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韓國:偷拍視頻陰影下的女性受害者

韓國法務部向BBC表示,受具荷拉案件影響,他們已經對法律作出調整,呼籲檢察官在最嚴重的案件上爭取最重刑罰。但他們同時稱,這最終取決於法院,而不是法務部。

當韓流明星具荷拉被她的男友偷偷拍下視頻的時候,具荷拉公開發起反抗,試圖尋求公義,而為此她在網絡上受到大量惡意攻擊。具荷拉上周去世,警方稱其為自殺。

BBC駐首爾記者勞拉·比克(Laura Bicker)撰文稱,在韓國,‌‌‌‌「偷拍色情片‌‌‌‌」背後的人所獲刑罰相對較輕,受害者卻會面臨另一種不同的懲罰。

‌‌‌‌「我感覺他現在仍然在看我,‌‌‌‌」李恩珠對父親說。

那是某天的凌晨1點,她又一次從噩夢中驚醒,再次打電話給自己的爸爸。

幾天之後,她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恩珠並不是她的真名,她是韓國色情偷拍的一名受害者。她生前在韓國南部某大型醫院工作,一名她的男性同事在女性更衣室偷偷鑽了一個洞,放置了一個小型攝像頭。這名同事後因偷拍女性裙底被捉到,警察查封他的手機後發現了四名受害人的非法偷拍視頻。

恩珠父母向我們播放了她生前最後一次通話記錄,他們認為通話內容可以顯示,這件事情對他們女兒的心理健康影響多大。

她在上班路上碰巧遇見了這位同事。驚慌失措的她撥通了醫院工會代表的電話,通話中她好像呼吸有些困難,幾乎聽不到她說話的聲音。工會代表錄下了這段對話。

‌‌‌‌「趕緊出來,立刻離開醫院,‌‌‌‌」工會代表催促她。

她的恐懼十分明顯。

‌‌‌‌「我真的不行。我做不到。我怕再見到他,‌‌‌‌」說完這句話,她把手機遞給了另外一名護士。

她的父母說,這次碰面讓她特別痛苦,她感覺永遠不會逃出那個人的手心。

‌‌‌‌「你可以不用武器就殺死一個人,‌‌‌‌」她的父親說,‌‌‌‌「這種傷害看起來可能一樣,但具體表現卻因人而異,有的人可以挺過去,其他人,比如我的女兒,可能就不行。‌‌‌‌」

‌‌‌‌「那個人和我女兒有很多共同認識的人,所以她最害怕的就是他可能已經把視頻分享給她認識的人了。哪怕他沒有放到網上,他可能也給別人看過了。她特別害怕這一點。‌‌‌‌」

出於法律規定,這名犯人無法具名。本月早些時間,他被判入獄10個月。檢察官要求的是判他兩年刑罰。非法拍攝最高可以判五年監禁。

恩珠的父母決定就這個量刑再次上訴。

‌‌‌‌「他們沒把這個當回事,‌‌‌‌」她的父親告訴我們。‌‌‌‌「這個刑罰太輕了。‌‌‌‌」

‌‌‌‌「哪怕兩年都太少了,‌‌‌‌」恩珠母親說。‌‌‌‌「對於一個受害人的家長來說,現在的十個月不夠。‌‌‌‌」

‌‌‌‌「他們不當回事‌‌‌」

成千上萬名韓國女性認同這句話。她們在網上向總統辦公室發起請願,要求對性犯罪者施行更大力度刑罰。在韓國,大部分性犯罪都與偷拍視頻有關。

在韓流明星具荷拉去世後,韓國國內的這股聲音已在本周升級成為怒吼。

具荷拉生前是K-pop界的巨星。她是韓國最知名的明星之一,從人氣女子組合Kara出道。但在去年,受一系列個人生活事件影響,她的事業被蒙上一層陰影。

去年9月,她對前男友崔鍾范提起訴訟,聲稱崔威脅自己,要公開二人性愛錄像,破壞自己的事業。

今年8月,法院判處崔鍾范恐嚇、強迫、傷害、毀壞財物等罪名成立,判其有期徒刑1年6個月,暫緩監禁。

法院認同視頻是在具荷拉不知情的情況下拍攝的,但由於當時兩人正在戀愛,所以法院認為崔鍾范沒有犯下非法拍攝罪行。崔鍾范與具荷拉均對法院判決提出上訴,崔鍾范堅持否認所有指控。

但是,具荷拉的粉絲相信,法院讓具荷拉失望了。

‌‌‌‌「雖說我們可能救不回荷拉了,但我們至少可以幫助她和所有被欺負的女性尋求正義。讓我們使用話題:#최종범_처벌(處罰崔鍾范),‌‌‌‌」網友@bpteaparty寫道。

‌‌‌‌「我好心痛,好憤怒,她(荷拉)這一生要遭受這麼多事情。他現在沒有在監獄裏本身就是一種罪。#RIPGooHara#최종범_처벌,‌‌‌‌」網友@elizabethashw12寫道。

韓國偷拍攝像頭的問題早已不是新聞。過去兩年韓國警方接獲投訴的偷拍攝像頭案件超過1萬1200件。打擊網絡性犯罪活動人士認為,由於許多人不敢向警方報案,實際數字應該遠遠超過這些。大多數被判有罪的人會被罰款。

律師安瑞妍(音)告訴BBC,單純從庭審數量上來看,法庭會對最嚴重的案件作出更嚴厲處罰。

‌‌‌‌「作為一個公共辯護人,我對我們社會裡隱藏攝像頭的存在之廣感到震驚,它存在於道路上、地鐵里、公園中,在我們社會的每個角落中。‌‌‌‌」

‌‌‌‌「是的,非法拍攝的判刑太輕。因為這種案件太多了。因為太廣泛以至於他們(法院)不把這種事情當回事。這同時也是因為男性沒有這種經歷。‌‌‌‌」

非法偷拍的受害者絕大多數都是女性。而法院的法官絕大多數是男性。

‌‌‌‌「我們確實是在一個男性主導的法院體系,‌‌‌‌」安律師稱。但她也表示,‌‌‌‌「這種情況正在改變。‌‌‌‌」

韓國預防自殺中心主管表示,被自己認識的人偷拍可能會導致‌‌‌‌「嚴重創傷‌‌‌‌」。

‌‌‌‌「偷拍犯罪是一種性暴力,也是一種對個人信息和隱私的嚴重侵犯,‌‌‌‌」白鍾吾(音)告訴我們。‌‌‌‌「我們社會永遠不應該讓受害者變成受傷者。‌‌‌‌」

他敦促所有人,如果你知道有人是偷拍的受害者,你應該照顧他們。

韓國女性政策研究院曾與超過2000名非法拍攝與其他性犯罪的受害者進行訪談,在這些人中間,有23%的人考慮過輕生,有16%的人甚至已經計划過自殺,並有23個人做出過嘗試。

‌‌‌‌「受害者需要支持,需要被治癒,‌‌‌‌」白鍾吾表示。

‌‌‌‌「對犯罪人作出應有的處罰是一個尊重生命的健康社會的基礎,‌‌‌‌」他說。

韓國法務部向BBC表示,受具荷拉案件影響,他們已經對法律作出調整,呼籲檢察官在最嚴重的案件上爭取最重刑罰。但他們同時稱,這最終取決於法院,而不是法務部。

韓國最高法院拒絕向BBC置評。

女性發聲面臨的風險

與此同時,在韓國,爭取公義的過程可能十分艱辛。具荷拉必須多次出庭作證,而在案件處理過程中,她的身份及案件內容對外界沒有任何保留。‌‌‌‌「具荷拉性錄像‌‌‌‌」一度是韓國網絡最熱門的搜索詞。

儘管她的粉絲十分忠誠,但她在社交媒體上受到許多中傷。K-pop評論人士賀曼(Tamar Herman)在雜誌《公告牌》上發表了一篇十分感人的具荷拉訃告,她寫道,‌‌‌‌「希望她的悲劇可以讓這個世界變得比她生前面對的更加善良。‌‌‌‌」

關於具荷拉的死因也有許多猜測。許多人將原因聚焦於所謂‌‌‌‌「K-pop的陰暗面‌‌‌‌」,他們指出這個不斷發展的產業競爭激烈,有時甚至殘忍,還要求許多明星在私生活上也要注意維持公眾形象。

但實際上這個問題牽涉的層面比這些要大得多。

今年10月,具荷拉失去了一名摯友。同為韓流明星的雪莉(Sulli)選擇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與一般的韓流明星不同,雪莉生前的標籤是敢於直言。她脫離了韓國傳統觀念中的性別模具,而這也讓她成為眾人奚落與網絡暴力的對象。

韓國仍是一個保守的父權制社會。一些觀念已經發生變化,但過程十分緩慢。這也意味着一部分女性受到的虐待沒有被認真對待。如果像具荷拉這樣有知名度的女性在受害後會成為社交媒體騷擾的對象,這種現象會對整個社會發出一種怎樣的信號?

李娜英(音)是韓國中央大學的一名社會學家,她告訴我們韓國性犯罪的受害者通常會被‌‌‌‌「污名化‌‌‌‌」。

‌‌‌‌「她髒了,是蕩婦,是塊破布。一旦帶上這樣的標記,她一輩子都是蕩婦。哪裡有人可以承受這種負擔?‌‌‌‌」

但也有信號顯示,情況正在改變。

年輕女性明顯意識到,她們可以發聲。去年有數以萬計女性走上街頭,她們高呼‌‌‌‌「我的生活不是你的A片‌‌‌‌」,呼籲嚴厲打擊偷拍犯罪行為。雖然實際上法律上的改變很少,但這有助於韓國女性意識到她們可以獲得的幫助。

安瑞妍表示,女性獲勝的官司也在變多。

‌‌‌‌「我們經歷的苦痛在增多,但韓國年輕人能力很強,她們的社會意識也在很快增長。我們的法律系統反應也很迅速,所以我對正在發生的變化比較樂觀。‌‌‌‌」

她表示,最大的改變需要來自韓國社會內部。

‌‌‌‌「改良司法系統是第二步。最重要的進步需要來自社會和文化的意識。‌‌‌‌」

‌‌‌‌「如果大家和全社會不提出質疑,不提出更高要求,國會、警察和法庭也做不了多少。‌‌‌‌」

李恩珠的父母只是要求韓國司法系統作出改變的眾多家庭之一。

她們把我們的記者帶到了恩珠的公寓,裏面的擺設與裝飾都在提醒我們,一個年輕的生命曾在這裡生活。她原本應在今年1月結婚。她的媽媽說,恩珠的未婚夫現在仍會來到這個公寓,只為感到離她更近。裏面的傢具都是照搬展廳擺放的。

這裡原本應該是這對新婚夫婦度過蜜月,開展新生活的起點。但現在,她的父母準備在庭上為他們的女兒發起反抗。

我們問她的父親,你會走多遠?

‌‌‌‌「我會走到盡頭。我會一路打到最高法院,‌‌‌‌」他說。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