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彭真

彭真保護過馬連良 到了文革他自身難保(圖)
2024-07-02

即便馬連良把身價降到這樣的位置了,文革中還是沒能逃過一劫。那個多次為他說話的彭真,運動剛開始不久就被打倒,鬥得焦頭爛額,何遑他顧。失去了保護傘的馬連良,被抄家,被批鬥,很快就嚇成了驚弓之鳥,在接二連三的驚嚇中,終因心臟病突發,不治身亡。

劉少奇和文革暴力(圖)
2024-05-21

在劉少奇的子女的文章《勝利的鮮花獻給您》中提到,1972年他們給毛澤東寫信,請求見父母。毛澤東批示讓他們到監獄見母親,批示的開頭一句是「父親已死」。從這個情節可知,毛澤東對劉少奇死後子女探監見母親這樣的細節,也是親自控制的。

「大閻王」陸定一被關秦城監獄原因 得罪了兩個人 整過人(圖)
2024-05-14

第一,他得罪了毛澤東。1949年10月1日中共建政後,陸定一是首任中宣部長。毛認為中宣部是閻王店,要打倒閻王,解放小鬼。如果再包庇壞人,中宣部要解散,北京市委要解散,「五人小組」要解散。第二個原因,是得罪了林彪。嚴慰冰寫的一份材料被送給林彪,林彪覺得筆跡很熟,送公安部做筆跡鑑定,才發現上述匿名信都是嚴慰冰所寫。陸定一是清查「胡風反革命集團案」中央五人小組組長、十人小組組長。他因此成為中共建政後第一場全國性文字獄的製造者之一。

北京副市長崔月犂文革入獄曾被關瘋了(圖)
2024-05-13

沒過幾天,崔月犂突然被送回秦城監獄,這給他的精神以巨大打擊。高壓、恐怖、黑暗、無望的險惡環境,讓他的大腦一下子受不了了,崔月犂瘋了。「我開始神經錯亂,煩燥,站不住,夜裏聽到虛無的講話聲就害怕,有時會看到人被大卸八塊,恐怖得要命。」「我真的瘋了。他們請安定醫院的大夫給我看病。那時,不止我一個人瘋了,馮基平(原北京市公安局長)瘋了後大罵毛澤東,范瑾也瘋了。」

中宣部長陸定一文革被關秦城監獄(圖)
2024-02-27

1966年3月28日至30日,毛同江青等人談話時說,1962年八屆十中全會做了進行階級鬥爭的決議,為什麼吳晗寫了那麼多反動文章,中宣部不要打招呼,而發表姚文元的文章卻偏偏要跟中宣部打招呼?難道中央的決議不算數嗎?中宣部是閻王店,要打到閻王,解放小鬼。如果再包庇壞人,中宣部要解散,北京市委要解散,「五人小組」要解散。有了毛的這番連珠炮,陸定一在劫難逃。

北京副市長崔月犂文革入獄曾被關瘋了(圖)
2024-02-26

「我開始神經錯亂,煩燥,站不住,夜裏聽到虛無的講話聲就害怕,有時會看到人被大卸八塊,恐怖得要命。」「我真的瘋了。他們請安定醫院的大夫給我看病。那時,不止我一個人瘋了,馮基平(原北京市公安局長)瘋了後大罵毛澤東,范瑾也瘋了。」

緊跟毛澤東 砸爛公檢法 劉傳新最後自殺(圖)
2024-02-05

毛澤東對彭真領導的北京市委很反感,曾經講,北京市委是彭真搞的「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毛澤東打倒彭真後,對北京市委「一鍋端」,「舊市委」領導統統打倒。「舊北京市公安局」過去都是聽「舊市委」的,這些人都有槍,留着太危險,自然也要「一鍋端」。劉傳新不過是毛澤東政治意圖的具體執行者。文革結束後,文革中被打倒的一派上台,文革中整人的一派下台,劉傳新在劫難逃。

《海瑞罷官》與京劇大師馬連良之死(圖)
2024-01-29

姚文元《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的批判文章1965年11月10日在上海《文匯報》發表。11月30日《人民日報》全文轉載,並加了編者按。這篇文章從年初2月動筆,前後寫了七八個月,多次通過秘密渠道進京修改,據說老毛親自改了三稿。此時,毛澤東正在醞釀如何發動文革這場政治運動。他的意圖是從北京打開缺口,拿《海瑞罷官》開刀。

痛斥「毛澤東是大騙子」的大右派戴煌(圖)
2024-01-16

彭真的講話,把戴煌的疑慮全部打消了。當晚,外交學院3個黨支部召開聯席鳴放座談會。戴煌第一個帶頭髮言,認為當前最嚴重的問題莫過於「神化毛澤東,幹部搞特權」。如任其發展,必將導致國蔽民塞,全國都會跟着遭大難。解決問題有效的辦法是:大膽批評,切實監督,改進選舉。舉國上下都該講平等,取消一切足以助長特權現象的或明或暗的措施與制度等。

反右過程中的人性善惡(圖)
2023-12-19

一樣的反右背景,不同的命運結局。謝文炳的悲劇,就在於他工作在四川而非江蘇,他面對的上司是李井泉而非江渭清。假如他在江蘇,他的妻子會氣絕身亡嗎?女兒會被撤銷職務嗎?他會鬱鬱而終嗎?人性的險惡和良善,真是截然相反。良善者,即便不能扭轉全局,也會將槍口抬高一寸。

著名的翻譯家、奧斯卡獲獎演員 竟是隱藏極深的中共特務(圖)
2023-10-15

在他翻譯家、演員的外衣下,他還是一名間諜。早在1952年,他就接受了一項任務,為組織做搜集情報的工作,他後來用了一生中的大部分時間,瞞着家人和親朋好友,上演了一部真實版的「潛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