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江澤民被21萬人控告 趙樂際代言江曾的後果

—21萬法輪功學員控告

作者:
在此過程中,江、曾、郭、趙、周聯手發力。習近平早先與江、曾妥協,一心保黨,其藉助崔永元爆料清理政法系統的努力,最終變成一場鬧劇,草草收場。王林清成了這場政治博弈的犧牲品。

2015年,華盛頓DC法輪功學員7.20反迫害大遊行(新唐人)

今年是江法民發動迫害法輪功21年。江澤民及其死黨都希望世人忘記他們的罪惡。但是,全世界法輪功修煉者都沒有忘記。

江澤民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核心決策者,是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直接下令者,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最大元兇。

從1999年7月20日起,江澤民用盡古今中外最邪惡的流氓手段,迫害信神敬神,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犯了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

21年來,法輪功學員在全世界範圍內,通過法律訴訟途徑,控告江澤民的聲浪,此起彼伏。從2015年5月起,全世界法輪功學員開始實名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郵寄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到2016年10月25日,明慧網收到近21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寄給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的訴狀副本。由於網絡封鎖和信息傳輸的不便,實際數字肯定不止於此。

2015年7月10日,受33位清華大學飽受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及2位家屬委託,新西蘭奧克蘭大律師戈爾,將長達208頁的《刑事控告狀》,寄給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和公安部。

35名控告江澤民的清華校友,因非法判刑或勞教被剝奪自由的時間累計超過110年,被關押場所涉及全國8所監獄,9個勞教所,多個洗腦班,以及秘密關押地。所有控告人都遭到強制轉化與洗腦。其中多人遭受野蠻毆打、電擊、長時間不許睡覺、灌食、單獨關押、坐「老虎凳」、綁「死人床」等酷刑。其中,3人被迫害致死,1人被迫害成植物人,由專人作為他們的訴訟代理人遞交控告狀。

控告江澤民案,已成為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國際人權訴訟案

21萬人控告江澤民,這是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血債幫」最恐懼的事。他們擔心被清算,擔心被押上審判台,擔心被判死刑,或其他重刑,擔心其家人和子孫後代遭報應,千方百計企圖阻止這一天的到來。

幫助江澤民、曾慶紅阻止這場大清算的重要幫凶有哪些呢?主要有以下8個: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原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原中央610辦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黃明,原公安部副部長、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公安部610辦公室主任孫力軍,兩任公安部長、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郭聲琨,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

趙樂際是江澤民、曾慶紅提拔重用的最年輕的省長、最年輕的省委書記、最年輕的中共政治局常委。趙樂際是陝西人,調任中央組織部長前,任陝西省委書記。習近平也是陝西人,因無人可用,習的家鄉成了他選人用人的一個途徑。趙樂際一度被認為是習提拔重用的人,其實,是江、曾利用習的家鄉情結提拔重用的自己人。一段時間內,趙樂際在習與江、曾之間左右逢源。

但是,2018年歲末發生的一件轟動世界的事,讓趙樂際的真面目逐步顯現。

2018年12月26日,前央視主持崔永元在網上爆料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知法犯法,如一石激起千重浪,在海內外引發巨大反響,引來無數人圍觀。崔永元爆料稱,「陝西千億礦權案」的卷宗,在最高法院離奇丟失了。該案主審法官王林清向最高法院領導舉報,院長周強不查不究,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陝西千億礦權案」發生時,趙樂際任陝西省委書記。據介紹,丟失的卷宗中,有趙樂際的親筆批示。據有關實名舉報材料,美女劉娟與陝西官場勾結,從「陝西千億礦權案」中獲利21億元人民幣。趙樂際對此負有重大領導責任。

2018年7月發生的轟動一時的秦嶺違建別墅案,也與趙樂際有關。到2018年7月,秦嶺違建別墅已達1000多棟。其中大多是在江澤民、曾慶紅的兩個親信——兩任陝西省委書記趙樂際、趙正永任職期間建造的。2014年至2018年,習近平5年6次批示,前5次批示,陝西省委省政府一直陽奉陰違,糊弄了事,這些當地官員夾在習近平與趙樂際之間,左右為難。秦嶺自古以來被稱為「龍脈」。江、曾也好,習也好,都信這個:龍脈毀了,習就完了。秦嶺違建別墅案的實質,是「毀龍脈」和「護龍脈」。趙樂際是「毀龍脈」的重要責任人之一。

崔永元爆料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問題,實際上,是得到習近平支持的。因為崔永元爆料的對象是中共副國級高官,如果沒有習支持,崔永元和相關人員的爆料可能一夜之間被刪得乾乾淨淨。但是,崔永元等人的爆料持續50多天,一直沒有被刪除。江、曾的親信盤踞中共政法系統幾十年。1999年至2020年的4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周永康、孟建柱、郭聲琨,都是江、曾提拔重用的。習在前5年反腐打虎的過程中,將「槍杆子」(軍隊)掌握在自己手上了,但是,「刀把子」(政法)一直掌握在江、曾手上。習原本想藉助崔永元爆料,清洗江、曾政法系統的人馬。

2019年1月4日,崔永元在一個脫口秀節目中說:「我後台特別硬,硬到你想不到,而且我也不跟你說,你別打聽,省得嚇到你。」毫無疑問,這個後台就是習近平。正因為崔永元背後有人支持,國內外輿論壓力巨大。中央政法委不得不出面,組織一個聯合調查組,對崔永元爆料的問題進行調查。聯合調查組包括中紀委、國監委、最高檢察院、公安部等。這一查,必然涉及江、曾的兩大親信——最高法院院長周強,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

21萬法輪功學員向最高法院控告江澤民,控告狀都是以挂號信或特快專遞方式,寄到最高法院的。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行,周強比其他中共領導更清楚。但是,周強早就站在江、曾一邊了,不僅不依法立案查處江的罪行,而且在2017年1月25日,與最高檢察院聯合搞了一個專門用於加重迫害法輪功的所謂「司法解釋」。因此,周強,是江、曾死保的人。趙樂際是江、曾預備的「接班人」,也是他們死保的人。

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是江、曾的鐵杆親信。由中央政法委牽頭,組織聯合調查組,註定不可能查周強、查趙樂際。在郭聲琨的操縱下,聯合調查組經過1個多月的所謂調查,2019年2月22日發布調查結果:舉報人王林清自己偷了卷宗。在全世界的關注下,郭聲琨等公然製造了一個現代版的「指鹿為馬」案,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被投入深牢大獄。

在此過程中,江、曾、郭、趙、周聯手發力。習近平早先與江、曾妥協,一心保黨,其藉助崔永元爆料清理政法系統的努力,最終變成一場鬧劇,草草收場。王林清成了這場政治博弈的犧牲品。

從此以後,趙樂際與郭聲琨、周強牢牢栓在一起。2020年,大瘟疫還在蔓延中,趙樂際便以江、曾代言人的身份亮相了。據明慧網5月31日報導,近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到某市調研時,在市委書記的開場白和市紀委書記的重點工作彙報後,卻直接提出要聽當地610辦公室的工作彙報,聲稱:鎮壓法輪功的事,要抓緊抓實。很顯然,趙樂際已接過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傳過來的接力棒,成為江、曾迫害法輪功的最大幫凶。

21萬名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是一件小事嗎?絕對不是。這件事,中華五千年文明史上沒有過,人類文明史上也沒有過。

趙樂際能夠阻止對江澤民的大清算嗎?絕對不可能。歷史上迫害正信者,無論是迫害耶穌的人,還是中國毀滅佛教的「三武一宗」(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後周世宗),沒有一個能逃脫老天爺的清算與懲罰。

2004年,江澤民曾秘密派人到海外找法輪功談判,聲稱只要法輪功學員不在海外起訴江澤民,不追究其迫害法輪功的法律責任,江澤民願意停止迫害,並美其名曰「給法輪功平反」。

江澤民聲稱,作為交換條件,中共將效仿文革結束為平息民憤槍斃大批軍人和警察那樣,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多少人,中共將槍斃多少犯罪的610辦公室官員、警察和國安等,為法輪功學員償命。

對於江提出的條件,法輪功方面義正詞嚴予以拒絕。法輪功絕對不可能跟殺人魔王做交易,法輪功對江澤民與中共到底有多邪惡有深刻的洞見。

從2004年至今,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明知迫害法輪功是錯的,還要繼續堅持迫害。這是錯上加錯,罪上加罪,罪惡滔天。

法輪功,又稱法輪佛法。佛法是慈悲的,也是威嚴的。說慈悲,法輪功學員在遭受殘酷迫害的情況下,無怨無悔,堅持和平、理性講真相21年,為的是最大限度的喚醒因中共謊言毒害而沉睡的良知;說威嚴,法輪功學員堅信:善惡有報是天理,作惡者必遭惡報,時候一到全都報。

想當年,毛澤東妻子江青,一人之下,億萬人之上,誰也惹不起,想整死誰,就整死誰。結果怎麼樣?1976年10月6日,時辰一到,立即遭報。1981年1月25日,江青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後上吊自殺。

想當年,江澤民親信,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權勢之大,聲名之顯赫,令今日之趙樂際,望塵莫及。結果怎麼樣?2014年7月29日,時辰一到,立即遭報。2016年6月10日,周永康被判處無期徒刑。如今的周永康,已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在秦城監獄苦煎熬。

21萬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這件事,沒有劃句號。2020年,「天滅中共」的號角已經吹的震天響。2008年11月19日,我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的我,寫了致胡錦濤的檢舉信《關於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議》。在周永康被抓捕前6年,我準確預見了周的下場。2020年的今天,我依稀看到北京大審判的審判台已經布置好了,江澤民、曾慶紅等迫害元兇,都將被押上審判台。趙樂際如不懸崖勒馬,等待他的是同樣的下場。

上下五千年的中國史,縱橫八萬里的人類史,前車之鑒,已有無數。這裡,我再次嚴正警告還在繼續跟隨江、曾迫害法輪功的人,苦海無邊,回頭是岸,趕緊給自己和家人留退路。一旦神開始淘汰中共時,萬劫不復!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