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毛思想是個啥?揭開毛左真面目

毛澤東是整人高手,把黨內外看着不順眼的人都整了個遍,連國家主席國防部長都被整而死得窩囊。所以毛派人士一說起毛澤東思想就挺胸鼓肚霸氣衝天,就想再擺出當年折騰黑五類打死卞校長的「要武」架式。如果聽到不同聲音,不是像孔慶東教授那樣罵就是像韓德強教授那樣打,從不講理。但聽說毛派們並不團結,分了新毛派老毛派民主毛派等等,各唱各的調各吹各的號,都想當「領袖」,斗得還很激烈。可惜當年「萬壽無疆」的毛澤東已作古多年,不可能讓他來說明他的思想發展到三十多年後的今天會是什麼樣子:他是否又爬上天安門戴上了紅袖章並給某人改名「要武」了?「奉旨造反」的紅衛兵們又幫他揪出了幾批睡他身邊的赫魯曉夫了?這幾批被打倒的「赫魯曉夫」們可能是哪些文武大員?……誰都說不清,因為誰都不是毛澤東本人。那麼,要想讓毛澤東思想再一統天下,就必需搞清楚什麼是真正的毛澤東思想。

縱觀歷史,不管是標榜某主義某思想如何光榮正確,卻只有創始人自己詮釋才是王道。如果讓別人解讀,一千個人就會有九百多個哈姆雷特。就拿風靡一個世紀的馬克思主義來說吧,他死後不久就被列寧「發展」了一下,說社會主義制度用不着按馬克思預言的那樣,必需在全世界範圍內同時「建立在資本主義的廢墟上」,而是在一個或者幾個國家搞也能成功。列寧死後斯大林也「發展」了,他的馬克思主義就是大清洗、集體農莊、用武力強迫周邊國家「加入」蘇聯,成立華約和北約對抗。而毛澤東卻說馬克思主義的實質就是堅持「階級鬥爭」,頂級產品就是後來被我黨稱為「十年浩劫」的文化革命。至於波爾布特式的馬列主義就更簡捷乾脆,他的馬列主義就像李逵掄着大板斧「排頭砍去」那樣,凡是他認為是資產階級的人不須改造,一律「死啦死啦地幹活」,只剩下絕對忠誠於自己嘍啰們就是社會主義了……但歷史證明這些都是假冒偽劣品,而且都失敗了。難怪就有「播下龍種收穫跳蚤」之說了。

但從網上看到的毛派人士大肆宣揚的所謂的毛澤東思想,卻並不是什麼思想什麼理論什麼主義,而都是些雞零狗碎很具體的社會現象。無非是社會清廉沒有腐敗、世風端正路不拾遺、公費醫療上學便宜、人人有活幹個個有飯吃,允許大字報大辯論允許上街遊行充分民主等等。深想一下,這些現象都是任何一個正常的社會制度所應當(或者說必需)有的,頗有左派們一提起來就想罵街的「普世價值」的味道。況且現在世界上大多數國家並沒標榜什麼思想什麼主義就都是這個樣子,絕對不稀罕。事實正好相反,越是大肆宣傳其領袖思想如何偉大光榮正確的國家,那國家基本上都是一團糟。就像朝鮮,到現在還鬧不清楚「吃飽肚子」是不是比「祖國」更重要,在渴望能喝上一碗稀肉湯的時候還不忘高唱「全世界都羨慕我們」,還得喊領袖萬歲。

況且有誰在公開場合下不宣揚他自己的主義是好主義?有哪個政黨敢說他們施政就是要搞腐敗搞社會不公平,有誰敢說他上台後就是要剝削人民?如果毛澤東思想只是具體到那些讓毛派人士冿津樂道的社會清廉人人有飯吃(姑且假設如此)的頂級追求,世界上沒毛澤東思想而又能達到這種低標準的國家和地區多了去了,而且有許多還比咱們強得太多了,為什麼非要堅持毛澤東思想呢?就拿蕞爾小國日本來說吧,鴉片戰爭時他們比「我大清」窮多了,且人又少又沒資源。然而明治維新後才幾十年就打敗了「我大清」和沙皇俄國,再後來就搞了個世界上有史以來版圖最大人口最多的大東亞共榮圈。儘管戰敗後割地賠款人人惶惶不可終日,卻不知道用了什麼思想做指導,才過了二十多年就又躍入了世界強國的前幾位。而我們在「光榮偉大正確」的毛澤東思想的指導下艱苦奮鬥了二十多年,到他死後,按黨中央的說法就是中國經濟反倒已經折騰到了「崩潰的邊緣」。既然咱的黨口口聲聲說中國共產黨是一心一意為人民謀福利的,又有鄧小平的「貓論」、「發展才是硬道理」做行為準則,為什麼就不能把日本的先進思想高級主義改造一下,再加上個「中國特色」的帽子,讓咱們也崛起呢?

各人在毛澤東時代有各自不同的經歷,對毛澤東思想自然就會有不同的理解和感情。如果劉少奇彭德懷等人有在天之靈,他們對毛澤東思想的評價與江青康生他們的評價肯定是大相徑庭的,就像猶太人和黨衛軍對希特拉的感情不可能相同一樣,每個人都有依據自己的感受去理解毛思想的權力。且不討論毛澤東思想與別的思想相比孰優孰劣,還是先要鬧明白毛澤東思想的實質才是王道。

大家都知道,毛說他的一生只幹了兩件「大事」。一是把蔣介石趕到了台灣島上,二是搞了文化革命。第一件事就不說了,英語動詞後面加ed,那是過去時。結束後,經過剿匪反霸「鎮(壓)反(革命)」運動,到1953年的朝鮮戰爭結束後,應當說「旗幟鮮明」的階級階級敵人基本上全被肅清了。按照劉少奇鄧小平陳雲等多數頭頭們的想法,只要不再發生戰爭,「斗」字就該往一邊放放,大家就該全力搞經濟了。但毛澤東卻不認同,他認為儘管中國共產黨擁有權力機構,在專政機器下卻還會有階級敵人存在、並且還在不斷產生新的階級敵人。而這些殘存的和新生的敵人都在覬覦着共產黨的政權並積極推翻之。所以還要斗,要徹底消滅他們。階級鬥爭是第一性的,任何事情都不能高於階級鬥爭。

毛澤東說: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斗其樂無窮。與天地斗就是和大自然斗,這種事毛澤東只干過一次:大躍進。奇怪的是毛澤東出自農村,怎麼能會相信畝產幾萬斤的大牛皮呢?他回答李銳提的這個問題時說:上了錢學森的當了。不錯,錢學森在58年是在《中國青年報》上發表過畝產能到幾萬斤的文章。但毛澤東能不明白錢學森當時的處境和他的思想狀況嗎?如果當時的錢不緊跟形勢,不和全國的吹牛大潮保持統一的口徑,十有八九就會有一頂「右」的大帽子扣到他頭上,讓他以後幾十年里天天都得後悔當年為什麼沒隨着潮流張張嘴吹吹牛。「世人諧醉唯我獨清」的結局是投江自殺,而被打了右派被反了右傾的後果,則是讓你感到跳江還算是件幸福的事。

其實到後來毛澤東也明白他與大自然的鬥爭是失敗了,所以59年到廬山開會時據說是要「糾左」的。據說當時還把餓死河南幾百萬百姓的吳之圃嚇得坐卧不安,早就寫好了查檢材料以求矇混過關。但毛澤東這人的個性特彆強,凡是他做過的事和他的想法,別人只能說好不能說壞。即使他自己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後故做姿態承認他的確是有點兒毛病了,別人也不能順着他的話題再評議他的錯誤,而只能誇他從善如流虛懷若谷,是偉人風度的極致。誰要敢先於他說半個不字,「路線鬥爭」的大戲馬上就會不需序幕直接開演全武行。所以當耿直的彭德懷只是對大躍進說了幾句實話,儘管詞句還相當溫和,卻讓自認為丟了面子的毛澤東矛頭一轉殺向右邊。估計再加上對彭沒把他兒子保護好讓他留在朝鮮成了中朝友誼象徵的宿怨,沒幾天就把彭德懷鬥成了反革命集團的頭子。

所以說經歷過毛澤東時代(沒經歷過的年青毛派就別來摻雜麵了)的人都應當能體會到毛澤東思想的實質到底是什麼?真正的毛澤東思想,用當時官方大肆宣傳的語言來說就是:「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持續革命的理論。」具體做法是:「以階級鬥爭為綱。」口號是:「路線是個綱,綱舉目張。」能不能堅持「以階級鬥爭為綱」這個原則去處理一切事務,就是忠於或是反對毛澤東思想的唯一分水嶺。那時最常說的是:「階級鬥爭,一抓就靈」、「不鬥則修,不鬥則垮」、「斗則進,不鬥則退」、「八億人,不鬥行嗎」、「階級鬥爭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大到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中國人民一定要去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的被壓迫民族,要實現「全球一片紅」;小到「雞屁股眼銀行」(農民養雞生蛋換火柴煤油也算新生的資產階級)、「筷子頭上的階級鬥爭」,階級鬥爭無所不在。

於是大家給毛澤東時代總結了一個順口溜:「反右派,反右傾,人民公社大忽隆(大躍進)。小四清,大四清,緊接着文化大革命。」反右派反右傾小四清大四清和文化革命自然是階級鬥爭,現在的人都好理解,人民公社大躍進怎麼也算階級鬥爭呢?毛澤東說是!人民公社大躍進餓死了許多百姓,毛澤東不說是政策錯誤所致,反倒說餓死人的地方是因為民主革命不徹底,政權被壞人把持了。還是階級鬥爭。而毛澤東思想的頂極之作文化革命則是大運動套小運動花樣頻出,什麼「破四舊」、「揪斗走資派」、「清理階級隊伍」、「一打三反」、「批林批孔」、「清查五.一六分子」、「批周公」、「批宋江」、「評法反儒」等等。毛澤東搞階級鬥爭就像吸毒上了癮,可以說「潤之執政,全靠運動;老毛不死,國無寧日。」

還是經歷過文化革命的人才能回憶起來的一句話:「經毛澤東同志提議,政治局一對通過……」就是說毛澤東已經是「朕即天下」了,說話是「一句頂一萬句」。而且毛澤東還說過文化大革命要七八年來一次,意思是文革就是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毛澤東思想的頂峰。要堅持毛澤東思想就必須繼承毛澤東的遺志,就要再搞文化革命。「七八年再來一次」,自毛澤東過世到現在已經是「欠債」四五次了,再搞文革,就得惡補才能解決問題。請問毛派人士,為什麼你們不再成立紅衛兵去破四舊揪斗走資派搶班奪權實現全國一片紅了?文化革命中常聽的一個口號就是:「頭可斷,血可流,毛澤東思想不可丟!」你們怎麼做的?怎麼不寧死也要捍衛毛澤東偏愛的階級鬥爭了?看來真是大象生狗熊狗熊生老鼠:一代不如一代,現在的毛派和文革時的紅衛兵真是不可同日而語了。

毛澤東對「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的階級鬥爭的重視程度遠遠高於民族和敵我階級鬥爭。因為後者是有形的,是刀對刀槍對槍面對面的,跟他們做鬥爭只要不怕犧牲勇於殺人就是好同志。而前者則是無形的,是必需靠號稱「望遠鏡和顯微鏡」(這個當時「全國無產階級革命派」耳熟能詳的詞,對年青毛派來說也是陌生的吧)的「毛澤東思想」去尋找去識別去挖掘的。這種階級敵人隱藏得很深,很難識別,往往就是在我們身邊呲眉帶笑跟我們講理想談政治說笑話的親朋好友。而且有不少人還鑽進黨內混入官場,甚至當上了國家主席國防部長。所以搞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的階級鬥爭很困難很艱苦,稍不留神就可能自己也變成了階級敵人。堡壘最容易從內部被攻破,估計毛澤東對這句話的理解甚深。

正因如此,對待從自己營壘里挖掘出來的階級敵人就應當下手更狠些,要比那些戰場上的階級敵人還狠。國際貫例是組織殺害平民一百人以上就可以以戰犯罪名處以死刑,所以抗戰勝利後國民黨槍斃了以谷壽夫、田中軍吉、向井明,野田等為首的諸多日本戰犯。而我們對民族戰爭的階級敵人本着「內外有別」的原則,以人為本,周恩來就指示撫順戰犯管理所不得判處一個日本戰犯無期以上徒刑,當然包括死刑。後來除病死的四十多名外,剩下的一千多名日本鬼子(其中九百多名是從蘇聯接收過來的)全部得以滿懷對中國共產黨的感激之情「歡歡喜喜把家還」了。溥儀是幫助日本鬼子殘害千百萬中國人的頭號賣國賊,我們寬大為懷,只讓他坐了十幾年監獄。像杜聿明黃維之類的戰犯將軍,我們更是不宵浪費子彈,留着他們的小命讓他們歌頌共產黨的不殺之恩吧。而對於劉少奇之類從內部挖出來的階級敵人則決不手軟,得讓他們在吃破被子里的棉絮喝痰盂里的贓水的痛苦中死去,死了也不在骨灰盒上留他的真名。對於下層的階級敵人就更不能講什麼道德良心了。阿Q在即將被砍頭的路上還有選擇是唱「小寡婦上墳」還是唱「我手執鋼鞭將你打」的自由,到了毛澤東時代,張志新被槍斃前要割喉管禁聲,就是因為她是從共產黨內部挖出來的階級敵人。一定要狠!

毛澤東思想的實質就是階級鬥爭!這是是不容置疑不容爭辯的。而要搞階級鬥爭就得先劃分階級,什麼是階級呢?如果上網查一下,就會發現從馬克思到現在的理論家們並沒給出像二加二必定等於四那樣的經典定義。人們最多認可的是載於1989年《辭海》中引用的列寧所給的定義:「所謂階級,就是這樣一些……」也不知是翻譯的問題還是外國人說話跟中國人有差別的緣故,一百多字的解釋愣是讓人看得不明不白。況且現在有文章引用已經解密的檔案說列寧實際上是德國皇帝威廉二世出資扶持的,也就是說列寧是德國皇帝在俄國的代理人,那就更不必聽他的了。筆者倒是總結了一個直白的一句話定義:「階級就是在生產資料佔有和社會財富分配這兩個大方面利益基本相同的社會集團。」如果你是資本家或是銀行家,你就佔有企業或是銀行這個生產資料,你就能利用這些生產資料去佔有別人的剩餘價值;而如果你是工人或是銀行職員,你就不佔有生產資料,你就只有出賣你的力量和技術而生存。生產資料佔有和社會財富分配極度不合理,就引發了階級鬥爭。而要搞階級鬥爭就必須分清敵我,按毛澤東的教導就是: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毛澤東還身體力行,不但深入農村(因為中國是個傳統的農業國,農民占人口的大多數)調查研究,還寫了《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辦了農民運動講習所。更重要的是他根據自己的調研結果寫出了《中國社會各階級分析》,給大家指明了革命的動力和對象。共產黨按他的理論去做,就打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

「解放」改變了「舊社會」的生產資料的佔有和社會財富的分配,通過公私合管和人民公社化,特別是到了毛澤東最推崇的文革時期,所有的生產資料都全部收歸國有了,據說是都歸了人民共和國里的人民。而財富分配的原則是城市裡八級工資制,農村是集體出工掙工分。從財富分配的原則上看,除了對當年「農村包圍城市取得政權」的農民們有些兔死狗烹的味道外,城市人的最高工資和最低工資僅相差二十多倍,還基本上能夠得上公平二字。而改革開放後的社會主義就讓人看不懂了,不但「民營企業家」(就像我們把窮人說成待富,失業說成待業一樣,我們用「民營企業家」來代替資本家這個在毛澤東時代臭不可聞的詞)可以擁有生產資料合法佔有工人的剩餘價值,國企的老總們年薪成百上千萬,和社會最低工資相差成百上千倍,連資本的初期積累階段都跳過去了,只要有關係就能合法佔有巨額社會財富。而當年打出了「打土豪分田地」的口號,讓農民從地主手裡搶奪土地以吸引他們參加「無產階級革命」,在共產黨取得政權後不到十年的人民公社化運動中就又改變了土地的歸屬權,變成了「國有」。依靠打地主打出了天下的中國共產黨,打到最後,自己卻變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地主。在傳統農業國的中國,土地應當說是最重要的生產資料了。人民共和國的土地不歸人民,只允許讓官員們隨意買賣為自己謀利,人民卻只有租用權,應當說這是一種新形式的不合理。如果按毛澤東「窮則思變,要干,要革命」的教導,就必須要對生產資料佔有的不合理性和社會財富分配的不公平性再來一次革命。

鄧小平第三次上台時一位外國記者說:鄧把毛的旗幟高高舉起。但正因為舉得高了,上面的字就看不清楚了。如今的毛派似乎也同出一轍,把毛澤東思想大旗高高舉到了讓大家只看到一塊紅而看不見內容的地方,用強加給毛澤東的毛式普世價值掩飾了毛澤東思想就是階級鬥爭的真諦。這說明他們都是偽毛派,是在利用毛澤東的名聲收買民心,是在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攏絡打手找炮灰。

年青毛派沒經歷過毛澤東時代,知道的毛澤東思想都是聽(大都是說好不說壞的老毛派人的講述)來的或是書上看來的,不知道毛澤東思想治下的中國社會到底是什麼樣子。就像看到水滸里武大郎,賣幾個燒餅就能摟着漂亮的潘金蓮住上單門獨院的複式小樓,因而就認為去宋朝賣燒餅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生活一樣。瞎哄哄!

最典型的瞎哄哄是的士里掛着毛澤東的像的司機們,似乎他們也當上了毛派,似乎毛澤東再執政就能消除腐敗,就能讓他們免除「運管處」的盤剝,就能讓交警不罰他們的款,就能提高運價增加收入。殊不卻毛澤東時代是不準有私家車的,更沒有的哥的姐。那時連牙膏肥皂瓜子核桃白菜辣椒都得由「國營」的「百貨公司」「果品公司」「蔬菜公司」專營買賣,私人從雞屁股眼裡摳個雞蛋換盒火柴、庭前院後開片自留地,填補一下糧食匱乏都算走資本主義路線,如果誰敢偷偷拼輛車(個人絕對不許買)跑出租,那罪名和處理方式可就真不敢設想了。反正讓北京紅衛兵拉出來直接打死的資格是足夠了。況且現在開的士的大都是農村出來的,如果放在毛澤東時代,他們是不被允許進城打工的,即使外出要飯也得大隊開證明。農村人不開證明進城就是盲流,類似老鼠過街人人喊打。所以他們即使用工分能買得起毛澤東象,也不可能掛在的士上。只能掛在他們的糞筐上鋤頭把上,或者是要飯的藍子上。

那些自稱毛派的年青人可得記准了:先把穿戴的西裝領帶高跟鞋金銀首飾統統扔陰溝里再說話,至於露臍衫健美褲之類的就更得背着外人燒毀了。那些玩意兒在毛澤東時代都被批為「資產階級生活方式」,私藏者都能劃入新生的反革命之列。毛派人士膽敢藏着那些東西?那簡直就是俗話說的婊子立碑,是當了和尚痛罵賊禿了。

另外,正告那些大專以上學歷的所謂「毛派」們(例如孔慶東韓德強等):立即停止蒙蔽革命群眾的裝逼!毛澤東在1963年3月20日的杭州會議上說:「學術界、教育界是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在那裡掌握着……大、中、小學大部分都是被小資產階級、地主、富農階級出身的知識分子壟斷了。」「這是一場嚴重的階級鬥爭。」「將來出修正主義的就是這一批人。」「這一批人實際上是國民黨。」,也就是說他們是共產黨的敵人,最好的待遇也不過是僅比「走資派」好一點兒的「臭老九」而已。所以他們必需立刻自覺地滾出「毛派」的行列,否則,來一次毛式「清理階級隊伍」,這些企圖混入革命隊伍的變色龍就都不得好死。特別是那個孔慶東,如果他不能跟着新時代的紅衛兵一起砸孔廟挖祖墳的話,別說當毛派了,他就得琢磨琢磨在毛澤東的「批林批孔」運動中會不會被碎屍萬段了。

如今毛派們又是碩士又是博士又是知名人士,又是寫論文又是上電視又是開講座個個牛氣烘烘。然而有哪個人做了當今社會的階級分析,從階級鬥爭的觀點上給現階段的革命找出了動力和對象,劃定了朋友和敵人?可笑的是沒有一個。即使毛派人士們推崇的毛派領軍人物,手握西南黨政軍大權操縱着宣傳機器,有資本用錢買輿論造聲勢的瓜瓜它爹也沒搞過。而事實證明他也象那些「老毛派」一樣,是個打着毛澤東旗號欺騙群眾為自己謀權的野心家,他的夢想是讓老百姓象歌頌毛澤東一樣大唱「……西南出了個薄澤東,他為人民謀幸福,胡爾咳呀……」。用世俗的話來說,他就是個「官迷」,是迷惑着大眾為自己謀利益。否則一家三口人中兩個都加入了外籍,圖啥子嘛?

所以說當今毛派皆偽毛,大約未必十分錯吧。

(本文略有刪減,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凱迪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