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周恩來的落井下石與冷酷

作者:

如果說這麼些年,通過真相的被還原,很多國人對毛澤東的真面目多少有了些了解,那麼對於地位僅次於毛的周恩來的真面目,則仍受中共的宣傳所迷惑,認為周「任勞任怨,鞠躬盡瘁」,在文革中「忍辱負重」保護了不少人。然而,真實的周恩來絕非如此,實際上為了自保,他可以「出賣任何人」,無論是他的戰友、同事,還是他的「乾女兒」、警衛,乃至至親。

曾任空軍司令員的吳法憲在回憶錄《歲月艱難》中說,文革開始後,包括劉少奇在內的許多中共中央領導人被打倒了,從1967年9月到1971年9月24日他被捕為止,中央共成立了14個中央專案組。當時,決定成立什麼專案組、由誰來分管、選派專案組工作人員等,都是在中央文革碰頭會上由周恩來親自提出,經大家討論同意,再由周恩來簽名報毛、林彪批准。

而曾是胡耀邦助手的阮銘在1994年發表的《旋轉舞台上的周恩來》中則提到:「文革中慘遭迫害的冤案,在逮捕令上幾乎都是周恩來的簽名,包括逮捕他自己的乾女兒孫維世。」而這正是周為人究竟如何的明證。至於他保護的那些人,也是毛所要保護的,並非周有什麼善心。

認為劉少奇「該殺」

作為中共第一代領導集體中的主要成員的劉少奇,是從1959年4月至1966年擔任國家主席的,是僅次於毛的二號人物。由於毛和劉在上個世紀60年代初開始的「四清運動」中的矛盾日益尖銳,毛不再滿足「枝枝節節、修修補補」,轉而醞釀和發動「文化大革命」,並希望藉此置劉少奇於死地。

對此,不少研究中共黨史的學者早已達成共識,即毛髮動文革的主要目的就是「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其代表正是劉少奇。

1966年12月,江青公開宣稱「劉少奇是黨內的赫魯曉夫」,北京出現了「打倒劉少奇」的標語。同時,中央成立的「王光美專案組」負責對劉少奇、王光美的調查。此專案組直到1968年4月才公開以「劉少奇王光美專案組」名義活動,組長為周恩來。劉少奇隨後被徹底打倒,並被「嚴加看守」,直至慘死。

而在整垮劉少奇的過程中,周恩來扮演了關鍵的角色。正是他在1966年7月底,與清華蒯大富兩次見面且詳談達6小時之久,之後將劉少奇、王光美派工作組入清華,「壓製造反學生」的事兒向毛做了彙報,給毛向劉少奇發難提供了彈藥。

後來,周恩來在毛的授意下,把劉少奇定性為「叛徒、內奸、工賊」,並在專案審查報告上批示「此人該殺」。2014年9月30日百草止水博客的題為《劉少奇和周恩來的不可調和的矛盾》一文透露,周恩來曾要求槍斃劉少奇,但毛沒有同意,只許可開除出黨。周恩來之所以狠是因為他之前與劉少奇勢同水火,不斬草除根他是很不放心的;毛之所以不同意,是因為他要讓劉少奇成為活靶子,成為他推動文革深入進行樣板和催化劑,以方便毛徹底清理劉少奇的派系人馬。

表態支持批判彭真

高文謙先生的《晚年周恩來》披露,1966年,身在武漢的毛借劉少奇出訪東南亞之機,決定打倒文化革命五人小組組長彭真,而其最終目標正是指向器重彭真的劉少奇。3月,毛連續找康生、江青、張春橋等人談話,嚴厲批評彭真主持起草的「二月提綱」「混淆階級界限,不分是非。中宣部是閻王殿,要打倒閻王,解放小鬼;中宣部和北京市委包庇壞人,壓制左派,不準革命」,並表示:「我歷來主張,凡中央機關做壞事,我就號召地方造反,向中央進攻。各地要多出些孫悟空,大鬧天宮」。毛並讓康生立即返回北京向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周恩來傳達其意見。

雖然對彭真並無太多好感,但此前周與彭真並無直接衝突。在毛的指令下達後,周恩來經過兩天的考慮,正式寫報告給毛,表明自己的態度,以及為貫徹落實毛的指示而準備採取的措施。

周恩來的表態,使彭真在政治上陷入困境。彭真不得不向毛寫了書面檢討,承認自己「在這一方面確有嚴重的錯誤和缺點」。而從國外回來的劉少奇也默認了這一結果。

很快,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彭真受到批判,並被停止中央書記處書記職務,撤銷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市長的職務。周則以監軍的身分坐鎮會議,和鄧一起指出「彭真所執行的錯誤路線是同毛思想對立的,是反對毛的」,並一起檢討了常委「失職」的問題。

在會議發言中,周恩來談了三個問題:一、防止反革命政變問題;二、領導和群眾問題;三、保持晚節問題。其處處都在向毛表忠心。他表示:「要跟着毛××。毛××今天是領袖,百年以後也是領袖。晚節不忠,一筆勾銷。」為了表明自己的堅定態度,周恩來甚至提出:「蓋棺不能定論,火化了也下能定論」,提議「把瞿秋白從八寶山搬出來,把李秀成的蘇州忠王府也毀掉」,因為這兩個人在最後關頭都經不起考驗,變成了革命的叛徒,瞿秋白臨死前寫了一篇「多餘的話」,而李秀成在被俘後向清廷寫了「自述」,全都背叛了自己的信仰,周恩來說「這些人都是無恥的」。也因為周恩來的話,瞿秋白被掘墓毀屍。

5月24日,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決定成立「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反黨集團」專案審查委員會,彭真等人被打倒後被監禁,其85歲的老母和弟弟均被批鬥折磨致死、侄子傅汝正因迫害絕望自殺。

教訓朱德

在中共早期軍隊中,土匪出身的朱德的威望要遠高於毛澤東,1927年的南昌暴動,朱德就是領導者之一,暴動失敗後,其率領殘部前往井岡山與毛會合。國共內戰時,朱德被毛任命為軍隊總司令。中共建政後,朱德先後任國家副主席、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國人大委員長等。

廬山會議時,朱德因肯定了彭德懷積極的一面而被毛批評。1966年文革爆發後,看到不少高官被打倒,朱德常常一人獨坐,很少說話。很快,他也被打倒,稱其為「大軍閥、大野心家、黑司令」等內容的大標語不僅貼滿了北京街頭,還貼到了中南海。其文件被停發,保健醫生被調走,行動也受到限制,朱德同時被勒令交代反毛罪行。

1966年5月18日,在中共政治局開會批評朱德時,周恩來指責朱德多次犯過路線錯誤,「反對毛××」。還教訓朱德說:「毛××說過,你就是跑龍套,可是你到處亂說話。你要談話,得寫個稿子,跟我們商量。」「你是不可靠的,是不能信任的。」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