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一個民族最大的遺憾不是無知 而是封閉通往真知的大門!

作者:

歷史是個邪惡的老師,只對自由人訴說真相,唯有自由人才有資格和能力從中汲取歷史教訓。

在對西方的學習中,我們始終未能找到真正的問題,距離真正的文明越來越遠。所謂南轅北轍,方向錯了,再多的努力也是白費。

01、夷夏之防

鴉片戰爭時,林則徐來到廣東佈防,但是他完全不了解英國人,對敵情一無所知。當時謠傳洋人膝蓋不能打彎兒,這謠言也不知是誰先傳的,反正大家都信,於是林則徐也信。

早些年見外國使臣見乾隆皇帝時不肯下跪,中國人認為他不是不願下跪,而是洋人生下來膝蓋就不能打彎兒,跪不下去。

林則徐的奏摺上是這樣認為的,他到前線看了看,發現英國人膝蓋還是能打彎,所以他就在奏摺中寫,英國軍人的裝束太緊密了,從腳脖子到大腿都被繃帶打得很緊,所以膝蓋不容易彎曲。

有人向他建議準備幾千根長竹竿,雙方交戰的時候拿長竹竿一捅,英國人掌握不好平衡就會摔倒,而且膝蓋不能打彎,一捅就站不起來了,我們就肯定贏。林則徐最初也是這個看法。

我再講一個人。打了幾次敗仗後,清政府並沒有意識到他們失敗的原因是中英兩國的深層次差距,他們覺得是指揮員不行,就派了湖南提督楊芳去打仗。楊芳到了廣州後還沒正式接防,第二天英國軍艦就來了,他自己去觀戰。

觀戰的時候他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現象:英國軍艦在水裏顛簸,炮也隨之顛簸,但都打得很準,威力還很大,他覺得這用的是邪術,我們要破邪術。他的方法是在在廣州徵集馬桶,因為最髒的東西能破邪術,他還徵集了什麼呢?中國傳統文化里歧視婦女,他就徵集婦女衛生用品,也就是月經帶。

等下一次英國軍來了,他就把把這些馬桶、月經帶扎在竹排子上面放出去。他覺得把邪術一破,英軍就敗了。

當然這根本沒用。楊芳的想法是當時中國人普遍的看法,中國人都是這麼想的。實際上,楊芳的馬桶陣是有來歷的,明朝時期歐洲的傳教士把火炮傳入中國的時候,中國人感到很神奇。

少數民族與農民在造反的時候看到火炮,不知道這是什麼,應該怎麼辦,於是就覺得要用最髒的東西去破除。當時認為婦女的生殖器是最髒的,所以少數民族或者農民在和官兵打仗的時候,就抓一些婦女來,衣服扒光,對着敵人的土炮。

由於當時土炮技術落後,土炮有幾次熄火了,所以當時的人覺得這方法還挺靈驗。所以楊芳並不值得嘲笑,他反映出整體中國人的觀念,中國人對世界就是這麼看。

再說林則徐,他經過這個戰斗覺得,國外是一個我們完全不了解的領域,於是林則徐就違反了規定,悄悄地讓一些廣東的知識分子搜集了英國的各種資料,地理書,報紙,編了一些書叫做《四洲志》,他知道這是犯忌的,他就沒敢公開,但後來還是傳出去了。

當有人質疑他為何要搜集這些資料時,林則徐說我為了「悉夷」,知己知彼。很多人就攻擊他了,說你是長敵人威風,我們的華夏文化是最好的,只要我們堅持自己的治國之道、倫理綱常,我們就能把英國打敗。於是林則徐被流放了,主張了解外國、「長敵人威風」,是林則徐的罪名之一。

在前往新疆的路途中,林則徐在鎮江碰到了好友魏源,他就把鴉片戰爭的情況對好友說了,他覺得中國要好好了解世界,於是他把他《四洲志》交給了魏源,他希望魏源來幫他完成心愿。魏源花了幾年時間搜集資料編出了《海國圖志》。

這本書是當時介紹外國情況最全面的一本書,每個國家的歷史、經濟、軍事,尤其介紹這些國家的武器,輪船、軍艦。按照林則徐的觀念,這種做法叫做師夷長技以制夷,就是說,他們還是覺得中國的一切都好,包括傳統與制度什麼都好,就是在武器這一點不如人意,所以我們要學習國外的武器

除了「長敵人威風」的罪名外,林則徐還有一個罪名叫「潰夷夏之防」,就是說中國人長期認為華夏和蠻夷之間有一道文化防線,而林則徐則潰敗了這道文化防線,換作今天的話來說就是破壞了中國傳統的文化安全。這在當時是很大的一個罪名。

當時有一個士紳叫梁廷枏,他多少了解一點英國的情況,他寫過一本書紀錄鴉片戰爭的情況,他寫的這本書熱烈地讚揚了林則徐抵抗英國是如何地正確,批判了其他一些人,如耆善、楊芳。但他在最關鍵的一點,「師夷長技以制夷」,對於這個理念他就不敢歌頌,他只敢說這是違反了正統,違反了大道的。

所以在當時普遍的中國人不接受《海國圖志》這本書。但這本書很快傳到了日本日本人反而在短短兩年內翻刻了二十一版,而且對日本的明治維新起了非常重要的思想啟蒙作用,日本通過這本書了解到世界需要什麼,覺得他們自己也應該維新,應該圖強。

我們知道,日本恰恰是經過明治維新走上了富國強軍的道路,反過頭來一次又一次地侵略中國。林則徐啟蒙中國人的書,中國人不接受,無意中啟蒙了日本人,日本反而因此強大,反過來又侵略中國,這個歷史的悲劇,我覺得是很值得吸取的。

我們再想,究竟是楊芳那種就是堅持中國傳統,哪怕戰敗也絕不能向狄夷學習,不能向西方學習是真正的愛國,還是像林則徐那樣提出「師夷長技以制夷」,被指責為潰夷夏之防的心態是真正的愛國?為什麼中國人都把盲目排外算是真正的愛國呢?

02、滿漢之爭

晚清總共70年,就連要不要向外國人學習使用槍炮,都耽誤了20年。這個王朝太沒有見識了,傳統的包袱太深,覺得我是天朝上國,只能你學我,不能我學你。

為什麼耽誤20年之後可以學了呢?這是曾國藩等漢族官僚崛起了,他們在鎮壓太平天國的過程中切實感受到了洋槍洋炮的厲害,所以就提出來要造洋槍洋炮,這時候他們想起來當年的那本《海國圖志》,於是把雪藏了20年的《海國圖志》重新拿出來大量翻刻,希望官員和讀書人都讀這本書。

曾國藩等人要造洋槍洋炮,要用槍炮來打侵略者或者鎮壓農民起義,這對清王朝是一件好事,但是他們遇到的來自朝廷內部的阻力也是極大。為什麼會有這個阻力?

我們知道清朝是滿族入關統治了漢族,滿族人比漢族人要少很多,所以清政府一直警惕漢族,不讓漢族人有地方大臣,有總督巡撫,軍權都在滿族人手中。但是太平天國的運動證明了清朝的國家軍隊不堪一擊,鎮壓不下去,只好讓曾國藩自己的湘軍去鎮壓,曾國藩也在這個過程中取得了軍權。

左宗棠的楚軍,李鴻章的淮軍都取得了相當大的軍權。我覺得太平天國一個重要的後果,客觀的後果就是使清朝政府入關兩百年來,漢族人第一次有了相當的權力了。

洋務派要造槍炮,遇到朝廷內部的阻力有多大,我舉個例子。打仗要傳遞信息,當時還靠馬來送情報,在1868年的時候,外國已經有電報,李鴻章向朝廷申請說,要發電報。朝廷堅決反對,這是狄夷的東西,跟當年說林則徐一樣,狄夷可以用,我們不能用,所以就是不讓修電報。

李鴻章提了好多次,每一次都被反駁回去了。朝廷找了一個藉口:中國講祖宗崇拜,我們世世代代祖墳都埋在地下,而電線當時是埋在地下的,埋在地下會有電流通過,電流通過就驚動祖墳,就會使祖宗不安,祖宗不安就是不忠不孝。所以朝廷拒絕用電報。

李鴻章後來當了直隸總督,北洋大臣後,到1879年,他自己沒有經過朝廷同意,悄悄在天津的北洋總督衙門和天津炮台架了一些電線,通過這個電話可以指揮多少個炮台,覺得太神奇了,同時這邊說話那邊能聽得見,這對打仗來說作用大了。

他覺得很好,讓其他官員來試,那些官員一試覺得確實好,最後朝廷也覺得這個好,所以1880年同意可以發電報了。從李鴻章1868年開始不斷地提要求,到1880年才同意,加個電報又不是搞政治體制改革,並且帶來的好處是最顯而易見的。

一個正常的政府都知道,我跟別人打仗,不斷有農民起義,不斷有別人侵略我,我要指揮,傳達命令,了解前方的信息,我覺得不需要一個高端民主的政府都能看出來好處來,但清政府居然經要過12年的時間的思考,最後才決定建電報。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墨漬360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12/1476226.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