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流沙河: 中國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國人

作者:

著名作家、詩人、書法家流沙河認為:中國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國人。(網絡圖片)

編者按:2019年11月23日15時45分,著名作家、詩人、書法家流沙河與世長辭,就在十多天前,他剛剛度過了自己88歲的生日。用先生最重要的一篇評論來懷念他!

各位朋友(熱烈的掌聲),我比在座各位朋友蠢長得多,我今年已經74歲了。我這個人談不上什麼「思想」;但是由於我的年齡比你們大,我曾經親身經歷的事比如抗日戰爭你們沒有經歷過,這就是我跟大家不同的地方。

我要告訴大家:美國人是我們最好的朋友,中國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國人。1900年八國聯軍進入北京,第二年的「庚子賠款」所有的八個列強,其中只有一個國家拿到這個錢沒有動,就是美國。後來以各種方式退給我們了,其中一種方式叫「庚款留學生」,還有的拿來補貼我們的大學。我告訴你們,抗戰時期山西有一個「銘賢學院」遷到我的家鄉來。這個學校是和美國歐柏林學校掛了鉤的,歐柏林大學有個「山西基金會」就是美國政府用庚子賠款設立的。「山西基金會」的錢就用來資助辦銘賢學院,從30年代創辦就是用的這個錢。後來抗日戰爭了輾轉數千里逃到我們家鄉,我們家鄉最大一個姓曾的地主,他主動把自己一個寨子騰空,全部免費借給這個學校。這個學院就這樣一直辦了下來。政權改制後它就變成了「山西農學院」和「山西工學院」,然後跟美國交惡後每年的這個錢就沒有了。那頭也沒有作任何解釋,我們這頭說「我們革命國家,誰要你帝國主義的臭錢」,就這樣從中共建政以後這個錢就斷了數十年。

到了改革開放初期,歐柏林大學的「山西基金會」派了一個工作人員,一個27歲的小夥子到中國大陸來,找到中國政府。問他有什麼事情,他說你們國家從前有個銘賢學院還在不在?哦,大家就告訴他說這個銘賢學院從建政後就遷回了山西,在它的基礎上辦了一個「山西工學院」和一個「山西農學院」。然後這個小夥子就去找,找到裏面一些老的教師,果然證明這是事實。考察後他就走了,也沒有說什麼話。過了一段時間美國方面就正式派代表來,說是要接觸你們原來銘賢學院、現今是「山西農學院」和「山西工學院」的人,要撥一大筆款給他們。你想我們這邊的官員聽說有「美元」來,那個積極性之高啊(笑聲),馬上把工學院、農學院的黨的領導,黨委書記、院長每個單位派起代表團來。但是一接觸沒有發現一個真正是原來銘賢學院的人。人家「山西基金會」說你們來的都是官員,我們要見銘賢學院的人。怎麼辦,怎麼辦?最後才想起山西農學院有個右派份子是原來銘賢學院的,於是去把這個掃廁所的教授老頭找來,說讓你加入我們這個代表團,你走在前面。結果人家還認得到他,從此以後每年20萬美元就沒有斷過,10萬給農學院,10萬給工學院。這樣大家才知道,原來儘管共產黨奪取政權後這個錢就斷了,但美國人一分錢都沒有動,全部拿來存起連本帶利增值了幾十年,現在就能夠每年拿出20萬給這兩個學校。這是我一個在銘賢學院讀過書的朋友講給我聽的,我聽了當時就哭起來了(掌聲)。八國聯軍中沒有一個國家這樣做。其中最惡劣的有兩個,一個是日本,日本把我們賠的錢都拿去製造武器再來打我們;第二個就是俄國,極其無恥貪婪。還有一個事情,就是八國聯軍走後,中國的賠款絕大部分不是給的銀子,根本沒有那麼多現銀。是通過什麼方式給的呢?是從中國的海關收入里每年扣出。中國總署由八國推舉的代表、一個叫赫德的美國人管理賠款帳目,赫德管理的帳目那是一清二楚。美國人在這方面的品行也為世所公認。

抗日戰爭爆發時我剛進小學,到我進初中的時候抗戰已經進入最後階段,也是最艱難的時期。我13歲那年曾經與其他同學一起去美軍的軍用機場,跟所有大人一樣參加勞動。一樣吃的是糙米飯,米湯是紅顏色有氣味的;一樣是八個人一桌,只有一小碗不見油花的鹽拌蘿蔔絲。就這樣修了一個星期機場。我們這些娃兒是怎樣想的呢?──再不出力國家就要亡了。因為從小我們的老師就跟我們講:一定不能當亡國奴!當了亡國奴就要像朝鮮人那樣,見到日本人來了就要立正鞠躬,日本人要騎馬還要墊背讓日本人踩着上馬。這就是亡國奴!因此我們從小就知道要愛自己的國家。當時國民政府也好、老師也好,要我們愛國從來沒有說過「愛國主義」這幾個字。你要知道,「愛國」成了「主義」,就是一種「學說」,一種學說是不含任何情感的(掌聲)。我們的老師說「要愛國」,余光中對我說「愛國是一種感情,不是一種主義」。我從小就是被這種感情所制約的。

另外我還要講講美國人的善良。我們中國人,我們貧窮,我們沒有自尊心,我們不爭氣──我們那麼多中國人,去偷機場裏面美軍的軍用品,美軍從來沒有來追查過。在我的家鄉,每天黃昏後地下擺的攤子賣的全是軍用品,賊貨。偷來的美軍皮靴、腰帶、衣裳、罐頭──連花生米罐頭都偷,最後就是美軍衛生用紙,一捆一捆的偷出來在那裡賣。任何美軍都沒有來追查,換了其他國家是做不到的。美國人單純天真,而且體諒窮人,曉得你們這個國家沒有辦法。搞到什麼程度,連美國人的槍都要偷,流落出許多卡賓槍,美國空軍戰士用的那種短卡賓。是由於這些美國兵,他們自由散漫慣了,他們進食堂吃飯有個規定:不允許帶武器進入。所有卡賓槍都在食堂外的牆邊排成一排,結果吃了飯出來發現槍被偷了。偷了美國人還是就算了,說沒關係他又去領。偷美國人皮靴的情況是,美國兵的營房晚上睡覺他們要空氣流通不關門,第二天早上起來就哇啦哇啦鬧鞋子沒有了,於是再去領一雙。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