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德媒:他們仍失聯

—新冠已回「零」  他們仍失聯

按照中共當局的宣傳口徑,除去境外輸入病例,中國已經多日連續實現國內新增新冠肺炎病例為"零"的成績。但在這次史無前例的病疫中,有一群用自己的方式觀察、記錄、並且評價這場病疫的人與外界失去聯繫。

綽號」任大炮」的任志強出生高幹家庭(資料圖片)

任志強:消失的」大炮」

2020年三月中旬,也就是中國大陸多個省市新增新冠病例感染人數開始回零之時。被視為」紅二代」的前地產大亨任志強開始失聯。之前有一篇題為《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的網文炮轟習近平,直指北京抗擊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不力。文章隨後在網絡上廣為流傳。據《南華早報》獨立調查,這篇文章確系任志強所寫。該文指出,中共內部面臨」執政危機」,而對言論自由的鉗制阻礙了抗擊疫情工作的開展,從而導致疫情嚴重爆發。綽號」任大炮」的任志強出生高幹家庭,曾任華遠集團董事長。原本屬於中國紅二代精英高層的他,近年來因關注民生國情,敢於批評中國執政層而廣獲民間好評。

Chen Qiushi(Chen Qiushi)

陳秋實:只為蒼生說人話

陳秋實:只為蒼生說人話不為權貴唱讚歌

原本可以憑藉自己在中國演藝圈,文化圈的名聲大噪而躋身精英階層的陳秋實,選擇了」不為權貴唱讚歌只為蒼生說人話」的道路。這位律師出身的演說家和公民記者先後從事過餐廳服務員、酒店客房服務員、演員助理、配音員、警察媒體記者、電視編導、主持人等工作。新冠病疫爆發之前,他就曾以公民記者的身份只身前往香港,了解」反送中」運動的來龍去脈,後在當局的重壓下不得不返回。新冠爆發後,他又帶着一句」習近平上哪兒去了我管不着,但是我陳秋實來了」前往武漢,以只報道他親眼所見、當事人親口所說為宗旨,開始了他的一系列網絡視頻直播。從2月6日開始,他突然從公眾視野消失。那時的說法是因為他和感染源有過接觸需要被強制隔離。後來經過了24天的最長隔離期限後,陳秋實仍然處於失聯狀態。

方斌:新冠疫情的公民聲音

方斌這個名字,在此次中國大陸新冠病毒疫情最嚴重,民眾對當局公布信息質疑度最大的時候,成為了中國社交媒體上的熱詞之一。這位武漢公民在當地的醫院內外拍下了驚人的畫面。這些畫面令人對於有關部門是否真正掌控疫情產生疑問。當時他就表示: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新聞並不能反映整個中國的真實情況。」武漢的肺炎是一個醫療緊急情況,關係到整個世界。疾病傳播,許多國家受到影響。當地的情況報道出來,對全世界所有人都有益。」不久後,多位身穿防護服,聲稱是衛生部門的男子就闖入他家中,拿走了他的筆記本電腦和手機,把他帶到派出所,並懷疑他是外國收買的」國家敵人」。

李澤華:不願意吞炭為啞

他曾經是中國官媒中央電視台的主持人,後來以」不願意吞炭為啞,也不願意閉目塞聽」為理由選擇退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夠像他一樣」站出來」。新冠疫情爆發期間,追隨者公民記者陳秋實的腳步,他前往武漢,去過百步亭社區、武漢市殯儀館、武昌火車站、P4實驗室,期間曾被尾隨。2月26日,李澤華在前往武漢P4實驗室後被國安追捕,在居住地他對着鏡頭做了」最後的演講」後主動開門,然後失聯。演講期間他表示:」我也想像柴靜一樣能夠去到一線,能在04年那樣的輿論環境之下作出北京抗擊非典那樣的片子,或者是2016年放出《穹頂之下》全網封殺。」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的李澤華,曾做過央視主持人,2018年辭職創辦自媒體」不服TV」,開始成為視頻內容創作者。

許志永:」勸退」習近平的前人大代表

同樣是新冠疫情在中國爆發期間,中國」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於2月15日當地時間晚間被廣州警方帶走。同時被帶走的還有楊斌律師一家三口。次日楊斌一家得以獲釋回家,而許志永從此則處於失聯狀態。2020年2月初,許志永發表給習近平的公開信《勸退書》,勸習近平主動讓位。有網絡評論指出,這一結局是包括許志永本人在內可以預知的一個必然。也因為在去年12月中旬,大陸部分律師和公民運動人士曾在福建廈門聚會,十多天過後,警方陸續在福建、山東、北京、河北、四川、浙江等地展開抓捕行動。曾一度處在逃亡狀態的許志永在錄製的一段網絡視頻中表示:」當此危難時刻,我想我有責任站出來,向全世界講述真相。」作為中國著名青年法學家,憲政學者和公民維權的領軍人物。曾經任北京市海淀區十三、十四屆人大代表的許志永倡導公民以非暴力的方式維護自己的權益,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給予國民平等接受教育的權利,要求官員公布財產,並懲治腐敗。2014年,中國司法機關曾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為名判處許志永有期徒刑四年。

許志永發表文章「勸退」習近平(資料圖片)

李翹楚:只因是他的女友

據」中國公民運動」組織的消息,許志永於2月15日晚在廣州被北京警方及廣州番禺警方抓捕後,當天夜裡(16日凌晨)其女友李翹楚被警察敲門帶走後與外界失聯。李翹楚本人此前曾表示, 中共當局於2019年12月底就將她戴着手銬刑事傳喚過24小時。獲得自由後的李翹楚在」戴手銬跨新年–12.31被傳喚經過」,文章的最後寫道:許志永在這個國家被迫逃亡,我也生活在被跟蹤監視、甚至可能」被消失」的恐懼中。而更令人擔憂的是,丁家喜、張忠順、戴振亞及李英俊已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有遭受酷刑的可能性。希望能有更多人關注」12.26公民案」,關注中國的人權現狀。生於1991年的李翹楚是一名女權主義者,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專門研究勞工問題。知情人士估計,李翹楚已被 中共當局視為對付許志永的重要籌碼。2019年6月,李翹楚被診斷出患有抑鬱症,需要定期服藥。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