生,或者混一張外國文憑以便回來找個好單位罷了,完全沒有了民國時期年輕人那種救亡圖存的社會責任感。由於有了這種暴發戶心理,中共國人的腦子就像裝滿水的瓶子,再也容納不下任何新的思想。我接觸過不少海歸,從他們嘴裏經常聽到的是「在國外我最討厭別人說我們中共國不好!」這樣的話。這和民國時期出國留學的年輕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民國時期的年輕人是認識到自己國家的缺點才出國留學的,所以他們能學到別人的優點,今天的年輕人根本不承認自己國家還有缺點,出國留學還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讀書學習的起點就是要有要敏感的心靈,要有問題意識,要帶着問題去讀書,要本着解決問題這個目的去讀書,否則讀書的時候就調動不了思維,這就是孔子批評的「學而不思」狀態。一旦進入這種狀態,就背離了讀書學習的目的,人的思想也就不可能通過讀書學習獲得提高了。我想,這就是今天雖然每年有十幾萬年輕人出國留學,卻沒有一個人成為大師的重要原因了!今天中共國的年輕人忘記了,鋼筋水泥是別人發明的,鋪馬路的瀝青是別人發明的,燈泡是別人發明的,汽車、火車、電腦、手機、網絡全部都是別人發明的!清華大學張維迎教授在一次學生畢業典禮上說,人類至今產生了1600多項重要的發明,其中只有六項是中共國人發明的,而且這六項發明還是公元1500年以前發明的,在此之後中共國人一項重要的發明都沒有了。他說,世界如果沒有中共國,人類同樣會生活在今天的物質文明之中,但是如果沒有美國和英國,人類今天還會停留在點蠟燭、坐馬車的落後狀態。一個擁有14億人口的泱泱大國,對人類來說居然如此無足輕重,對稍微有點自尊心的人來說都應該感到無地自容!如果這種暴發戶心態不改變,中共國就會變成東亞的沙特阿拉伯。我在網上輸入「沙特阿拉伯」和「諾貝爾獎」這兩個詞,想了解一下沙特在諾貝爾獎方面的獲獎情況,搜索結果只有「18名諾貝爾獎得主吁沙特學術界譴責政府鞭笞博主」這麼一條報道,還是2015年1月10日的舊聞。報道稱,一個名叫巴達維的博主因在博客上「侮辱伊斯蘭教」被判連續20周每周一次鞭刑和10年監禁,每次鞭刑為50下,他在本月初受到了第一周的50下鞭刑。雖然沙特阿拉伯人均收入在2018年高達2.34萬美元,有汽車、飛機、電腦和高樓大廈,可是它在文化和科技上仍然是一個侏儒。在沙特人眼裏,因為他們有萬能的真主關照,所以他們的國家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國家,而且十全十美,沒有任何缺點需要改進。所以,沙特人不可能有問題意識,他們的心靈早已麻木,這樣的民族怎麼可能獲得諾貝爾獎!又怎麼可能為人類做出貢獻!如果中共國是一個小國,在文化和科技上做個歐美國家的跟屁蟲也就算了,問題是我們是一個有着強烈民族自尊心的人口大國,我們絕不應該墮落到沙特阿拉伯那樣的地步!要使中共國不墮落到沙特阿拉伯的地步,我們的教育就必須培養孩子的問題意識,有了問題意識孩子才可能有社會責任感。所以耶魯大學校長理查德·汶萊說,教育的目的在於培養學生「自由的精神、公民的責任、遠大的志向。」他所說的公民的責任、遠大的志向就是社會責任感。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30/1483190.html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