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武肺中的達爾文 一場洗牌式大劫

—武肺中的達爾文

作者:

 

武肺全世界大爆發,在一個劣幣驅逐良幣的時代,重災區竟然是意大利歐洲。

西方對武肺完全不設防,這是一種退化。不但對戰爭沒準備,而且明知道戰爭即將發生,鑽石公主號中毒、檢疫、病者增加,明知這早晚都會燒過來,還眼巴巴的旁觀,直到自己也中了彈。

這就是本人多年一直厭惡而批判的「全球化」所致。每年的達沃斯經濟論壇,就是歐洲所謂精英自戀自說自話的聚會。那麼多精英聚在一起,會員成為新聞的焦點,發表那麼多理論,指點江山,布局經緯,好像很高深莫測的聰明樣子,而且選擇在有品牌的瑞士。

而精英橫行的歐洲,包括瑞士,在病毒之下,全部一塌糊塗。

武漢肺炎是一場全球智商的大洗牌。以民間抗毒質素言論,排在頭四名的,依次為台灣、香港、日本、南韓。這幾個地方的人民沒有什麼高深的理論,遇到毒液四播,民間堅壁清野的反應很快。

為什麼?台灣不必說,不屬世衛組織,等於沒有加入黑社會。世衛那個來自非洲的頭頭譚德塞,台灣人包括蔡英文憑直覺一眼就知道是個騙子。直覺是如何煉成的?首先是被世衛組織長期排斥而煉成的。然後是經歷二二八事件、金門炮戰、美麗島事件、長期的戒嚴時期,再加上長期的與大陸中國通商,綜合鑄造出來的一種生物本能。

香港本來憑英國殖民領導,殖民地英國有見識過熱帶病的經驗,縱橫亞洲非洲,發展出全球最有經驗的熱帶病學。英國撤出後本來最不行應該是香港,但香港人有了二十年的反抗經驗,由反廿三條、黃雨傘、反送中,在戰火和創傷中歷劫重生,這就有高度的憂患感,這種儀式,與台灣殊途同歸,就是一種社會的抗體。

南韓也類似。那個戴眼鏡共黨左膠總統,是廢人一個。南韓最初大面積的感染,是因為宗教組織人員去鄰國回來。減去此一因素,南韓感染的人數並不多,而且剎車剎得快。因為南韓人的基因,經過光州暴動,北韓壓境侵略的陰影,知道命運幻變,人民相當團結,長年有一股凝聚的亢奮和怒氣。

至於日本,民族質素天生最為優秀,雖然戰後一代比一代軟綿綿的不堪,但勝在底子厚,更不待言。

這樣台港韓日,病毒當前,民間抗疫的意識和質素,比歐洲任何一個國家都好。這是一種從未見過的新現象。有識之士,若看穿這一點,以達爾文物競天擇的角度,就看得出在一場洗牌式大劫之後,優勝劣敗的剩下的生存者是誰。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