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長平:中國環保抗議為什麼成功?

作者:
正當性、緊迫性、集體性和示範效應給予了抗爭者巨大的勇氣、決心、力量和堅韌。並非環保題材本身,而是這種勇氣、決心、力量和堅韌讓當局感到害怕。這就是為什麼,並非所有的環保抗議活動都能取得成功,也並非所有的政治抗議都會失敗。前者如成都彭州市化工項目,雖然當地民眾努力抗爭,但是仍然被官方無情鎮壓。後者如廣東烏坎村民爭取村委會選舉權利,勇武抗爭之後仍然獲勝,儘管後來又被政府無恥地秋後算賬。

2014年茂名市也曾發生抗議PX項目的遊行活動

"六四"之後,我唯一一次坐在市政府門口參加抗議活動,是2009年11月23日在廣州。從早上八點到下午兩點半,一千多市民呼喊口號、靜坐示威,與數百名警察對峙。這也是自1989年以來廣州市內發生的最大規模的抗議活動。

我們抗議廣州市政府在番禺區建設垃圾焚燒發電廠的計劃。該項目已經啟動,但是政府不得不對抗議者讓步,宣布停止建設。

十多年來,同樣成功的抗議活動也發生在廈門、大連、上海……直到剛剛結束的廣東茂名文樓鎮居民抗議政府在該鎮建設火葬場的計劃。經過幾天的勇武抗爭,該鎮黨委書記李偉華宣布,永遠不在文樓鎮建火葬場。同時,抗爭中被捕的大約200名抗議者得到釋放。

文樓鎮的抗議活動明顯受到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影響,不僅在策略上有香港的"遍地開花"之勢,而且據稱喊出了源自香港的口號"光復茂名、時代革命"(推特用戶發佈)。在香港的示範和激勵背後,環保抗議容易成功這個"新傳統"是一個重要的背景。

"六四"之後,中國政府對社會控制全面收緊,尤其對遊行示威採取零容忍的態度–制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集會遊行示威法》,卻連一次集會遊行示威也沒有批准過。習近平上台以後變本加厲,公民社會蕩然無存。那麼,在如此嚴酷的政治環境中,環保抗議何以可能勝利?

不談政治,只談民生

2009年廣州那場抗議活動一個月之後,我被邀請去日本就此話題做了兩場演講。我把演講的主題確定為"不被代表"。這是這次抗議活動喊出的一個響亮的口號。它的意思是拒絕代表,不選領導,沒有組織者。現代政治民主都是代議制民主,從字面上看,"不被代表"是不成立的。但是,在中國的語境中,這個口號充分體現了公民個體權利意識的自覺。只有"不被代表",政府官員才能聽到真正的民意;只有"不被代表",才能產生真正的代表。

我在尋求這場抗議活動的政治意義,而且認為只有從政治權利意識的立場出發,才能真正理解抗議活動的真諦。直到今天,我也這樣認為。但是,事實上,在整個活動的組織過程中,"政治"恰恰是被組織者和參與者處心積慮避免的東西。

1989年的"六四"民主運動,以及隨後發生的蘇聯解體、東歐劇變,使得共產黨專制的意識形態徹底破產。中國政府採取了"去意識形態化"的宣傳策略,把"政治"和"民生"分割開來–政府的合法性不是來自民主憲政,而是改善人民生活。政治敏感,民生優先。不談政治,只談民生。發軔於江澤民時代,興盛於"胡溫"時代–這期間,"民生"二字出現在媒體的頻率極高,"建設民生(而不民主)政府"成為熱門話題。

隨着經濟發展,環境的代價也日益顯露。"民生政府"在竭力抵制國際政治權利公約的同時,參加了國際組織的環保承諾。

於是,環保話題擁有了在高壓政治之下的"正當性"。在恐懼之中內化了統治者邏輯的民眾認為,談論政治是敏感的,但是改善民生符合黨中央的大政方針。這種"正當性"自覺給予人們帶來抗爭的勇氣。

緊迫性、集體性和示範效應

到了習近平時代,逐漸恢復全面政治挂帥,"民生"有所降溫。但是,環保抗議運動的正當性意識已經深入人心,成為"新傳統"。

同時進行的"去正義化教育"還讓人們認為,普遍的、抽象自由、民主和公義沒有意義,甚至並不存在,但是具體的、眼前的利益可以而且應當欲求。"保衛家園"的環保抗議恰好具有這樣的特性。

延伸閱讀:長平觀察:留學生不戰而統

也因為污染工程審批門檻高,往往是腐敗的重災區。捲入權錢交易的地方官員,往往採取黑箱操作,不到萬不得已不向民眾公開。受影響民眾知道情況的時候,往往屬於"生米快要煮成熟飯"的緊急關頭。這就進一步增加了環保抗議活動的緊迫性。

同樣被認為是民生範疇而且十分緊迫的房屋拆遷抗議,往往都會遭到殘酷打壓。這是因為拆遷可以分而治之,一一化解,最後留下幾個"釘子戶"重點剷除。但是,政府和發展商對環保問題很難採取同樣的策略,因為它涉及的一定是整個集體。這就是它的第三個特徵:集體性。

最後,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抗爭的示範效應不容忽視。廈門、大連、上海、番禺……茂名文樓鎮的抗議者們不甘落人之後,地方官員在妥協退讓時也不怕犯錯。不用說,香港抗爭的巨大成功,更是激勵了文樓鎮的抗爭者。

殊死抗爭,不被代表

正當性、緊迫性、集體性和示範效應給予了抗爭者巨大的勇氣、決心、力量和堅韌。並非環保題材本身,而是這種勇氣、決心、力量和堅韌讓當局感到害怕。

這就是為什麼,並非所有的環保抗議活動都能取得成功,也並非所有的政治抗議都會失敗。前者如成都彭州市化工項目,雖然當地民眾努力抗爭,但是仍然被官方無情鎮壓。後者如廣東烏坎村民爭取村委會選舉權利,勇武抗爭之後仍然獲勝,儘管後來又被政府無恥地秋後算賬。

在文樓鎮抗爭活動中,同時出現了"光復茂名、時代革命"和"擁護中國共產黨"的標語口號。其實,後者並不能幫助抗議者免於被鎮壓。當局比民眾更清楚,天下並沒有脫離政治的民生,民生就是政治的一部分。因此,並不會因為其環保性質而不予以無情鎮壓,而且公權力的暴力將會日益升級。但是,由於上述特性,抗爭者為了保衛家園也殊死抗爭,事實上實踐着"不被代表"的政治權利。經過幾天"血戰",文樓鎮居民迎來了勝利。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